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人不可貌相是真的

作者:惜兮 字数:396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钱都是次要的,她想好好的设计那间屋子,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给它新的生命,但又要让它承载着本身固有的宁静祥和。

她喜欢这个地方,因而想法格外的多。

这么说起来似乎只是一个设计的理念,但是有了这份理念在,周缘自然会把它补足,慢慢的形成一个靠谱的方案,最后成为一副具有可操作性的设计图。

从那个小院里出来,周缘似乎就已经把王钊和颜艳艳那些糟心的事儿都给忘了,脑子里都是那个小院里的一切,她迫切的想回办公室,好好的将自己脑子里现在的灵感记录下来。

“那不行,还是我送你吧。”小哥还挺固执的。

周缘想了想,也没必要那么矫情,跟着他一块上了车。

路上小哥一边开着车,一边笑着说道:“其实周设计师,我实话跟你说,我们老大特别挑剔。”

“嗯?”

“‘常青四所’我们都找了,你们这里是最后一家。要是再找不到,老大只能往省里其他地方找了。”

“是吗?呵呵……”

周缘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干笑还是在冷笑。

听他这么一说,她之前的那个疑问终于有了答案。

刚刚她还在想,那么好的差事怎么,就轮到她这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预备役下岗分子了?原来根子在这儿呢。

“常青四所”其他三家已经找过了,而且都不满意,这眼光得挑剔成什么样儿啊?设计师这行其实和律师差不多,手里的好设计越多,名声越响,身价就越高。但反之万一有个什么大人物说你一句“不好”,恐怕你短时间内绝对翻不了身。这就好比她得罪了颜艳艳,而后自己所有的路子都被人掐断了一样,明摆着是个坑。

可笑他们公司里面那么多聪明人都忙不迭的将这块烫手山芋推开了,偏偏她这个黑锅侠兴高采烈的将热烙铁背在了身上。万一她把这个设计搞砸了,严总把她踢出公司,反而能落了个不留庸才的美名。她就想呢,按照陈浩昊的能量,恐怕也弄不来这种看起来人人要抢的好差事。原来是那傻小子被人当枪使了,自己还美不错的挺高兴呢……

周缘觉得自己最近的智商真是堪忧。

回到了公司里,她开始翻阅资料,查找那个时候大户人家的风格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她又查了一些适合常青市生长的绿植,将那些素材整理好,开始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她又发现,如果真想要将这个工作做好,单单下表面功夫是不行的。

陈浩昊路过的时候,问了一句:“周缘,你啥时候回来的?”

可是回复他的,只有周缘忙忙碌碌的背影。

陈浩昊叹了口气,默默的走开了。

为啥张扬喜欢周缘这个属下呢?因为这个女的认真起来连男人都怕,她在做设计的时候,真的是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

周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忘了时间。

等她查好了资料,熬着最后一点精神将设计图初稿画好的时候,公司已经静悄悄没有半个人影了。

凌晨一点三十分,很好,又破加班记录了。

周缘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活动了一下已经僵直的脖子。她身上的每个关节都好像生锈了似的,“喀拉喀拉”一个劲儿的响,身上的酸痛在这一刻才慢慢的显露出来,疼得她一个劲儿的咧嘴。

她已经在办公室里窝了少说八个多小时了,可对她自己而言,却好像是一眨眼的功夫。

将设计图的初稿发给客户之后,周缘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将设计图做好了备份,然后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其实周缘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噜噜的叫了,只不过她一直沉浸在设计里,没有在意。这会儿她的精神放松了,所有的知觉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这五脏六腑就开始闹起了革命,让她觉得眼前一个劲儿的冒星星。

她记得陈浩昊还在茶水间扔了几袋速溶麦片,喝一点垫垫也是好的。

周缘拎着包走到茶水间门口,隐约听到了里面有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像是女人痛苦而又愉悦的低吟和男人粗重的呼吸声,间或传来了几声水渍还有桌子剧烈晃动的声响。

为什么那个女人声音听起来那么像他们公司的小白兔林肆肆?

不对,这哪儿是像?里面的那个就是林肆肆!

我去……

这是几个意思?

周缘原本就浑浑噩噩的头,这会儿就更懵了。

她的身体比她的大脑先一步做出了动作,转身快步离开。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也没有窥探别人秘密的喜好,更不想让自己卷入更大的麻烦里。她想到林肆肆平日里的形象,柔柔弱弱的,好像没了别人的保护就会分分钟被别人欺负死。她经常闪动着饱含着泪花的眼睛楚楚可怜的盯着你,让你的心都软了,连句重话都不忍心对她说。

里面那个不是林肆肆吧?如果是的话?会不会是被人强迫的?

