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严肃点,我在追你

作者:惜兮 字数:3359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杨先生,请您放手。”大早上的,周缘不想在这里和他大吵大闹的扰民,更不想把自己的脸丢在这里,只能压抑着心里的火气,低声说了那么一句。

杨涛万分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你总想让我放开你的手?”

“因为……算了,我跟你说说不通……”周缘觉得自己没法子跟这个人沟通,因为他这个人固执的让人头疼。

杨涛一笑,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既然你也想不到理由,那就上车吧。”

天有点凉,杨涛见周缘穿的那么单薄,有些担心她冻着。春夏交替的时候很容易感冒,而且要比冬天病了更让人难受。周缘的黑眼圈那么重,一看就知道是休息的不好,睡眠质量太差,这样的身体有个风吹草动立刻倒下,毫无悬念。

可是周缘本人却不是那么的合作,她和杨涛较着劲,就是不肯上车:“还是不要麻烦杨先生了,我自己坐个公交车就好了,您是大人物,要做大事,没必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杨涛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周小缘这女人平时凶的很,要不是和自己有合作关系,恐怕这个姑娘已经凶巴巴的告诉自己“请你滚蛋”了。这会儿看她脸上又羞又恼的样子,杨涛忍不住笑了起来:“再大的人物也是要吃饭的,不是吗?一顿早餐你都不肯赏脸?”

周缘看着他言之凿凿的样子,想到了对方是自己的大客户,也说不出什么更生硬激烈的话来。不然换个人过来试试?一早叫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他们两个人正在僵持不下,周缘就看到了那个和自己老妈有着深厚感情基础的张阿姨从小区的门口拎着菜篮子溜溜达达地走了进来,瞧着张阿姨走的近了一些,她立刻就慌了起来。

张阿姨不是别人,和自己老妈有的时候还会打个电话聊聊天儿什么的。如果让张阿姨看到她和一个大男人在这边拉拉扯扯纠缠不清,一定会和自己老妈说。而且她和王钊两个人的那点破事儿还没有告诉自己的妈妈,周缘也不想让老妈为了自己的事儿操碎了心,所以她和王钊的事情必须保密。可偏偏这个张阿姨是认识王钊那张脸的……

这个杨涛在这里这么一站,和自己那么一闹,她就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杨涛看着周缘突然紧张起来的样子,下意识的顺着周缘的视线往小区门口看了过去。见那里有个拎着不少蔬菜回来的阿姨,杨涛那双眼睛里露出了一丝了然的光。他看向周缘,微笑问道:“现在可以走了吗?”

周缘万分不甘心的瞪了他一眼,像是无声的在喊“算你狠”!

杨涛被她精彩的表情逗得很想笑,可他还是害怕周缘因为自己的笑声直接炸毛,所以忍着忍着,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正直”。

他无视周缘的抗拒,牵着她的手走到车子的另一端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将她塞了进去。

反正不上车也已经上车了,周缘干脆将自己的身子放低一点,别让张阿姨看见自己。

杨涛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周缘回过头来看他,只见杨涛忍俊不禁的笑道:“你放心,她是看不见咱们两个人的。”

对,她把这车的玻璃给忘了。

“是吗……那谢谢了。”眼见张阿姨从自己的面前走了过去,慢吞吞的走进了楼道里,周缘心里的警报一解除,恨不得立刻从杨涛的车子跳出去,可是她拽了拽车门,始终没能将车门打开。周缘无奈的看向杨涛,说道:“杨先生,麻烦你开一下车门。”

“开车门干什么?你把安全带系上。”

周缘无语,极为直白的说道:“杨先生,你到底想怎么样?”

听见她如此认真严肃的说出了这句话,杨涛既无奈又好笑的说道:“周缘,咱能不能别闹了?我在追你,你认真一点。”

周缘听了这句话,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在追她?

杨涛整个身子俯了过来,周缘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往后一缩,满眼戒备的看着杨涛。可就听“咔”的一声轻响,杨涛已经将她的安全带给系上了。

他给周缘系了安全带,看着她这幅笨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儿。

杨涛的嗓音本来就很好听,这一声轻笑更是不得了,没点定力的姑娘恐怕已经沦陷了。可惜这会儿周缘恨不得自己找个地缝钻进去,根本没心思去欣赏帅哥的低音炮。

周缘心里好似有一大群草泥马在跳广场舞,逃离的念头越来越旺盛。真特么的丢人啊丢人!她那举动,好像心里想的都是杨涛会吻她似的,太特么尴尬了!

