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咱们走着瞧

作者:惜兮 字数:3870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杨涛看着她好像受惊的小动物似的,顿时觉得有趣:“你那天为什么先走?害怕对我负责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负责不负责的?!我还有事,失陪了!”周缘匆匆忙忙的收回了服务生递回来的银行卡,拿起自己的包,绕过杨涛飞快的逃走了。

杨涛看着她仓皇逃离的背影,突然笑出了声。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已经知道去哪儿找周缘了,自然可以先放她离开。

杨涛看到了那张落在地面上的设计图,弯腰将它捡了起来。

好巧,这就是他外婆老宅的设计图,也就是今天他们要谈的那张。薄薄的一张纸上面写了一些标注,在图纸空白的地方还写了一些设计者的理念和想法。杨涛还没有看里面的内容,单单是看着那一笔秀挺的字迹就已经让他觉得赏心悦目了。

他突然觉得原本自己的那些挑剔和坚持显得有些幼稚,但他的刻板严谨也单单是在周缘的身上才有了例外。

杨涛欣赏设计图的这片刻功夫,手机上就收到了一封简讯,发送人是周缘,她问:先生,您开完会了吗?

看着她这小心翼翼的语气,杨涛的心里竟然有一丝埋怨周缘“厚此薄彼”的不满来,哪怕周缘联系的人都是自己。

明明刚才还那么凶悍强硬的说自己不认识他,可是转过头来却能对自己的“客户”如此的客气温柔,这落差感实在有些大。

杨涛看着窗外,周缘的身影已经跑远,在远方的街角处彻底的失去了踪影。

他用手指轻按键盘,语气有些淡漠的回复:“还在忙,明日你公司里详谈。”

周缘回了一个“好”字,便识趣的再也没有打扰她这位“正在忙碌的”客户。

一向运筹帷幄的杨涛杨律师,此时此刻笑得像个狡猾的狐狸。

周设计师,咱们来日方长。

而此时,已经走远的周缘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浑身一阵发冷。

唔,不知道谁在惦记她……

刚才如同被谁追赶一样的紧张步伐慢慢地缓了下来,周缘找到了公交车站,站在那些等候车辆的人中间,突然觉得有些茫然。

她与这座原本与自己毫不相关的城市扯上联系,就是因为王钊。而如今王钊已经离开,她又变成了孤身一人,可却仍旧在这个城市中庸庸碌碌的生活。

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又该为了什么积蓄奋斗下去。

这一瞬间,她突然觉得万分疲惫。

车子缓缓进站,打断了思绪。

跟着那些人一起上了车,找了个位置坐下。

周缘随手翻了翻自己的包,突然发现自己准备的那张设计图不见了。

一定是落在了咖啡馆里!

周缘的脸沉了下来,暗叫一声“倒霉”,心里却在想着补救的措施,而刚才那些愁思也顷刻间烟消云散。

今天果然像陈浩昊说的那样,自己出门绝对是没看黄历,不然一定会发现上面写着“诸事不宜”四个大字。发生了那么多破烂事儿之后,她又那么尴尬的遇到了自己一夜情的对象。越是不想见的人越是能见到,老天爷真是会开玩笑。

周缘心情低落的回到了公司里,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累的不成样子。可她还是要强打起精神来,将那份设计图点开,认真思考过后,又开始了设计图的微调工作。

张扬从自己的办公室里出来,看见周缘还在自己的工位上修改设计图,他的脚步为之一缓,可还是走到了周缘的面前说道:“别弄了,都八点了,明天再说。你这两天还不够累的?”

“老大你还没走啊?”

“刚忙完。”

“那你赶紧回去吧,别让嫂子和孩子等急了。”

张扬抱着胳膊看着她,无奈的笑了:“周缘你在这里给我玩转移话题是吧?”

她朝着张扬嘿嘿一笑,一副坚决认错打死不改的无赖模样,让张扬觉得各种无奈。

他伸手,直接关掉了她电脑的显示器,将这个丫头从椅子上提溜了起来催促说道:“不行,赶紧下班。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这样容易很容易把自己熬坏的,知道吗?有的时候你画了多少图,签了多少单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看到了机遇能够有体力追上去。”

周缘见他暴力关机的举动,眼睛瞪的溜圆:“老大老大!我还没保存呢!”

“电脑待会儿我让人给你关,你现在给我下班!”

周缘苦哈哈的看着张扬,知道他说一不二的老毛病又回来了。

“好吧……”人家都是老大逼着让你加班,他们这倒好,竟然变成了老大变着番的要你下班,真是让人想好好表现一把都不行。

张扬满眼嫌弃的看着她说道:“待会儿我送你回去,省的我一走,你转脸就跑回办公室里去了。”

周缘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吐着自己的槽:“我像是那么爱岗敬业的人么?”

“你当然不是了。”张扬噎了周缘一句,转脸哈哈笑道:“你单纯就是个胡干蛮干的拼命三娘而已。”

拼命三娘这个称呼一出,周缘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太特么难听了!

