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对,还可以更不要脸一点

作者:惜兮 字数:350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最近公司的事儿也多,尽量不要胡吃海塞了。记得你自己还是有活儿要干的人,没事儿多在工作上动动心思。”

“我知道!”

周缘现在恨不得直接找根针,把张乐乐那个大嘴巴给封起来,让他胡说八道!她在张扬心目中的形象,完全可以用吃货来形容了。

等张扬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周缘这才吐出了一口气。之前在楼上看到王钊和颜艳艳她的心情已经跌到了谷底,可被张扬那么一闹,她原本有些烦闷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心情也松快了一点点。

所以说人就是不能太闲了,太闲容易胡思乱想,而且难受郁闷的一定会是自己。

继续着刚才出门之前没有做完的工作,周缘将那些测量的精确数值全部录入之后,又对之前的设计方案做了一些微调的工作。

但仅仅是这样,她就花去了近乎两个小时的工作。

公司的同事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有零星几个手里还没有干完活儿的同事还在奋斗。

张扬走的时候催促道:“今天做不完就明天做,没必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

“我知道了老大。”

“行吧,我也不说你了,你自己斟酌。”张扬拍了拍周缘的椅背,然后跟周围的几个同事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周缘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这些工作正好也能告一段落,干脆也跟着张扬屁股后面一块走人,别把自己逼得那么狠了。

她慢悠悠的收拾好了东西,又慢吞吞的走出了办公室。

在精神放松之后,身上的那些疲惫之感也慢慢地浮现了出来。她感觉到自己真的有点累,发自内心的累。那感觉来的突然,但像是一场传播迅速的传染病似的,很快占据了她身体的大部分感官。

她低着头埋入了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金属玻璃门上映出了两张似笑非笑的脸。

周缘看着门上的那两个人,脸色一沉。

老天爷真是喜欢戏耍她这样的凡夫俗子,越是不想见到,越是躲着的人,偏偏可以处处遇到。

周缘错开了眼睛,一点都不想回头,但是她身上的肌肉紧绷在一起,像是在防备着身后的两个人给她一刀似的,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王钊的脸色黑的像是锅底一样,显然也不想给周缘什么好脸色看。

反倒是颜艳艳看到了周缘,忍不住舔了舔嘴角,眼珠子一转,阴阳怪气的打了个招呼:“哎呀,那么巧啊周姐姐。”

周缘扯了扯嘴角,可还是连个音节都没有回给颜艳艳,甚至就当没听到对方给自己打招呼一样。

颜艳艳还没说什么,反倒是王钊满眼戒备的看着周缘,下意识的把她护在自己的身后,甚至语带无奈和埋怨的说道:“艳艳,别和这样的人扯在一起,她给你惹得麻烦还不够多么?”

别和这样的人扯在一起?

这样的人?她是哪样的人?

周缘听到了这一句话,眯着眼睛看着金属门上映着的那个王钊。

那男人看到周缘平静中带着怒意的脸庞,下意识的错开了眼珠子,好像是不敢去看周缘似的。但这个“不敢”似乎很快的就被他转变成了“不屑”,毕竟他们两个人现在“身份有别”。

可是听到了王钊打断自己想要讽刺周缘的花,见到他回避周缘的眼神,颜艳艳的脸色一变,似乎隐隐有发怒的潜质。她的眼底藏着微微闪动的算计,和几乎遮都遮不住的恨意。可是看到周缘的眼睛正在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个,颜艳艳似乎改注意了。

电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死活都不能到达一楼,周缘觉得和这两个人在一起无时无刻都是一种煎熬,可偏偏现在就是下班的时间,有很多的同事陆陆续续的走上电梯,所以这该死的狭小空间变得越来越窄,她和王钊、颜艳艳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就在这个时候,颜艳艳突然笑着说道:“哦对了周小姐,正好今天我在贵公司里办事,这份起诉书你就直接收下吧?免得我的律师再浪费时间把东西送给你!”

饶是周缘再怎么不想搭理对方,也因听到了对方说的那一句“起诉书”而微微一愣。

“你什么意思?”周缘戒备地看着她,问道。

“字面上的意思。”颜艳艳笑得格外开怀,也许是因为这一刻她已经等得太久了,所以有些莫名的迫不及待:“王钊已经和你分手了,那么王钊给你买的房子你是不是应该还给他?”

