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可能出门没看黄历

作者:惜兮 字数:385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傻了眼,陈浩昊无缘无故的挨了一巴掌,确切的说,是他替周缘挨了一巴掌,饶是他平日里脾气有多好,这会儿火气也是蹭蹭的往外冒:“林肆肆你有病吧?早上出门被狗咬了立刻就染上病了?神经啊你!”

林肆肆红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周缘看,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活像自己被周缘欺负的不得已反抗似的:“周缘,咱俩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周缘被她这一声控诉给弄呆了,老实说,她这个差点被人破相的还没怎么地呢,怎么林肆肆倒先哭上了?周缘不可思议的反问道:“我怎么你了?”

“公司里要裁员,你坐不住了是不是?你以为这样就能把我挤走,你就留得下?”林肆肆瞪着周缘,还在吧嗒吧嗒的掉眼泪:“我告诉你周缘!咱俩的事儿我不会那么轻易的算了!我过不好,你也别想舒坦!”

说完这句话,林肆肆一脚踢翻了周缘身边的垃圾桶,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飞奔离去。那模样,活像是小言女主角,柔弱而惹人怜爱,倒衬得周缘像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了。

陈浩昊和周缘一脸懵逼,两个人都傻在那了。

周缘回过神儿来,始终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她捏着陈浩昊的脸看了看,说:“浩浩,我给你贴个创可贴吧……破相了。”

陈浩昊闻言大惊,找他们组一个姐要了个镜子左右看了看,一脸的如丧考妣:“你怎么惹林肆肆了,竟然能让她对你下如此狠手?”

周缘一脸晦气的说道:“我特么怎么知道?我才刚到公司不到两分钟!”

“对哦……你才刚到公司两分钟。”陈浩昊眯着眼睛看着他,言之凿凿的说道:“周缘,你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今天日子不好!”

周缘满脸菜色,对陈浩昊的说法无比认同。

她可不就是出门没看黄历么?堵车堵到现在,为数不多的工资又要被扣上一笔。熬夜加班费尽心血画的设计图,竟然得到了简简单单的三字评语——“不满意”。刚到公司没几分钟,林肆肆又扑过来喊打喊杀的,好像和她已经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似的,到现在她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呢。

周缘默默的看了看天,觉得自己是时候去买一本老黄历放在床头,每天睡醒的时候翻一翻了。

“缘子,这儿,还有这儿。”陈浩昊指了指自己脸上的指甲印儿,眼睛里泛着小泪花。周缘麻利儿的给他贴上了创可贴,一个劲儿的说“谢谢”,内疚的不行。

要不是陈浩昊把她拽到自己身后去,现在破相的那个人可就是她了。

这个时候,张扬从自己的独立办公室里走出来,然后朝着周缘勾了勾手指头:“周缘,你进来一下。”

“来了!”看着他脸上臭臭的表情,周缘就知道恐怕他叫自己准没什么好事儿。

“行了,我进去了。”周缘看了陈浩昊的脸一眼,说道:“你也别总捂着,不容易好。”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吧。”陈浩昊放下手里的小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也忙别的去了。

周缘刚走进办公室,就听见张扬深深地叹了口一气:“你怎么把林肆肆给惹了?”

“啊?”周缘有些懵逼的看着张扬,事情发生的那么突然,怎么张扬在屋里也能知道的那么清楚啊?

“啊什么啊?瞧你那傻样儿!我就问你,你到底是怎么惹她了?她把你客户挖了,你知道吗?”张扬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周缘,一脸的不满:“你说你手里还有多少的活儿?被人挖走一个就少一个。你在严总那考察名单里位列前几名你知道吗?还不赶紧想法子弥补一下?”

周缘不解的问:“不是,老大,林肆肆为什么要对付我?我哪儿惹她了?!”

“你问我我问谁啊?我还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张扬烦躁的抽出了一根烟叼在嘴巴上,刚要打火儿,显然想起了家规,立刻将那根烟甩得老远:“你们几个也真是的,遇事儿不能主动一点?我就算是护短,可也有精力不济的时候,你总不能指望我跟个老母鸡一样成天把你们护在翅膀下面吧?林肆肆这个事儿,我也是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你自己走点心,行吗周缘?”

周缘刚刚还一肚子火气,可是看着张扬疲惫的脸,她心里的火瞬间就熄了,余下的只有对张扬的歉意:“对不起老大……”

“我不想听道歉的话,我就是想让你好好的把自己的事儿解决了。你和王钊的事儿我也知道,不过哥哥我劝你一句,三条腿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了去了,你可千万别犯傻,为了他连自己的生活都不要了。”

“老大,不会的。”

“不会就好。”张扬似乎烟瘾犯了,一个劲儿的咂嘴,那副无奈的样子,看着真让人觉得落寞:“周缘,我手里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我想让你们都好好的留下,别生出那么多的波折。”

周缘惭愧的说:“我的事情我自己去解决,老大你不用替我操心。待会儿我就去和客户联系一下,争取一下。”

“你能那么想就太好了,我还有个事儿……”张扬看了周缘一眼,语气有些游移不定。

“嗯?”