他俩刚走出B1层电梯,张扬的手机就响了。透过那声音巨大的听筒,周缘听见那边张扬的老婆说道:“张扬,你来我妈这边吃饭吧?路上把你家小小张接上。”小小张是他俩对自己儿子的爱称。

张扬下意识的看了周缘一眼,问道:“你没去接孩子?”

“没,你不是开车么?你过去吧。或者你到了之前给你爸妈打个电话,让他们把孩子给你送到路口去。”

“行。”

张扬挂了电话,周缘抢先一步说道:“老大你不用管我了,待会儿我自己随便坐个车回去,我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再跑回办公室里,又没人给我加班费,我那么卖命干嘛啊你说对吧?”

“切,我还不知道你?”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行吧,你自己的事儿你自己决定,我管得太多你倒是要有逆反心理了。”

周缘像个狗腿子一样的嘿嘿傻笑,张扬这会儿已经开了车子的中控锁坐进了车里:“待会儿赶紧回家!”

“知道了老大!”

张扬撇撇嘴,一挂倒档退出车位,掉个头就走了。

周缘看着他的车子离开了停车场,身上的累劲儿也起来了。

算了,什么时候工作不行,非要占用自己的休息时间?

老大说的对,她要好好的保存体力,在机会来的时候有力气追上去才是真的。

她朝着电梯走了过去,隐隐听到了“啧啧”的水渍声。

一转过弯儿,她就愣在哪儿了。

只见林肆肆被一个男人压在豪车前盖上激烈的拥吻着,那画面热辣的让周缘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那男人的举动格外的粗鲁,大手伸进对方的衣服里肆意揉捏,仿佛这样才能让他觉得过瘾似的。而林肆肆,也格外享受的闭着眼睛,嘴里发出让人耳热的轻吟。

但那个人可是林肆肆啊——今天差点给自己破相的暴走小白兔。周缘想了想,还是决定离这个女人远远的,免得一件事儿还没解决呢,她又惹来一身的骚。

她下意识的掉头就走,可却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将喝完的空易拉罐扔在了地上,她这匆忙回头,一脚就踢上了罐子将它踢的老远,“当啷当啷”的声音吵到了那群热情如火的男女,也让周缘下意识的僵在原地了。

“谁!谁在哪儿!”林肆肆连忙拉好自己的衣服,而那个和她热情缠绵的男人看了看这个方向,立刻转身就走。

林肆肆看了好不留恋转身离开的男人,又看了看周缘的方向,怒气冲冲的朝周缘的方向走了过来。

周缘一路小跑,迅速蹿出了公司的地下停车场,气息还没喘匀呢就被林肆肆一把抓住了。

“哎呀,这不是林肆肆么,好巧。”周缘眨了眨眼睛,朝着林肆肆看了一眼。

林肆肆根本不买账,扯着周缘的力气越发大了:“刚才不是看的挺高兴的么?这会儿你装什么装?”

周缘一脸茫然:“装?我装什么了?”

“我告诉你周缘,如果今天这件事你跑出去到处乱嚼舌头根子,我一定让你早早的滚出公司,别想在这里继续干下去了!”林肆肆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几乎将周缘推了个踉跄。

是人就有三分血性,更何况周缘本身就是个直脾气。要是林肆肆不用这样的话威胁她,她反而会把自己当成个瞎子把自己的嘴巴闭的严严实实的,免得自己不小心把人家的隐私给泄露出去。可这会儿林肆肆在这里和她大呼小叫的,张口闭口就是要把她赶出公司去,周缘就笑了,她有什么资格?她以为自己是谁啊?

“怎么,你哑巴了?”林肆肆瞪着眼睛看着周缘,看着她突如其来的笑容,林肆肆感觉很不满意。

“呵呵,我原本还不知道你早上干嘛跑到我们办公室里喊打喊杀的,原来是那天的丑事被人撞见捅出去了?”见林肆肆的脸色越来越差,周缘反而笑得越发坦然了:“林肆肆我告诉你,你那点破事儿我根本不想看也懒得说,我怕说出来脏了自己的嘴!要是正经和你谈恋爱的男人,哪有不敢正大光明和你在一块的道理,我怎么当时没想到呢?”

“周缘你给我闭嘴!”

“闭嘴?我干嘛要闭嘴?你不是要把我赶出去么?都要被人炒鱿鱼了,我怕什么呢?”周缘笑呵呵的问道:“那男的是谁啊?不会是咱们公司高层吧?我就是说嘛,人出来混,总的有一技之长,你很了不起,真的。”

想不到这个周缘平日里不声不响的,竟然那么牙尖嘴利寸步不让……

林肆肆面色狰狞,显然已经动了怒:“周缘,咱俩走着瞧!”

放狠话谁不会?最近这一个月里,和她放狠话的人不要太多了。她抱着胳膊看着林肆肆,说道:“行,咱们走着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