“你说什么?房子?”周缘不敢置信对方看着,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听错了:“你确定自己说的是房子?”

“对就是房子。”颜艳艳把这句话说的掷地有声,“既然已经分手了,我想周姐你不会那么死皮赖脸的缠着王钊,还那么厚颜无耻地霸占着王钊的房子吧?我知道现在有很多的女孩子和男人结婚都是为了钱,可你不觉得既然你们两个已经分手了,那么这套房子差不多也与你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关系了吧?难道周缘姐不觉得自己应该返还这套房屋的所有权吗?”

“颜小姐,是不是王钊没和你说清楚所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那我今天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这套房子是我周缘的,与他王钊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周缘说出这番话来格外的有底气,因为事实就是如此的。

这套房子本来就是周缘自己贷款买的房子,当时王钊只是在她缴纳首付款的时候给她添了大概不到五万块钱,剩下的二十多万块钱都是她和自己的妈妈拼拼凑凑来的,之后的那些贷款大部分情况下也是周缘一个人在还。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想着天长地久,周缘自然不会防备着王钊,所以奔着结婚的目的,周缘在房产证上写上了两个人的名字。

就算现在王钊的心变了,但他自己肯定还有一套善恶、对错的标准吧?这套房子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儿,王钊比谁都要清楚。

可就是那个心里面清清楚楚的王钊,这个时候却一句话也不说,像是把战场让给了颜艳艳似的。

周缘看着王钊的沉默,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颜艳艳娇笑一声,说道:“哎呦姐姐,你当我们都是三岁的孩子吗?现在都是男方在准备房子娶媳妇儿,房款也肯定是男方付的呀,不然为什么会有男人的名字在上面?我可是在他家见过你们的房产证复印件,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王钊这两个字,这总不会有错吧?”

周缘不屑的冷笑一声,反问一句:“谁规定的房款就一定是男方付?为什么我就不能在自己的房子里加上未婚夫的名字?”

“呵呵。”颜艳艳上下的打量了周缘一番,嗤笑道:“周姐姐,你往这里一站,就不像是能在常青市里买得起房子的人。行了,我也不跟你们废话了,以后的事儿自然有人跟进,周姐姐你还是早点把王钊的房子腾出来吧,不是你的总归不是你的,不管是人还是什么别的。”

“你!”周缘的心里涌起了一股难以平复的怒气,可是她知道自己必须收敛自己的脾气,因为这个时候先失去理智的人就一定会输。她转过头去,直直的盯着王钊:“颜艳艳做的这事儿,你事前知道吗?”

周缘问的真真切切明明白白,可是回应她的,是王钊的沉默以对。

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如果不是王钊的话,颜艳艳又怎么可能知道房子的事情?又怎么可能知道房产证上写的是他们两个的名字?

周缘看着王钊,目光变得越来越冰冷。她看着王钊,像是在看着一个令自己无比恶心的混蛋。

王钊就像是个瞎子,丝毫看不到周缘脸上的血色已经几乎消失殆尽,他只是看了看颜艳艳,神色淡漠的说道:“艳艳,咱们待会儿不是有个饭局么?别在这里和不想干的人浪费时间了。”

颜艳艳似乎很满意他说的话,笑呵呵的说道:“哦,我知道了,我本来也没打算多和你前任说点什么。既然起诉书我已经给她送到手里了,我也没什么话要和她说了。”

王钊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嘴角,没说别的,只是手指缠绕着颜艳艳的头发,眼神里充满了温柔和缱绻。

这样的眼神以前周缘也经常见到,他在专注的看着你的时候,总会让你觉得自己就是他的全世界。这一招十分能够迷惑人,周缘曾经为此而痴迷。

可是现在拿着手里的起诉书,周缘的心越来越冷,越来越阴沉。

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无声的显示着这样的一个事实——颜艳艳所谓的这份起诉书,王钊不仅知道,而且有可能一起参与其中。

每一次周缘觉得王钊和颜艳艳都不要脸的超出她认知范围的时候,他们总会有法子告诉自己,对,他们还可以更不要脸一点,更混蛋几分。

周缘气得浑身发抖,身边的人都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她,其中还有一部分摆明了要看好戏的人。

不同的人,相同的好事眼神。那些若有似无的注视让周缘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剥光了扔在马路上,难堪有之,但更多地却是愤怒。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