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让人心情微妙的早餐

作者:惜兮 字数:401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杨涛的眼睛扫过了周缘的脸,而她此时此刻的神情相当的微妙。

失望么?不,她的表情里没有什么失望或者愉快地神色,她没有因为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此时此刻那么低贱而失望,更不会因为那两个不停给予她伤害的人反目而愉快。也许周缘现在对王钊还是有些没有完全忘记的感情,可是这些感情,那些放在自己心尖儿上的东西还剩下了什么,也许周缘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杨涛看着她茫然沉默的样子,突然有些心疼。

他将车子缓缓的停在了路边,打开了车里的暖风,免得这个淋了雨的女人回去生病。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会如此浑身落魄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们永远保持着完美的妆容,优雅的仪态,而周缘,永远狼狈而随意的那么鲜活。

杨涛伸手在副驾驶前面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条柔软的毛巾搭在周缘的脑袋上:“我上次打球的时候用的,没洗,你不会嫌弃吧?”

周缘回过神儿来,这才发现杨涛在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擦着头发。她顺手在杨涛的手里接过了毛巾,自己擦拭了起来,连忙客气的说道:“没事,谢谢。”

那毛巾看起来是全新的,只有一些还没有散去的的淡淡的汗味儿,那味道属于杨涛。

车子里本就那么暖,他们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潮湿黏腻的感觉让人有些不舒服,但是更让周缘觉得无措的反而是那条柔软的毛巾上那些若有似无的汗味儿。那就好像是……杨涛离她很近很近,近到她能够清楚的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一种,说不出来,但足够让人觉得安心的男人味儿。

一种无声的暧昧感觉从车子里弥散开,周缘极为不适的调整了一下坐姿,但在杨涛看来,她这完全就是一种戒备的姿态了。

“杨先生,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谢我?谢我什么?”

周缘的嘴唇翕动,微微张开,可是就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是啊,谢他什么呢?

谢他在自己感觉最孤独无助的时候挡在了自己的面前?谢他在颜艳艳那个女人的面前,让她看到自己没了王钊还是有人疼爱保护的?

周缘想不出自己该说点什么,她突然在想,如果有一天杨涛知道了他为了自己得罪的是副市长的千金,他会不会后悔?

她的脑子有点乱,杨涛突然笑了笑说道:“我本来就是来接你的,你忘了?”

好像她又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想的太多了。

周缘抿了抿嘴角,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她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想要将所有的细节告诉这个男人,她看着杨涛说:“刚才那个女人是……”

“刚刚的那个女人是谁,还有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都没兴趣知道,也不是很在意。”杨涛看着周缘,目光如同一波柔和的泉水,“周缘,我只对你这个人感兴趣,对你以前发生的任何事都不感兴趣。我不在乎你以前多么爱那个男人,我只在乎咱们两个人的未来。”

周缘看着杨涛,再一次有了手足无措的就感觉。

他伸出手捏起了周缘的头发,“不如去我家?先把湿衣服换下来,再想着去哪里吃饭的问题?”

“你家?!”周缘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拒绝。

杨涛像是已经猜测了她一定会拒绝似的,笑着反问一句:“那么,去你家?”

“不,还是不用了……”周缘心里闪过一丝尴尬,倒是杨涛笑得光明磊落,他呵呵的笑起来,显得心情非常不错的样子。

杨涛开着车子一路向南,周缘看着周围的那些景色越来越熟悉,立刻就知道他把车子开到了哪里。

目的地是周缘的家。

停车之后,杨涛偏着脸看着周缘,笑着问道:“要不要请我上去喝的热水?或者咖啡什么的?”

周缘有些尴尬的说道:“这……好像不太方便吧?”

杨涛俯过身子来,让周缘下意识的往后一缩,戒备的看着他。但是杨涛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他只是帮周缘松开了安全带,然后对她说道:“赶紧上去洗个热水澡吧,不要着凉,我们明天见。”

周缘觉得自己是迷迷糊糊下的车,而又迷迷糊糊的走向了楼门,直到身后的传来了一声引擎的响声,她才恍然意识到,浑身湿透的人并不是只有他一个,还有杨涛。

如果她是杨涛,一定会对自己产生厌恶和失望的情绪。

不过……那样也好吧?

