第34章 执着的男人太多了

作者:惜兮 字数:347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周缘觉得头疼,冲了一包感冒药灌下去,出了一丝薄薄的汗,人也舒服了许多。鼻子不塞,但是头疼眼睛发热,这感觉实在不舒服。

张扬出去见客户去了,陈浩昊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办公室的几个姐姐也在打电话和客户沟通,大家都很忙,唯独周缘一个人看起来闲的过分……谁让她现在只有杨涛这么一个客户呢?

想到杨涛,周缘忍不住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来由得。

她干脆联系了和自己很熟的施工方去看杨涛的那处老宅,到了地方,平日里糙的掉渣的汉子忍不住目瞪口呆:“缘子,这地方得是以前的大户人家才住的起的吧?”

“嗯,听说家里上数几代都是读书人,可能还有当官的。”

“他家姓啥?”

“姓杨。”

“我怎么没听说过这片出过什么姓杨的大官?”

“谁知道是什么官呢?我不怎么清楚,你跟我这里八卦也没用。”周缘一指书房的方向说道:“最关键的地方是书房,待会儿咱们再去看看,那边要小改,但是翻新还是要的,不然里面的家居摆设都太旧了,和外面的硬件就不匹配了。”

“还有书房呐?”磊哥一脸懵逼,这才相信自己到了一个书香门第的地盘上来了。

“是啊,我仔细看过了,竖放里面还有四书五经呢。”

说完这话,周缘和磊哥俩人都沉默了。

磊哥搓了搓手,有些尴尬的说道:“缘子,这小院秀丽的跟个大家闺秀似的,看着就不禁折腾,你就真放心让我们这些糙汉子动手?”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以为难道你以为我自己可以搬砖可以种树可以铺木地板还可以拆墙?”周缘看着磊哥呵呵干笑,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有些诡异了。

“行吧,你这个活我们的人干了。”

周缘看着磊哥,无奈的笑道:“磊哥我实话跟你说吧,估计跟我们公司有合作关系的施工方也就只有你愿意接我的活了。”

“干嘛说的那么可怜?”

“不是说的可怜,我就是那么可怜。”

磊哥抽了一口烟,在云雾之中像个神棍似的说道:“你那点破事儿我其实也听说了,不过我觉得那都不是什么大事儿,不值当的。”

“你说不值当的,但是总有那么些个人觉得那事儿顶天了,过不去。”

“屁民思想。”

磊哥又是吞云吐雾了一番,看着和世外高人似的。

周缘不知道他这话究竟几个意思,只能跟着磊哥一块玩深沉。

末了,磊哥把自己那根烟给抽完了,才对周缘说道,“那这样吧,我今天把你这个活记下了,不过你得等我两天,你这活儿我这几天干不了,还有一户没折腾完呢。”

“啊?都多长时间了,还没干完?”

磊哥一摸口袋,本来还想再抽一根的,可却发现烟没了,这才没滋没味儿的咂了咂嘴道:“本来是要验收的,可那家女主人要换吊顶的样式和另一个公司的设计师大吵了一架,我们就是个干活的,哪儿能替人家做决定啊?这不是得等消息么?这么一等消息就是好几天过去了,你说这些设计图改完了之后再放到我们手里来装修,那得花多少的时间?从新做个吊顶还不是得重装吗?”

周缘叹了口气:“行我知道了,都不容易。”

磊哥咽了一口唾沫,顿时觉得没滋没味:“行吧,那你这活儿咱就说定了,你就不要再去找别人了。老实说和我合作过的人有那么多,我还挺愿意给你干活的,毕竟你这个丫头干活细,人又谨慎,不见兔子不撒鹰,肯定不会让我们干冤枉活儿。”

周缘咂了咂嘴,其实有点想问他老人家什么叫不见兔子不撒鹰?这词儿说起来倒是没什么可是越琢磨越有点儿奇怪,总让她觉得哪儿有些不对。

正式谈完了,磊哥看了周缘一眼,那张老脸突然一红问道:“周缘……那个什么……”

“什么?”

“你们家李牧璇最近好么?”

周缘一听他提起自己的闺蜜,忍不住笑了:“怎么的磊哥?想我们家小牧了?”

“这不是好久都没见了哪天出来一块吃顿饭,磊哥请客。”

周缘嘿嘿一笑,说道:“其实你想请的人不是我对吧?”

