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被确认的坊间传闻

作者:惜兮 字数:431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肆肆转身大踏步离开,脚下的细带高跟凉鞋被踩得“噔噔”作响。只可惜这看起来格外较小的姑娘没走两步,脚下的那双高跟鞋就因为她“剁”地的力气太大,鞋带一瞬间崩裂,那美女“哎呦”一声崴了脚。

周缘站在原地看着林肆肆,五官皱在一起,光是看见林肆肆崴的那一下,她就觉得自己的脚踝也痛得不得了,那一下可真是狠呐!

林肆肆转头恶狠狠的瞪了周缘一眼,估计将她自己崴脚的这笔账也赖在了周缘身上。

周缘耸了耸肩,再也不看林美女,自己朝着公交车站走过去了。

莫名其妙就被人恨上了,她也真是醉了。

周缘在楼底下的米线店吃了一顿过桥米线,配上自己买的超辣鸭三件,啃得那叫一个大汗淋漓。

旁边那桌有个小朋友也在吃东西,可是看到周缘辣的“呼哧呼哧”还非要吃麻辣米线啃麻辣鸭脖的样子,她幼小的思维完全理解不了周缘诡异的举动:“阿姨,你不辣么?”

周缘嘶嘶吸气,嘿嘿一笑:“最近太憋屈了,给自己找点刺激,找点痛快。”

小朋友完全不能理解什么叫刺激,什么叫痛快,更不会理解周缘这个痛并快乐的样子究竟是几个意思。

周缘的胃里火辣辣的烧着,可是冒汗也真是冒的舒服过瘾。

她现在过的这日子已经很蛋疼了,所以她就怎么让自己舒坦过瘾就怎么来,只要高兴就好。

酒足饭饱,回到家洗个澡倒头便睡。

睡着之前,周缘突然想到了早上自己老妈打得那通电话。她隐约觉得那通电话有哪里不对,可却一直没想到究竟是哪里不对。

再一细想,困劲儿上来了,她合上眼睛,竟睡了个天昏地暗。

只不过周缘没想到的是,她这么一疏忽,日后会给她惹来多么大的麻烦。

因着前一天睡的早,周缘感觉自己被掏空的身体都被这一觉填补了不少。一大早,她神清气爽的出现在办公室里,陈浩昊那贱皮子怪叫一声:“呦呵!周缘,你被谁滋润了?瞧你这副容光焕发的样子!”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周缘赏了他一个白眼:“有人来找我吗?”

“没有,你约了人?”

“是啊,昨天那客户没见成,他说今天来公司和我面谈。”

“那没见。”陈浩昊凑过来说道:“不过今天我遇上林肆肆了,那小贱人正和别人宣扬你是个被人甩了以后心理扭曲恨不得报复社会的女人呢。”

“啊?”

陈浩昊啧啧两声:“我真没见过眼泪说来就来的女人,她绝对是独一份儿。早上你是不知道她哭得有多伤心,要是不认识你的话,我还指不定觉得周缘那女的得有多丧心病狂,多欺凌弱小呢。”

周缘撇了撇嘴,到底没有在别人面前乱嚼舌头根子,把自己撞见林肆肆丑事的事儿说出来。真没想到林肆肆竟然恶人先告状,给她身上抹的这叫一个黑得透顶,周缘也真是服她了。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别人要是犯贱,你没必要拉低自己的水准,和她一块沦为一个贱人,等她自己懒得折腾了,也就不像这样装腔作势的到处哭诉了。

他俩刚刚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屋里的电话就响了。

办公室李姐喊了一声:“周缘,总经理办公室开会!”

“哦,知道了。”周缘刚刚把自己的电脑打开准备修改设计图,屁股底下的凳子还没坐热乎呢。

张扬拍了拍周缘的肩膀,说道:“别怕,我不会让你们平白无故就被辞退的。”

周缘轻笑一声道:“老大,我没怕。你看我这样儿,没有一脸菜色吧?”

“是没有。”张扬笑了笑,摆了摆手:“行,你去吧。我的人,出去就俩字——别怂!”

“擎好吧您内!”

“贫!”

周缘嘻嘻哈哈的走出屋子,直接上了通往总经理办公室的电梯。

另外两个设计助理和她碰了面,周缘朝着人家笑了笑,可是对方看着她的眼神里透着一股说不出古怪的东西来,而他们做出的回应,也充满了僵硬与尴尬。

这是林肆肆的谣言攻势起作用了吧?

算了,管他去的。

她又不是人民币,怎么可能人人看了都喜欢她?

想想,周缘也就淡然了。

一推门,她正看到林肆肆与他们公司明日之星田臻有说有笑的坐在那里聊天,林肆肆的眼睛朝着周缘瞥了过来,满眼的鄙视和不屑,好像看到了自己的手下败将一样。

看见她这样子,周缘就笑了。

真幼稚。

别管林肆肆是个怎么样的反应,田臻倒是落落大方的不行:“周缘,你来啦?”

“嗯。”周缘对她笑了笑,在她们两个人不近不远的地方拉了个凳子坐下,没和这位听说来头不小的明日之星多么热络。

“听说你最近惹了点麻烦,怎么,需要帮忙吗?”