“算了,先不说,你先去。”

看着他的这个反应,周缘心里一跳,紧接着一沉:“老大,你说吧,我能接受的了。”

“算了,你知道的那么多也没什么好处。”

“您这么一说我就更想知道了,究竟出了什么事儿?”周缘原本都已经准备走在了,看着张扬这么个态度,她将椅子向前拉了拉,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张扬深深地突出了一口气,说道:“行吧,那我就直说了。原本严总手里有一批小活儿是准备分给你们这些助理设计师的,不过你的那些名额……”

“行了老大,你别说了,我知道了。”

“周缘……我是不是挺没用的?连自己手里人都护不住?”张扬苦笑摇头,满脸无奈。

周缘朝着他笑了笑,这次真的准备走了:“我在咱们组里干活儿,受到的照顾已经挺多的了,人得知足。你已经照顾我了,真的。我去联系一下李总,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行,你去吧。”张扬摆了摆手,周缘站起来从他的办公室离开,顺手帮她关了门。

“缘子,什么事儿啊?”陈浩昊问。

“林肆肆把我的客户抢了,老大让我自己想想办法。”周缘道。

“什么?!”陈浩昊瞪大了眼睛,不悦骂道:“平日里看着和柔弱的小白兔似的,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人!卧槽,我找她去!一个公司的这是要干嘛啊?!”

“行了浩浩,别添乱了。”周缘吐出了一口气:“你在公司里的人脉广,你帮我打听打听林肆肆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口咬定我害了她?”

“行,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在这些事儿上,陈浩昊还是相当靠谱的:“那个小院儿的客户联系咱们公司了,他说让你去见他,最好约在下午五点半之后。他还说地方你定,不过最好不要找拥堵的路段,不好停车。”

“唉,行吧。”周缘拿过了陈浩昊手上那张写着对方电话的卡片,将那天做好的设计图打印出来又看了两遍。

老实说,这副设计图是她最近画过的最满意的一副设计图了。

从她进到到那个小院子里开始,她就一直在观察着院子里的一草一木。她不敢说自己已经领略到了小院儿之前的那个主人布置家居的精髓,但是她能明显的感觉出来院子主人的随性和安逸,也想象得出她当年是如何优雅迷人的女性。

周缘并没有选用那些浮夸的颜色,更没有用什么现代风格的家具,而是尊重了小院儿原来的特色,将仿古和木质家具安排在设计的每一个角落里。

周缘想,既然小院现在的主人说他是要修缮小院而不是改造的,那就没必要大动干戈,保质保持着小院儿的原汁原味最好。

她并不觉得那些所谓的现代元素有多么时尚,反而觉得那样古色古香的一切才是最好的。周缘在设计里用了很多的竹子,以前人们都说竹子品性高洁,苍翠挺拔,是为君子。而在那个年代里喜欢读书又风趣优雅的女人,恐怕也不希望别人当自己是朵娇柔的玫瑰,而希望自己如兰如竹,像君子一样高洁。以前人们把饱学之士称之为先生,更有不少女人被人称之为君子,周缘想到那间书房,就已经觉得“先生”这个词,也许正适合那个老者。

这就是周缘最开始想象的那些设计理念,她在自己的设计图中已经很好的将自己的想法展现出来了,只可惜还是没能让那个挑剔的客户满意。

她叹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不死心的给那个被林肆肆抢走的客户打了个电话。

对方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想都不想的挂断周缘的电话。过了好一会儿,对方接通了电话。周缘欣喜若狂的问道:“喂?李总?”

对方的反应淡淡的,不过听他的声音,周缘能够察觉到他的一丝歉意:“周设计师,你好。”

“李总今天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

“这……周设计师,很抱歉。”

“李总,我就占用您十五分钟的时间,可以吗?我说几句话就走,如果您还是觉得不用我的设计也罢,我绝对不会缠着您非要您给我个说法的,行吗?”

周缘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对方叹了一口气,说道:“周小姐,就十五分钟。”他对周缘的称呼从“设计师”该为“小姐”,显然是想以私人身份去见她。

“谢谢!十五分钟就够了!”周缘喜极,连连称谢:“那李先生,我现在就去你的公司附近,你可以先忙,待会儿我联系你。”

“哎……好。”

周缘挂了电话,心里一阵开心。

客户没有立刻拒绝自己,那就是有希望了。但凡有半点希望,她也绝对不会放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