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雷声大雨点小也说不定

作者:惜兮 字数:351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她今天早上甚至没有对杨涛说过一个“谢”字……而那个男人却不声不响地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为她考虑得如此周全。而她却直接无视了这一种关照,像是躲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周缘觉得自己的心里似乎有一些惭愧,她甚至觉得自己并没有资格让那个男人费那么多的心思去照顾。她始终认为爱情这个东西本来就是相互的,两个人彼此爱慕、彼此关怀、彼此想着对方,以对方的快乐为快乐,与对方的幸福为幸福……

但是现在这一切只不过是杨涛单方面的给予,她甚至并没有想过给予相同的回报。

周缘觉得这样的自己简直卑鄙无耻到了极点,看着面前的东西,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一个王钊尚且让她的生活变得一团乱,再加上一个杨涛……

她甚至依旧不敢去想更多的事情了。

那一碗粥熬得稀烂,糯糯的米,还有与米完美融合在一起的肉糜,粥上撒了些许解腻的小葱,让她这个生着病的人都有了几分胃口。那笼包子三鲜的,每一个里面都有一个大大的虾仁,里面的酱汁并不油腻,吃起来让人觉得只有虾的鲜甜在口中回荡。往常只要是感冒生病的时候,她总会厌食没有胃口,哪怕就是吃到了嘴里多半也是会吐出来的。

虽然只和杨涛吃过两顿早饭,但是周缘已经对那个男人有了些许的了解。他是个极会享受的人,在吃上面要求很高。但在这个方面来看他也是一个极为重视生活品味的人,他不会让自己将就,可能他也不知道什么叫将就。

但就是这样一个挑剔的人,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她呢?

周缘吃着爱心早餐,脑子里闪过无数的问题,但是很显然这些问题并没有答案。

她突然想到了昨天被自己正在包包里的文件,将剩下的小笼包吃掉,喝光了最后的几口粥,周缘将包包的拉链拉开,立刻闻到了包包里面的那股潮湿的味道。

想来她也是个心大的人,这么重要的东西都能忘。

周缘将那份文件袋拆开,里面只有薄薄的几张纸,那些纸张被雨水浸泡过后变得皱皱巴巴的,但是没有干得彻底。她将第一页看完,小心翼翼地撕开了另外一张,这才勉勉强强的将整份文件看完。

可是越往下看,周缘心里越是怒火中烧。

那明明就是自己的房子,王钊究竟是怎么才能厚着脸皮说出让自己返还房产的话的?!

瞧瞧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什么叫要求周缘返还一半的房产?什么才叫让她返还王钊支付的装修费用?

狗屁!胡扯!他他妈的当年就付过五万块钱!五万分分钟就能借钱还给他,可是要了她的房子,和让她倾家荡产又有什么分别?

以前周缘觉得自己已经见过了许多不要脸的人,但她却没有想到其中最不要脸的却是自己身边的那个!

这种不要脸的话他都能说的出来,这么违心的事儿他也能做得出来,周缘不知道自己当年到底是不是瞎了眼睛,又或者是说王钊最近几年真的变得让自己也认不出来了。

周缘气的手抖,眼睛都红了一圈。

张扬进来的时候就发现周缘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瑟瑟发抖,不知道到底是冷得还是什么。

陈浩昊显然也发现了周缘似乎有些不对劲,他和张扬两个人走了过去,一左一右地问道:“缘子,怎么了?”

“没事儿。”周缘连忙将手里的那一坨纸捻了捻,顺手将它丢进了垃圾桶里。托了昨天的那些雨水的福,她说这都不需要费力气将那些纸撕掉,只需要手指一拢,那几张让她头痛欲裂的纸就成了一团再也捻不开的浆糊。

眼不见为净,她看不到这份东西自然就不会那么生气了吧?

“你把什么东西给扔了?”张扬的眼尖,看到了周缘似乎将几张纸给揉成了一团儿,但是那张纸皱皱巴巴的看不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周缘刚才脸色那么难看,他和陈浩昊两个人可是看到清清楚楚的,所以应该是那份东西有什么问题,让这个一向都很乐观的姑娘黑了脸。

“真没什么,就是之前画的几张草图,昨天泡了水忘了给拿出来了,今天再一看都糊成了一团,要不成了。”周缘发现她自己最近越来越会睁眼说瞎话了,这些话说出来,不但一点儿压力都没有,而且还编的看起来挺是那么一回事儿的。

张扬显然不信,他干脆拉了一把凳子过来,坐在周缘的旁边说道:“是不是最近有什么麻烦?”