听到田臻说的这句话,周缘眯着眼睛朝着对方看了一眼,见对方眼睛里都是真诚,并没有林肆肆那样的冷嘲热讽,这才平淡的说道:“没什么大事儿,谢谢。”

田臻笑了笑,没再说别的。

她这个反应倒是正常的,周缘和她不熟,要是田臻对她一个劲儿的嘘寒问暖,周缘倒是觉得有些问题了。

五个设计师助理全部到场,严总也姗姗来迟。

他们这个严总可是出了名的笑面虎,看起来和你和和气气的,指不定早就把你给算计了。

每个人看着严总的眼神里都带着一丝跃跃欲试和急于表现的神色,周缘在一旁瞧着,没什么特别的举动。倒也不是说她多么清高不屑于巴结领导,而是她深深地明白,严总这样的人你是巴结不了的,除非你是个可以给公司带来利益的人,那样的话,他巴结你还来不及呢,不用你贴上去献殷勤。

果然,严总一张嘴就说:“田臻,你上个月送审的那副设计图得奖了,公司决定给你一笔奖金作为鼓励。以后咱们公司也改改规矩,像你这样刚刚进公司没多久就能给公司争光的,一定要好好奖励。”

田臻大方一笑,回道:“谢谢严总。”

说完这件事,严总收回了自己的视线,那张俊脸上面突然间像是瞬间结了冰霜一样,让人觉得莫名一冷:“我把你们叫来,是想告诉你们一项决议。董事会决定在你们五个人之间选择个别的人留下,想必这个消息你们已经听过坊间流传了。今天我给大家确认一下,这个传言是真的。”

果然,他说完这句话,所有人的脸上就都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优胜劣汰这个道理想必大家都懂,在这件事上我不会做过多的解释。对你们的考察期是一个月,一个月一到,公司要留下谁自然会给你们通知的。我希望到时候大家好聚好散,以后在外面见了还是朋友,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严总的双手撑在了桌子上,淡笑说道:“当然,离开的人我们是有一定补偿的,这一点我想在整个常青市,乃至常青四所里,咱们公司的制度对你们的照顾还是比较多的。你们还有什么问题么?”

林肆肆看了周缘一眼,开口问道:“严总,咱们公司留用人才的标准是什么?你总不能不说一个规则就让我们赛跑吧?”

“人品,能力,业绩,还有同事对你们的客观评价,都是我们董事会会商讨的细节。我只能说,现在的经济形势那么不景气,公司想要发展就要刨除掉那些不利于公司发展的东西。同样的,你们作为求职者,也要甄别什么样的工作是自己可以胜任的,什么样的工作是不适合自己发展的。实际上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机会,公司在选择你们,同样你们也在选择公司。”

“那周缘这样惹来那么大麻烦的又要怎么处理?”林肆肆将话挑明了,她就是和周缘不对付,就是要从揭周缘的伤疤,这么干她高兴:“我出门做业务的时候,别人一听咱们公司的名字,就要问有没有这个人。听一个‘有’字,人家就摇头。周缘这人留在公司里,那不是害人害己么?”

周缘听她这么一说,突然笑了:“恶人先告状上了?那你说说,你的客户是哪位?人家为什么听到我的名字就那么反感?今天你要是不说个一二三四来,我倒是想让严总帮我评评理了,你这空口白牙这么一说,我名声都臭了。针对你个人在公司内外对我的不利言论,我保留追究的权利。”

林肆肆翻了个白眼说道:“我哪儿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让人反感啊?你自己做的事儿自己知道。”

周缘的手指一敲桌子,十分认同的说了句:“对,自己做的事儿自己知道,那我就说说?你敢让我说吗?”

林肆肆一瞪眼,怒斥一声:“周缘!”

“行了!你们两个当我这儿是什么地方?菜市场?!”严总出言打断了她们两个人的争吵,一脸的不满。

严总的眼睛在怒气冲冲的林肆肆身上转了一圈,又转过头去看了看面色如常的周缘。见公司里的其他人都在看着自己,严总也不偏颇,说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不至于在自己的员工面前留下什么话把:“周缘惹来了什么麻烦?我怎么不知道?但既然是麻烦,那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一个能分清事情轻重缓急的人,是不会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来影响自己工作的。还有你林肆肆,无凭无据的事儿就别拿出去说。影响了同事的名声,和影响了公司的名声有什么区别?公司名字都臭了,你们这些靠公司吃饭的人又能讨得了什么好?”

周缘抬眼看了严总一眼,就这么笑了。

话都让严总说了,她还能说什么?闭嘴就行了。

“好了,我今天就是想向你们传达一下董事会的精神。回去以后都自己想想,是去是留。去,就早一点决定。留,就想想自己怎么提高。我当然希望公司里的人才越多越好,人才才是一个公司兴旺的基础,这一点我希望你们理解。”

其他的人纷纷说着“好的严总”,而周缘则是无精打采的玩着自己手里的笔。

散会以后,严总接了个电话,竟是谁也没留,她们都以为严总会一个个的做思想工作——劝退。

他们五个人一块上了电梯,田臻的楼层最高,先一步下了电梯。而其余四个人一路向下,在同一个楼层办公。

林肆肆轻哼一声,一副不屑与周缘为伍的样子。另外两个设计师关系亲密,现在大家又是竞争关系,一时间电梯里安静的不成样子。那种无声的尴尬伴随着电梯下行的轻微失坠感,让周缘忍不住想逃离。

终于,电梯在周缘的祈祷下缓缓开启。

一出电梯的门,她们四个就看到了一个花店小哥抱着一大束的蓝色妖姬,经过陈浩昊的指引向她们几个的方向走了过来。

她们几个人里,只有林肆肆是公认的追求者众多,因而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她。

林肆肆看到那些花,神情举止变得格外娇羞。见小哥离自己越走越近,她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将那束花接过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小哥的脚步停在了那里,张嘴就问:“请问,谁是周缘周小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