周缘尴尬的满脸通红,在杨涛的眼里,她脸上的这一抹红就被理解为害羞了。他单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想起周缘刚刚的举动,忍不住笑了。

那笑容,真叫一个赏心悦目。

似乎知道周缘心里尴尬,杨涛干脆在车里放了一首舒缓的歌曲,免得他们两个人都不说话的时候太过于尴尬。

立体声音响里面的放着响亮的吉他声,低沉的女声轻轻吟唱——

借我十年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借我说的出口的淡淡誓言,借我孤绝如初见。借我不惧碾轧的鲜活,借我生猛与莽撞不问明天。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借我笑颜灿烂如春天,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借我纵容的悲怆与哭喊,借我怦然心动如往昔,借我安适的清晨与傍晚……

这首歌的节奏舒缓,很有安定人心的作用。而且……它的歌词写的真好,周缘想。

日复一日的重复着麻木的生活,她早就忘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勇敢,也忘了当初曾经许过什么样的誓言,她差不多与别人活成了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而如今,她又似乎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早就将鲜活明媚的笑容丢了。

周缘从后视镜里悄悄的观察着杨涛,他专注地时候,那双好看的眸子格外的专注。晨光掠过之时,像是有一道难以忽视的光在他眼中乍现。

她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哪怕曾经被称之为“校草”的王钊,都要逊色他很多。这样一个男人,周围肯定不缺爱慕者,尤其是他看起来似乎家底丰厚,应该不缺女人投怀送抱,因此周缘更加不能理解他言之凿凿的追求。

就像张杨说的,天上掉下来的不一定是馅饼,说不定是会砸死人的。

周缘就看了他不到三秒钟,杨涛便敏感的察觉到了她的视线,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撞上了周缘的眼睛,蓦地让她心里一颤。她尴尬的错开了眼睛,假装自己在看车窗外的风景,心里却有一种偷窥被人发现的尴尬窘迫之感。

和杨涛呆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密闭空间里,周围充斥着那个男人的味道,周缘没来由的觉得有些紧张,手指下意识的绞在一起,手心出了一层汗,潮乎乎的,凉凉的,莫名地让她更加坐立难安。

杨涛看着她那副全身紧绷的样子,无奈的微扬嘴角,轻声说道:“周缘,我只是送你去吃早餐上班而已,你不用那么紧张。”

他一开口,车子里沉闷的气氛瞬间消失。

周缘回过神来,看着杨涛说:“杨先生,我实在是搞不懂你的意思。算上这一次,咱们只见过四次面,你之前说的结婚和刚刚说的追求在我看来就是无稽之谈,很可笑,也完全不可信。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根本就是个一无所有的平凡女人,我真的会以为杨先生是想在我身上图点什么了。也许我说的这些话有些不识好歹,但是,对不起杨先生,以后请您不要做像今天这样的事,我会觉得很苦恼,会觉得很麻烦。如果您非说自己在追我的话,对不起,我不接受。”

杨涛笑了笑,那张清逸的脸庞在渐渐明朗的晨光中显得更加迷人。他好似在教导一个不开窍的笨学生一样,极有耐心的解释着某一事实:“周缘,是我,在追你。”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有拒绝的权利,而我有继续追求你的权利。你的拒绝和我的坚持并不冲突。”

周缘听到了这句话,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盯着杨涛,脑子有点懵了。她工作了也有两年了,但是像杨涛这样“理直气壮、振振有词”的人她真的是第一次见。

看着对方那张笑眯眯的脸,不知怎么的,周缘就是觉得在这张温和无害的皮相之下,藏着一只随时能够轻易咬断别人喉咙的狡兽,无比危险。

周缘有些心慌,忙道:“可是我……我刚刚和前男友分手,身上的麻烦一大堆,我根本不想谈恋爱,更不想和哪个男人扯上关系,我就想自己一个人好好地过日子,把现在这个乱七八糟的生活捋顺了。那个……杨先生,你明白吗?我对爱情这回事儿,本身就抗拒的不得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