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怕周缘怠慢了您

作者:惜兮 字数:3393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周缘本身就郁闷的不得了,偏偏陈浩昊这个大嘴巴还在这里吆喝的差不多人尽皆知了。周缘狠狠地给了陈浩昊一拳,瞪着眼睛骂道:“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行吗?我告诉你陈浩昊,今天的事儿要是传出去一句,今年过年你就自己到外面雇个临时工回去给你老妈一个交代吧!”

一听自己的“女朋友”要换人了,陈浩昊急的跟什么似的:“别啊别啊!周小缘咱有话好好说不行吗?我还指望你帮我糊弄她老人家两年再和你‘和平分手’呢!”

“那就给老娘闭嘴!”周缘扯过了陈浩昊手里的那两张合同,总有一种恨不得立刻把它丢出去的感觉。

但是忍住啊,周缘你要忍住。

拿下了这两张单子,自己的工作说不定就保住了。至于那个脑回路格外奇特的杨先生……总有解决的法子。

可周缘越想,越觉得自己心里别扭。尤其那束蓝色妖姬那么高调的放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每看一眼,她都能想到杨涛那副总是那么胜券在握的样子。那个男人似乎笃定了自己一定会嫁给他似的,将他们两个人未来的关系说的无比理直气壮,气得她肝疼。

周缘干脆将那束蓝色妖姬从鱼缸里拿出来,拎着出了办公室,找了外面的垃圾桶一丢,眼不见为净。

可有的时候吧,这也是不想见的人越是能碰上。比如刚才那个杨涛,又比如她扔花时候撞见的林肆肆。

抬起眼,周缘正好看见林肆肆脸上闪过的那一丝嫉妒和气愤的模样。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再也不去管林肆肆了。

除了玩宫心计,装可怜,抢单之外,她还干过什么正经事儿么?

如果真把林肆肆当成对手的话,恐怕自己也就没什么前途可言了。

周缘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清理好了自己桌子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为何,坐在那里就开始发呆了。

杨涛那张惹人厌烦的脸一个劲儿的往她的脑海里蹿,跟阴魂不散似的。

靠,他们这算什么……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上了床,第三次见面就被求婚。

这发展的速度比坐火箭还要快,他怎么不上天呢?!

周缘的脸色阴晴不定,手里的画笔“蹭蹭蹭”的在纸张上画来画去。可等她回过神儿来看上一眼,才发现自己画了个模糊的人影,仔细一瞅,还有三分像足了那个杨涛。

她跟被人烫到了似的丢开了素描本,打算找个地方让自己冷静一下。

可是周缘不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林肆肆已经追上了走到了停车场的杨涛。

她看着那个男人潇洒已极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抹胜券在握的笑容来。

除了田臻之外,林肆肆就从来没把这一批设计师助理放在自己的眼里过。她承认,除了田臻之外,他们几个人里面底子最扎实,创意最好的人就是周缘了。

可那又怎么样呢?周缘脾气臭成那样,根本就不会做人,活该在这个公司里被淘汰。也就是在张扬那个臭脾气的组长那边,她才能碰见那么多“臭味相同”的人,这才没有早早的被踢出公司。

原本他们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各凭本事讨生活,可偏偏周缘将她最不愿意让别人看到的东西看了个满眼,还就这么的给传出去了。这样的女人,让她不恨都难。

凭什么她和男人“谈感情”就要偷偷摸摸的,而周缘却那么高调?这不公平!

林肆肆越想越生气,心里像是倾洒了一杯毒药,烧的她心中难受。

周缘,你可别怪我,谁让你挡我的路呢?

她轻轻地将自己的头发挽在耳朵后面,瞬间将自己的表情调整了一下,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文静美好,好像一朵柔嫩的小花善良无辜。

“先生,请您等一下!”

杨涛刚刚按下了车子的中控锁,身后就有个美女追上了他。

他闻言转过身来,林肆肆见了他那张不语也带三分笑意的俊逸脸庞,心里猛地漏了一拍。

杨涛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语气淡然的问道:“有事?”