想到这里,周缘的脚步缓了下来,心里竟然有一种荒唐的想法,她想回去救林肆肆。

她转过身,可脚步却没有迈开。周缘站在原地,脑子里乱哄哄的。

冷风一吹,她被设计图弄昏的脑袋清醒了不少。

这会儿她有些暗自庆幸,还好刚刚她没有冲动的跑回去“英雄救美”,不然只能落得大家尴尬的下场。

第一,他们公司保安系统相当到位,不可能会有不轨之徒进入他们公司里为非作歹。第二,如果真的是被人强迫的,恐怕林肆肆早就已经呼救了。就算她是个再怎么柔顺的姑娘,也不可能对这种暴行保持沉默和冷静。所以茶水间的那一幕,绝对是人家的情难自禁。

周缘抬头看着楼上还亮着灯的楼层,暗自摇了摇头。

最近她的所见所闻,都深刻的教育了她“人不可貌相”这五个字的真谛。

深情不悔的王钊变成了百年难得一见的渣男,高贵骄傲的颜艳艳下场手撕她这个前任手段还那么贱格,那个平日里安静美好楚楚可怜的林肆肆,居然在公司里……

算了,别人家的事情,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周缘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来不及洗漱,倒头便睡。

早上八点多,周妈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周缘困的眼睛都睁不开,支支吾吾的应了几句,其实根本没听出来自己妈妈到底在说什么。

“缘缘,你和钊钊的房子已经买了,那事儿定了吗?”

“嗯……”

“定了?那怎么不跟妈妈说一声?你打算让他家里人拿主意?”

“嗯……”周缘把手机扔在枕头上,眼睛还紧紧的闭着,一动都不想动。自己妈妈在说什么啊?她迷迷糊糊的,想问仔细了,可是意识都有些飘忽了。

“唉……说了订几桌了没有?你是不是又加班了,怎么那么没精神?你要是没精力打点这些,那我和王钊那孩子联系一下?缘缘?我和你说话呢!”周妈妈有些无语,“都八点半了,你不去上班么?还在睡呢?”

周缘翻了个身,脑子里成了一团浆糊。

等等……她妈刚才好像说了一句“八点半”,还说了一句“上班”?!

周缘顶着黑眼圈,像是诈尸一样的迅速坐了起来:“我操!妈我不和你说了,我上班迟到了!”

“你这孩子,都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那么毛毛躁躁的?你看王钊那孩子……”

周缘抄起电话,脑子这会儿清醒了不少,可有的话现在不能跟自己妈妈说的太细:“妈,我求您别在我耳朵边儿上提王钊了行吗?就这样,你好好保护身体,要是不想在那边住了就来常青市,咱们娘俩住。”

“那哪儿行啊?你都是快结婚的人了。缘缘……”

周妈妈的这句话周缘就听到了前半句,她风风火火的穿好了衣服漱了漱口,咬着牙打了个车,偏偏路上塞得动都都不了。

周缘在车上看着外面挤成虾酱的小汽车,死的心都有了。

司机啧啧两声,说道:“怪不得市里正研究着限行呢,太堵了这,全耽搁在路上了。你看以前,出门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安保基本靠狗,不也挺好么?社会发展了,发展的哪儿哪儿都像下饺子。”

周缘的脑袋倚在车窗上,痛苦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师傅,您能别说话了么?”

“怎么了?”司机回头看了周缘一眼,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睛。

“烦躁,想打人,有时候控制不住。”

“呵呵……”司机尴尬的看了周缘一眼,没想到今天他车上来了个狂躁症,太特么可怕了。

到了地方,周缘付了一大把打车钱,也不急着上楼了。

早上十点零五分,很好,她迟到了一小时三十五分,这很像要下岗了破罐子破摔。

陈浩昊看见周缘,噗嗤一笑就笑了:“你是咱们公司今天迟到扣钱扣的最划算的,别人迟到五分钟和你扣一样的钱。”

“滚,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不讲义气的玩意儿!”

看到周缘发火,陈浩昊竟然还贱兮兮的觉得特别亲切特别高兴:“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反正没好事儿,先听坏的。”

“你昨天那设计图早上人家来消息了,说不太满意,让你和他面谈。”

“不满意?!他说没说哪里不满意?”周缘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

“没说,人家要和你面谈,就是见面了说的意思。”

“……”周缘无力的问道:“那好消息呢?”

陈浩昊咯咯笑道:“刚才我说过了呀,你迟到一小时三十五分,和人家扣一样的钱,特别划算!”

“陈!浩!昊!看我弄不死你的!”周缘丢下包,朝着陈浩昊扑了过去。

可说到底,人家是个老爷们,被锤几下根本不疼不痒的。

陈浩昊正笑着,突然脸色一变,伸手把周缘拽到了自己的身后。

只听“啪”的一声,陈浩昊的脸上落下了一个巴掌,顿时办公室里的人突然都傻了。因为这个巴掌,也因为面前的这个女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