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两个世界的心情

作者:惜兮 字数:3350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扬说的一点没错,论人脉,她比不上田蓁。论哄客户的手腕儿,她又比不过林肆肆。要是公司里只打算留下两个人的话,那两个人就已经占用了两个名额了,不管她怎么垂死挣扎,结果还是一样的。说不定颜艳艳的这件事只不过是导火索,正好给了老板名正言顺将她清退的借口,最后再痛心疾首的和她说一句不是不想留,是要为了公司的安全请你离开。

她老大张扬是公司里出了名儿护短的主任,在周缘的这件事上,他之所以这么着急上火发了那么大的脾气,也是护着周缘的一个表现。公司严总是个十分标准的冷血商人,但凡会伤害到公司利益的人,他半个也不会留。周缘之所以还能在公司里赖着不走,恐怕张扬那边顶了不小的压力。

可就算明知道自己会是那个炮灰,就一定要放弃么?

她周缘从来不信这个邪,也从来不会做一个混吃等死坐以待毙的人,就算是明天她就铺盖卷要滚蛋走人了,她今天也会咬牙将本该属于自己的事儿办好。

陈浩昊见周缘抿着嘴角不说话,寻思着她刚才和张扬吵过这会儿还没消气呢。看着她格外严肃的小表情,陈浩昊有些忐忑的说道:“周缘……我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个活儿是我给你要来的……你不会怪我吧?”

周缘面色复杂的看着陈浩昊,心里明白他是为了自己好。蚊子再小也是块肉,现成的单子不接非要自己出去跑,跑不跑的回来还是一会事儿呢,谁知道短时间内她是不是真的有工作可以做?如果没有的话,等着她的绝对就是分分钟滚蛋了,哪儿还能安安稳稳的站在这儿?

她也不是个那么不知好歹的人,看不出自己组里的人是为了她好。

张扬带的这个组虽然不是公司里最赚钱的,但是一直是公司里最稳定的。因为张扬这人工作起来严谨的可以用“变态”两个字形容了,本着宁缺毋滥的精神,他们组的活儿都是精品,但量却真的不大。陈浩昊虽然不是设计师,但确实他们公司出了名能干的业务,什么样儿奇奇怪怪的活儿都能挖来,算是组里最特别的一个存在了。说不定这个没人愿意接的活儿,也是陈浩昊磨破嘴皮子硬要来的,毕竟公司里给他面子的人还是挺多的。

“谢谢你浩浩。”周缘突如其来的一句谢谢让陈浩昊愣住了,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露出了一个疲惫不堪但是依旧坚强的笑脸来:“待会儿记得把地址和电话给我发过来,下午我就去看看地方,活儿急么?”

“嗯……有点急。”

“行,急了好,急活儿最好。”

陈浩昊看着周缘,觉得她一定是受刺激受大了。明眼人一看就是知道一定会受虐的活儿,放在她眼里竟然成了“最好”。

想到周缘这两年来的辛苦,陈浩昊站在原地,替她心酸了一会儿。

周缘是什么背景来的,他们都清楚。

原本她可以舒舒服服的在一个建筑设计院里做设计师,不过她还是为了王钊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白手起家了。他们这个设计公司号称“常青市四所儿”,是市里能排的上名号的前四名,所以哭着喊着要来这里上班的人很多,不管老板给开的实习工资多低实习期多长工作多累多令人发指,依旧有数不清的人会来应聘,给公司做廉价的劳动力,并且乐此不疲。

周缘他们这一批实际上来的人不是五个,而是十几个。可是留到了现在还在垂死挣扎的,也就这么五个人了。

起初张扬作为工作室负责人之一,就在那批实习生里要了四个人,其余三个要么就是太懒,要么就是设计水平不行,要么就是和组里气氛融合不到一块去,早早就自己离开或者被张扬调到别的设计组去了。

所以周缘打来了公司里开始就一直在他们组,她平日里有多辛苦多认真大伙儿也都看着呢,不然她出了事儿,张扬也不能急成这样。他们这一组的人,其实都想让周缘留下,都想看她好好的,不想看她被一个渣男害了。