周缘看了张扬一眼,如果不是知道昨天的事情事发突然的话,她真的会以为张扬是不是收到了什么风声?

“你不说话那就是有了,难道又是公司里的那个谁?不对不应该是林肆肆,如果是林肆肆的话,你早就杀上门去了,那么到底是……。”

“好了,老大,你到底能不能不要瞎猜了?”周缘无可奈何地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们老大现在不像设计师,更像是个大侦探,不需要说上几句话就能把事情给猜的八九不离十。而且吧,他这个人还特别的多管闲事儿,自己要是不让他管这点儿事儿,他非得把自己烦死不可。

可是她和王钊颜艳艳之间的那点儿破事儿,谁碰谁倒霉,这种时候可不是抱团取暖的好时候,也不是找人分担火力的好时候,还是她自己一个人慢慢的消化了得了。

周缘摆着一张明显优势的苦瓜脸偏偏喊着没事儿,饶是陈浩昊那么粗线条的男人都已经察觉到了周缘心里有事儿了。

“骗人!”陈浩昊理直气壮的拍了拍桌子,来劲了:“周缘你是不是不把我们当朋友啊?有什么事儿不能和朋友说的?”

周缘嘴角一抽,眼睛扫过了桌子上的那些空碗呵呵一笑:“我真没事儿,我要是真有事儿的话,哪儿有那么好的胃口吃这么多东西你说是不是?”

说到吃东西,陈浩昊眼睛一亮,翻看着周缘的那些包装袋子,用一种格外狐疑的眼神看着周缘,出声问道:“周缘,你发财了?这么贵的馆子你都舍得吃,不是受刺激了又是什么?”

“啥?你说啥啊?我听不懂。”

陈浩昊麻利的拿出手机来找了个点评网,把商铺信息调出来给周缘看。

乖乖,早餐,人均40块,跟啃金子一样贵。

周缘吃的时候真的没想那么多,吃完了也没什么神不守舍不停回味的感觉,这就是个早餐,顶多精致了一点,口味好了一点。

她咂了咂嘴,感觉自己牛嚼牡丹了。

陈浩昊用手肘撞了她一下,挑了挑眉:“是不是那个金桃花请你吃饭了?”

“什么金桃花不桃花的?滚滚滚,看你我眼晕。”

“别啊缘子,跟我说说呗?我看那个金桃花挺好的,虽然没有哥哥我长得帅,不过也算是一表人才了哈。你就没问问他年龄职业收入感情历史什么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还有……”

“阿嚏!!”

陈浩昊正说道兴头上,就被周缘一个喷嚏喷了一脸。

于是整个办公室都安静了下来……

周缘淡定的吸了吸鼻子,随手拿起了一包感冒药说道:“浩浩不好意思啊,我刚才没忍住。这样吧,你拿一包感冒药过去喝,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是不是流感,反正挺难受的。”

陈浩昊脸上的表情凝固了,扭曲了,崩溃了,拿了感冒药一边“啊啊”大叫一边飞快的跑去了茶水间。

在场众人都被陈浩昊囧到了,只有周缘还很淡定。

但是周缘只记得应付碎嘴子陈浩昊,忘了他们老大还在一边坐着呢。

张扬看着桌子上的那些包装袋,手指敲着桌面陷入了沉思。

周缘一看老大这样子,心里咯噔一跳。张扬可不像是陈浩昊那样没心没肺就会乱咋呼的,他心思细腻,观察力更是好的吓人。

张扬看了周缘一眼,也没说什么,反正以前该说的都说了。他就站起身来对周缘说道:“要是和‘他’的事儿没什么关系,你还是有麻烦就告诉我,我是你老大,我护着你。”

“我知道了……”

周缘看着张扬离去的背影,总觉得自己有点头疼。

张扬的意思她懂,感情上面的事儿,张扬自然不好给周缘解决了,不管这一朵是好桃花还是烂桃花,都得周缘自己说了算。但是其他的事儿就不一样了,工作的事儿他一向能帮下属担着,生活上的事儿他能帮的也能帮了,其他的……他一个大老爷们也不好伸手。

周缘在自己的办公位上坐下,忍不住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

哎,这叫个什么事儿么!

她将自己的桌子收拾了一下,将那些包装盒扔进了垃圾桶里。而同样躺在垃圾桶里的,还有那份起诉书。

周缘看着那一团已经糊在一起的东西,嘴角微微一挑,并不打算理会。

说不定王钊和颜艳艳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实际上为了颜副市长的脸面,他们也不应该出这样的幺蛾子才对。要是自己真的战战兢兢的结了招,吓得晕头转向的,这才叫傻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