让他讨厌自己,好过无谓的纠缠。她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合同别人在一起谈什么感情和婚姻,那样不过就是害人害己。

她看着那个男人离去的方向愣了许久,这才缓缓地上了楼。

周缘依旧在自己的家门口站了许久,脑子里木然的想起了自己包里的那份起诉书。

这套房子本来是为他们两个人结婚而准备的,这房子里满是她对未来的憧憬和期待但是没想到最终不但她和王钊没能在一起,这套房子也成了他为了别的女人逼迫自己的工具……

想想也真是挺讽刺的。

屋子里的没一个设计都是她自己亲手做的,每一件家具也是她和王钊一件件的淘回来的。说这里是家,一点都没错,是他们的小家……

也许等这次的事情了了,她说不定会把这个房子卖了,她不再看到任何一件与王钊有关的东西了。

周缘坐在沙发上很久很久,直到她觉得自己的眼前有点恍惚,脑袋也有点昏沉,她才想起来自己身上的湿衣服还没有来得及换掉。

她洗了个热水澡,甚至什么都没有吃,直直的躺在了床上。

于是胃里那么空,心里就更冷了。

她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仍是觉得自己再也不想和任何人谈感情了。爱情这个东西实在太过伤人,一次就够了。

迷迷糊糊之间,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而睡醒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头更晕沉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并没有滚烫的热度,应该只是单纯的感冒而已。

淋雨,饥饿,辗转难眠,她不生病就有鬼了。

早上七点半,周缘收拾着东西慢吞吞的下了楼,明知道今天去公司一定会迟到,她也没想过加快速度,逼着自己快一点出发,也许是因为心里累的缘故。

周缘走出楼门,立刻看到了杨涛的那辆车子停在了昨天的那个位置上。她咬了咬牙,决定还是不要和这个男人有过多的接触,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

她直直的走过了杨涛的车子,并不与他打招呼,就当做自己没有看见他。

杨涛立刻发动了车子跟在她的身边缓慢的开着,可周缘就是不去看他。杨涛干脆降下了车窗,叫了她一声:“周缘。”

她抿了抿嘴角,依旧目不斜视的朝前走着。

杨涛依旧有耐心的一声声的叫她:“周缘,上车。”周缘依旧不言不语,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路,一直朝前走着。

终于,在路口的时候,杨涛因为行车速度缓慢,差点与另一辆车子剐蹭,周缘才心头一跳,转过头去正视有些狼狈的杨涛。

她心里闪过一丝的自责,甚至有种自己太作的感觉。杨涛追求自己的举动在她看来真的很奇怪,但她一个一穷二白的女人,身上还背着大额的房贷,真的没什么可被这个一看就知道是天之骄子的男人惦记的。

杨涛干脆下了车,径直走到周缘的面前,将她的包提在了自己的手里,顺便拉住了她的手腕往自己车子的方向走去。他脸上并没有什么恼怒的神色,依旧平静温柔,但是他的行为举止却是那么的霸道,不容人拒绝。

周缘看着杨涛淡然的面容,心里闪过一丝焦急:“杨先生,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请你不要再做出这么多让人困扰的举动了,好吗?”

杨涛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这句类似拒绝的话,反而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还是感冒了?昨天把你送回来的时候和你说过了要小心的,怎么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杨先生……”周缘有些欲哭无泪,总感觉自己说的话似乎杨涛并不懂,或者说他并不在意。

周缘坐在熟悉的副驾驶席上不言不语,只是拧着眉头看着杨涛。

“我送你去公司。”杨涛摸了摸她的额头。

他的手很凉很舒服,让周缘觉得自己昏沉的脑袋都清醒了几分。

杨涛突然笑着问道:“周缘,我是不是只能在你生病的时候,才能看到你脸红的样子?”

周缘微微一愣,往后退了一些,拒绝的意思十分明显。

杨涛并不觉得尴尬,似乎还觉得本该如此。

被爱情辜负过那么一遭,如果还是遇到了一个优质男人便一头扎进去,那样的周缘也就不会让杨涛觉得特别了吧?

周缘见杨涛不说话,便也不在多言,有的时候拒绝的话说的太多,但是真正的距离没有拉开,那么也只能让人觉得矫情。

车子在一阵沉默中缓缓地靠近了周缘的公司,而周缘早在这安静的环境下又睡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杨涛拍了拍周缘的脸,忍着笑意说道:“周缘,你再睡不醒我就只能带着你去我的公司里上班了。”

嗯?

上班?!

周缘猛地跳起来,“砰”的一声撞到了车顶。

杨涛帮她揉了揉脑壳,哭笑不得的说道:“别紧张,没迟到。”

“几点了?”

“八点五十。”

“我靠!”周缘顾不上疼的让她忍不住流泪的头,连忙推开了车门蹿了出去。

还有十分钟,这和迟到了有什么区别?能不能抢上电梯还是一说呢!

“周缘!”杨涛见根本叫不住这个女人,干脆提着东西下了车追上了那个慌慌张张的小女人:“你忘了东西。”

他将那一提袋子东西塞进了周缘的手里,而她都没有去看看那究竟是什么,直到她安安全全的打了卡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才想起来自己早上根本没有提着一个这样的袋子出门。

里面是两个盒子,一个里面是撒着葱花,冒着热气的粥,而另一个则是满满放着热气腾腾的小包子。除此之外,还有一盒感冒冲剂。

周缘看着袋子里的东西,心里五味杂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