“啧!”磊哥瞪了她一眼,问道:“周缘,你这人也太没意思了吧话说怎么明白有什么劲?你说我哪次不是挑着你最喜欢吃的东西请客的?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周缘见他那张老脸红成了一个老番茄,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行吧行吧是我错了,我不该拿您老人家纯洁的感情开玩笑。”

“什么感情不感情的?别胡说八道行不行?我和你们家李牧璇那叫一个不打不相识,英雄惜英雄。”

“好好好,你们两个人是互相欣赏,就我是个白蹭饭的。”

磊哥瞪了周缘一眼,本来还想和她打嘴炮闲聊一会儿,奈何烟瘾上来了,嘴里总想叼点什么,不是烟卷儿就是别的替代物,反正磊哥算是明白了自己,这个烟肯定是戒不成了,不过他也不想让自己年纪轻轻的就得了什么肺病,给以后自己的家里人找麻烦,少抽一点没什么坏处。

走出来老宅子,过了那些青石板路铺成的巷口,周缘在外面的小店里买了两杯喝的,一杯给了磊哥,自己留了一杯。

“我晚上约了你们家李牧璇一块吃饭,待会儿你先回公司,我去现场看两眼就过去找你。”磊哥把自己嘴里的吸管咬的乱七八糟的,看样子是烟瘾犯了嘴里难受的慌。

周缘看着他这个难受劲儿,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一箩筐的话想说,但还是忍住了。

磊哥为什么要戒烟,这一点周缘也知道,他是为了李牧璇。

李牧璇是那种特别喜欢玩的女孩儿,外表看起来他就是个疯疯癫癫的时髦女郎,可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李牧璇有李牧璇的规矩,她可以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疯,但她也可以比任何人都要有原则,像个食古不化的老顽固似的。

而这个烟,李牧璇是极讨厌的。

磊哥喜欢李牧璇,这一点周缘知道,但周缘更加知道,喜欢李牧璇的男人有千万个,她真正喜欢的那个恐怕还没生下来呢。她对那些男人都一样,如果你要想和她做哥们的话,她可以为了你两肋插刀,眼睛都不眨一下。但如果你要是想和她做恋人的话,你会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就被淡出了李牧璇的世界,再也与她变不成之前那般亲密的关系了。

以前周缘也含蓄的提醒过磊哥,因为磊哥就是卖力气出身,人虽然长得帅,皮肤被晒成了古铜色,身材也是标准的八块腹肌,但就是一点,他没文化,最是自卑。

李牧璇交朋友从来不看对方的出身,因而对这个从十几岁开始就吃了大苦受过大累遭过无数白眼的磊哥来说,李牧璇是个那么特别的女人,因为她真的为磊哥挡过刀子。当然那不是为了什么玄之又玄的爱情,只是因为磊哥照顾周缘,而照顾周缘的都是她李牧璇的朋友,是朋友,就可以为对方两肋插刀。

周缘想的多了,心里有生出不少的唏嘘感叹来。

算了,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说的多了磊哥也不听,还是一个劲的犯傻,那她还多这个嘴干什么呢?

好像最近她见过的执着男人实在是太多了点,真是怪哉。

周缘用习惯搅着杯子里的饮料,脑子里胡思乱想个没完没了。

磊哥突然问:“缘子,要不要哥几个给王钊那个孙子一点教训?”

“磊哥,你想干嘛?”

“干嘛?我能干嘛?”磊哥说的轻巧:“咱们都是文明人,当然不能喊打喊杀的你说对不对?我就是有点好奇,王钊那样的长相是怎么被人当做小白脸,怎么被颜副市长的千金看上的?你说要是他那张小白脸上面留下了几道伤疤,那什么什么小姐还看得上他么?”

周缘深深地看了磊哥一眼,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可是这种事儿,别说她真的不想干了,就是想也不可能让自己的朋友去做,那是害人呢:“磊哥,你可别胡说了。”

磊哥撇撇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啊呸,你还舍不得他呢?”

“滚蛋,我舍不得他?”周缘怪叫一声:“我是怕他脸上有了伤疤,反而让颜小姐觉得他多出了几丝男人味儿,更恨不得把他捧在手心里放在心尖尖上,然后变着法的防着我这个前任和她抢有男人味儿的王钊呢。”

磊哥被她一口一个“有男人味儿的王钊”雷到了,他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喝珍珠奶茶,被周缘这么一吓,那“珍珠”卡了嗓子别提多难受了。

他在店里一个劲儿的“呵”、“咳”、“呕”,听得老板恨不得把他们俩个请出去,免得其他的客人恶心的都待不住了。

周缘看着磊哥,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怪只怪他心脏承受能力不行吧,反正不能怪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