周缘不知道她的一句“谢谢”引来了陈浩昊那么多的思绪,她试图给那些断了联系的客户打个电话,可却始终没有找到一个人。

她打的每一个电话都是拒接状态,如果不是知道事情缘由的话,她一定会以为自己的手机坏掉了。

算了,她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今天联系不上,明天还可以继续联系。

周缘出门打了个车,直接往陈浩昊说的那个地方去了。

那地方在老城墙附近,再过几条街就是有名的博物馆,处处的透着老旧,但又似乎处处都写满了情怀。

周缘来到这个城市也有几年了,除了刚来的那一年王钊陪她逛了逛市里比较出名的地方之外,她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闲情雅致四处走走。

沿着水泥路一直往巷子里走,越走便越像是穿越到了另一个时代了一样。已然碎裂但是依旧铺陈在地面上的石板路,长满青苔的墙壁,灰色的石砖,已经有些腐朽的木头……

来到了这个地方,周缘那颗原本充满愤懑不甘浮躁到极点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她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闻着那股属于老巷特有的潮湿气息,并不急于找到那间老房子。

有三两个住户从她身边走过,看到这个陌生人站在这里,大家也只是露出一个客气善意的笑,并没有大都市人的那样匆匆与冷漠。

周缘拿出手机,看着陈浩昊给自己发的那个地址门牌找过去,却发现这个院真的是周围这些房子里最周正的一家了。

“周设计师是吧?”开门的是个年轻人,看起来比周缘还小一些。

“嗯,你是户主么?”

“不是,这是我们老大的房子,我就是个跑腿儿的,他忙着呢。”小伙儿憨厚一笑,说道:“周设计师,设计的事儿我也不懂,你慢慢看,我们老大说让你多拍点照片回去,省的来回来去的跑。这房子他不急着住,但是一定要设计的让他满意。”

周缘听了这话,对小伙儿的老板兴起了一丝好感:“行,我看看。”

“这地方我来过两次,帮你介绍一下。这地方是书房,听说是老太太以前特别在意的地方。还有这个地方,前厅,连着东西两个卧室,房子都是南北向的。这个花园里原先种了不少花,后来老太太不在了,这个地方也就荒废了,慢慢的也就只剩下杂草了。如果周设计师有想法的话,我老大的意思是这里还要种点花草……”

周缘跟着他一点一点的往后看,越看越觉得这个屋子里以前的主人可是不得了。以前那个环境那个年代,还能维持这样小资格调的人家,显然不是什么一般人。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身边的小哥,脑子里却想的是另一个问题。

按理说这样的“大户人家”应该出手很阔绰才对,如果对方真的那么好说话,而且素质那么高的话,显然这是一个肥差,公司为什么会把这样的好机会让给她?

周缘百思不得其解,就连小哥叫了他好几句她都没有听到。

“周设计师?周设计师!”

“啊?”

“我是想问,设计图的初稿什么时候能拿出来?等下我回去老大问起来我也好给他个确切的答复。”

周缘想了想,用自己的摄像机拍了不少的照片:“三天,哦,不,两天之内,我把初稿发到你老大的邮箱里,你看怎么样?你把他的邮箱抄给我。”

“那就太好了!”小哥连忙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把她老大的电子邮箱留下了,“这是他私人的号码,大概每天早上八点和晚上九点看一次,如果他暂时没给你答复,一定就是忙去了。”

“理解理解。”

说着话,两个人一块出了门。

小哥将院子的门锁上,然后对周缘说:“不好意思啊周设计师,我老大的意思是如果初稿他看过满意之后,再把钥匙交给你。你别多想,里面的老物件多,虽然大部分不值钱,可都是老人的东西,老大舍不得丢一样儿。”

“没事儿,我也没多想,这也是应该的。”周缘和他一块走出了巷子,可迈出去的那一秒,她似乎又从一个安静祥和的地方,一脚踏入了一个充满喧嚣的世界。

她忍不住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这才是真实的。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条看起来破破烂烂幽深古朴的巷子,不知怎么,突然特别的想好好的把这一单做好,哪怕这是她在公司里做的最后一个活儿。

“周设计师,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打个车。”周缘对他笑了笑,心里有些隐秘的期盼——她想,房子的主人一定不要和颜副市长有半毛钱的关系,不然这个活儿又要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