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懂点事儿行吗

作者:惜兮 字数:2639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周缘!”王钊眼睛一瞪,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能不能懂点事儿啊?我不顺着家里人,咱俩结婚的事儿就得往后推!颜艳艳是我爸领导的闺女,我们家哄着还来不及呢!我就算不和人家颜艳艳在一块,我也不能得罪她啊!以后我想往上爬,还得看领导脸色你懂不懂?这些人际场上的面子活儿我要是做不好的话,以后得有多难你知不知道?!以后结婚了,你养我?”

“为了咱俩结婚,还得出卖你的色相呢?那你告诉我,咱们俩什么时候才能顺顺利利的领证?你把这个大小姐伺候好了,然后呢?你就没想过然后?”

“什么出卖色相?周缘你能不能说话别那么难听?”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你和外面那个女的要是日久生情了,咱俩这婚是不是更不用结了?”

王钊脸色一拉,极不开心的说道:“你脑子里成天装的都是什么啊?我懒得和你说!”

“行,王钊,你行!你真行!”周缘被王钊这态度气了个半死,以前王钊也这样,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她怕伤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每次王钊这样的时候都是她先退步的,可她一步一步的,退到人家都骑在她脖子上拉屎了。

“行什么行?周缘我告诉你,今天你收敛一点,别让我爸妈脸上难堪!”王钊烦躁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不停的整理自己的袖口。

周缘用最后的理智,压低了嗓门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出去把那女的给我弄走,咱们俩和你爸妈明明白白的谈一次,我们是要结婚的人了,他们俩就不能不要整这些幺蛾子?咱俩在一块五年了,风风雨雨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你家里人不喜欢我我也已经努力的变成他们想要的儿媳妇样儿了,他们还想怎么的?是不是咱们两个人就算现在领了证,他们也能让咱俩离?领导的闺女?多金贵啊!”

“周缘!你生气归生气,别拿我父母说事儿!”

“不是你父母的事儿,那就是你自愿的了?”

“你神经病,我不想和你说了!”王钊握着拳头锤了锤自己的额头。

“你不说,那我去跟那个颜艳艳说!”

“你回来!”王钊一把将周缘扯了回来。

周缘被他拽了个踉跄,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王钊:“你这是要和我动手?”

“我没有!”王钊无奈了。

周缘呵呵一笑,说道:“王钊,你敢不敢对颜艳艳说,我是你女朋友?是你未婚妻?”

“缘缘,咱能不能别让我爸妈难做,行吗?你知道我一向孝顺的。”王钊又开始打感情牌。

周缘板着脸说:“我今天明白了告诉你,我今天还就不懂事儿了!有她没我!”

王钊听了这话,直接朝着周缘瞪了眼:“我告诉你,你别乱来!艳艳和你不一样,你别欺负她!”

周缘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钊,把他的话听在耳朵里,心都凉了。

每次王钊说谎的时候都会这样,不停的扯领口袖口,不敢看自己,说话声音特别大声,生怕自己底气不足就压不住她似的。

老实说,以前周缘认怂是心疼他,现在看见他为了别的女人对自己大呼小叫的,再看看王钊双亲对颜艳艳的和蔼可亲,周缘要还是不懂,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货。

“别欺负她……”周缘呵呵一笑,说:“行,王钊,我不欺负她。我今天就想告诉你,什么叫懂事儿!”

“周缘!周缘!”王钊想拦住周缘,可一把没拉住她,顿感不妙。

周缘从厨房出来,迎面就见了王钊他妈。王钊妈一把将她拉住,脸色挺不好看的:“我说你这孩子,刚才让你走你不走,待会儿可别给我整什么幺蛾子出来,听见了吗?”

她这话说出来,就像是在周缘的心头火上扔了一罐汽油,直接就炸了。

周缘刚才还脸色忿忿,现在反而平静了。她站稳了脚步,直直的看向王钊他妈说:“阿姨,我听见了,我还听‘明白’了。”

王钊妈满意的说:“你明白就好,待会儿你也别说话了,吃饭就行了。你要是想走,我也不拦着你。”

周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了一句:“阿姨您放心,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

刚刚从厨房出来的王钊看见周缘这个反应,眼皮子开始狂跳不止。这时候,周缘已经绕过了王钊他妈直直进了餐厅落座,王钊追都没追上,只能悻悻然的在颜艳艳身边落座。

除了颜艳艳意外,王家的人一个比一个安静,眼睛都盯着周缘一个人瞧。

周缘就好像真的到了自己亲戚家一样,随意的不得了,伸手就捏了一只自己炒的油焖大虾剥壳就吃。

王钊爸眼角一跳,连忙说:“别愣着啊,赶紧吃吧,在咱们家没那么多的规矩。”

颜艳艳这时候却笑了笑,满脸骄傲的说道:“叔叔,我们家规矩多,长辈没动筷子的时候小辈儿就不能吃饭。”

王钊妈满意的说道:“你看,艳艳家家教就是不一样。我们这一代人,还是喜欢有规矩的孩子。”

颜艳艳被王钊妈妈一夸,有些骄傲的笑了,然后她看向王钊说:“王钊,我想吃虾。”

周缘手里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王钊。

对方刻意回避了周缘的眼睛,朝着颜艳艳笑了笑,夹了一只虾在自己的盘子里开始剥了起来。末了,他把虾仁在汤汁里一滚,顺手放进了颜艳艳的碟子里。

周缘看着王钊的举动,突然咯咯笑了起来。

颜艳艳不明就里的问:“周缘姐,你笑什么啊?”

周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我才知道王钊会剥虾,呀……真是笑死我了。我认识他那么多年了,一直都是我给他剥虾仁儿吃。”

颜艳艳没听明白周缘话里的意思,她以为周缘就是王钊亲戚,所以想都没想就问:“王钊小时候不会剥虾啊?”

“他小时候什么样儿我哪儿知道啊?”周缘吃了一口虾,囫囵个儿的,这还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剥虾给自己吃呢:“从我和他谈恋爱那年开始,就没见他自己动过手。他嫌调料芡汁粘糊糊的太恶心了,不乐意粘手,就非跟我说自己不会。感情可好,原来不是不愿意动手,而是要伺候也得分人,不是领导的闺女他不愿意动弹。”

颜艳艳脸上的笑僵了,她看了面色铁青的王家人一眼,像是给大家一个台阶下似的说道:“呃……怪不得人家说男孩子要经过了恋爱才会成熟呢……没想到你和王钊分开了还能做关系那么好的朋友。”

“分开?”周缘眉毛一挑,冷声说道:“谁说我和王钊分开了?王钊?他爸?他妈?我记得别说上一分钟了,包括这一分钟在内,我和王钊还是未婚夫妻,房子都买了,就差一张盖戳的纸了。我想问问你,妹妹,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