林肆肆扬起了小脸,她一向知道自己摆出哪个角度的脸同别人说话的时候看起来最美:“先生,您的客户资料还没有完善,您现在方便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和通讯地址么?”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的客户资料已经留给你们公司了。”杨涛淡淡的看了林肆肆一眼,见她用一副楚楚可怜略带委屈的眼神看着自己,他就更觉得有些有些莫名其妙了:“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林肆肆不着痕迹的看了看杨涛的车,虽然这辆不是什么土豪富翁的专用座驾,也没有值个几百万那么夸张,但是这辆车可是同款车型的顶配,通常舍得买这一款车的“普通人”很少。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个男人身上的衬衣和西服都是意大利纯手工的,看起来很低调,但实际上处处都透着精致。

这是一个条件很不错的精英男,长得帅,家世应该也不错,就是不知道怎么瞎了眼看上了周缘那个被人甩了的破烂货。

林肆肆的脑海里迅速将自己看到的信息分析了一个遍,立刻打起了精神,更加坚定了自己要把这个男人撬过来的决心:“是吗?您的联系方式已经留给周缘姐了啊?那实在是不好意思,刚刚我看见她把先生送的花扔进了垃圾桶,以为她又在无缘无故的发脾气了,所以我害怕她怠慢了公司的重要客户,这才追出来的。”

她这一番话不着痕迹的将周缘的形象抹黑了一把,她最想要的还是这个精英男觉得周缘不识抬举,心里厌烦了才好。林肆肆怯生生的抬眼看向杨涛,像是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那样懊恼。可是她的眼神中就透着那么一股若有似无的,勾人心魄的神色,大约是个“有心”的男人,都能看得懂这意思若有似无的勾引。

如果杨涛只是个普通的白领,那么林肆肆说的这一番话,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但很可惜,她遇到的人是杨涛——一个整天和人打交道,身边莺莺燕燕多到数不清的杨涛。

他笑着打量了林肆肆一番,似乎在猜测着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林肆肆那张娇俏的脸庞瞬间烧红了。

她的心脏不自觉地“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莫名的就有些紧张。可是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说的越多,越像一个急不可耐的心机女,林肆肆一向懂得适可而止,所以这个时候她选择闭嘴。

她红着脸,深深地鞠了一躬,胸前那对圆润的小白兔差一点从衬衣的领口蹦跶出来:“既然您已经留下了联系方式,那我就回去了,您也慢走。如果有事联系不上周缘姐的话,可以联系我们公司的其他人。”

杨涛没说话,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林肆肆一个人说话,像是欣赏她的独角戏似的。

林肆肆见到他竟然不接呛,瞬间就有一种演不下去的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有点奇怪……和她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她虽然不甘心,可还是转过身,毫不犹豫的朝着自己的公司走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杨涛看着那个女人优雅的背影,挑着眉头看着她。

欲擒故纵?

常青四所的新人设计师都挺会玩儿嘛。

杨涛无所谓的勾了勾嘴角,转身打开了车门。

就在这个时候,林肆肆还是转过了身,急切的喊了一声:“先生!”

“还有事?”

杨涛一如既往的冷淡,让林肆肆心里好似憋了一口气,可是这一口闷气,她总要想法子给自己出了才行:“先生,我替周缘姐给你赔个不是,她不是故意乱发脾气的,实在是最近她过的不顺心,得着地方发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她计较。”

“哦?”杨涛这就来兴趣了。

“哎,说起来周缘姐也有自己的问题……她这人吧,一向脾气不好,又把自己的工作看得比感情重要,关键是还不会和男朋友家里人相处。这一来二去,男的有点受不了了,就想和她分手。哪知道周缘姐脾气那么大,竟然还把人家家里砸了,把长辈给打了……哎,反正我好多细节不知道,就知道个大概。再加上她工作上出了不少岔子,让好多客户退了订单,一下子她事业也不怎么顺了,所以现在呀,她是看什么都不顺眼,有的时候就喜欢在公司里对我们发脾气。听说她前男友的现任也被周缘姐欺负了,人家都闹到了公司里,别提多难看了。”

林肆肆这话说出来,有几分真,但更多是假的。但是真真假假的,除了周缘这个当事人之外,谁还能分得那么清楚呢?她说这番话就是给杨涛提个醒,别喜欢上周缘这个悍妇,给自己家里招灾惹祸。也别和周缘这样处处惹麻烦的女人攀上什么关系,省的不小心得罪了谁都不知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