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露出马脚

作者:钰雯533 字数:350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而且,当日奴婢还看到,童童与现在身为倾儿小姐贴身丫鬟的汐儿,在国师大人房外密谈”那丫鬟双眼布满泪水,仿佛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这番话,而后又不停的扣首,她那带着啜泣之音的话语传入国师大人的耳中:“奴婢以人格担保,奴婢所言句句属实,请国师大人不要把奴婢送到边关做军妓”

“好,你且退下,谁是童童,快点出来,不要等本国师发火”人群之中,一面目清秀的女孩儿,恭敬地走出来。

“回大人奴婢就是”女孩儿低着头,声音不卑不亢,没有丝毫胆怯之意,站的笔直像个标杆。

她的态度刺激着国师大人的神经,国师大人不由得怒从心生,他狠狠的一巴掌拍在身下坐着的椅子上:“你这恶奴婢,怎么还不跪下?”

“奴婢没有错为何要认错?您为什么不把汐儿叫过来,只要与她确认一番,便可知道,那日到底是谁在国师府门外偷听”“国师大人,莫要听她胡说八道,就是她那日婢女所见之人就是她与汐儿”刚刚那位婢女慌忙开口。

穆子楚轻摇小扇遮住口鼻,图留一双媚眼在外,全部用来观察他们,那就叫童童的婢女丝毫没有慌张之色,可奇怪的是,那个看似慌乱不堪,指认童童的婢女,一双眸子当中,也不见得有几分慌乱:“你们计较这些干嘛,不如直接把汐儿叫来就行了”

国师大人点点头:“去把汐儿叫来”“是,国师大人”穆子楚收起扇子,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庞,暴露在阳光之下,他轻噙着笑意,风眼含情,这一身的风华绝代,犹如,九天之下的神子,而穆子楚所笑不为其他,只笑这两个婢女所下的一手好棋,差点儿把他也骗过去了。

但是现在他已经发现了,那他便不是局中之棋,他,则是观棋人,自古以来,观棋不语为棋品,那么,就让他好好欣赏,她们是如何玩的这一手弃车保帅!

经过一夜沉思,汐儿已经收回了情绪,不在哭哭啼啼,只是依旧,人影萧条,这样的身影,看在龙百玉眼中着实为她的心疼,龙白玉并未家,昨夜便歇息在国师府中。

汐儿的到来,并没有解除庭院之中,无声烟火弥漫的气息“好啦,人已经到了,你们两人有什么想说的通通说出来”

汐儿在路上已经了解到事情的状况,她附身撩起月白色长裙跪在国师大人身边,声音还略带丝丝沙哑“国师大人,汐儿隐瞒事情,不知这件事情关系到小姐,请国师大人责罚,不过,请先让汐儿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好,若是你真的句句属实,那便饶了你”

汐儿起身,她的脸上面无表情,小姐人那么好,为什么还要有人害她呢?她看着跪在庭院之中的婢女,轻轻抬起手,指向诬陷童童的婢女“国师大人,那日早晨就是她,汐儿本来是在花园之中侍弄花草的婢女,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她那天说肚子疼,让汐儿暂时代替她把铜盆送进国师大人房中”

“你,你!”那婢女见事情已经败露,冤枉也不成功,基本上已经没有活路,她无话可说,跪在地上,神色彷徨不安“国师大人,国师大人,奴婢没有下毒毒害倾儿小姐,只不过为六皇子殿下传递消息而已,可即使是这样,国师大人也没有什么损失啊!恳请国师大人饶奴婢一命啊!”“来人把这奴婢拖下去,送到边关!”

无论那婢女如何呐喊,国师大人都无动于衷,他不是铁石心肠,只是,如果真的放着这样一祸害,留着国师府中,到最后必会引火烧身,甚至可能因为一点点小事故引起一场大祸端,他必须防范未然,把这样的事情从源头掐灭。

国师大人把面庞扭向一旁,他低垂着眼眸,不想再去看这些人,可能是因为他已经到了迟暮之年了吧,,他现在的做法,竟然比不上盛年时候的心狠手辣,对人,处事,也多了几分仁慈。

童童依旧低眉顺眼,姿态不卑不亢,即使在她头顶上,有着穆子楚暗中观察的目光,她仍然不动声色。

然而她真的对一切一无所知吗?

不,她才是那个隐藏在国师府深处的内应,虽然并不是她下毒,但是一切的一切,均由她传递信息,由她下达六皇子的命令,她便是国师府内应的掌控者!

当然到现在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穆子楚盯上。还权当自己下了一盘弃车保帅很成功呢。

穆子楚也不曾戳穿她,只当是看一个戏疯子在演戏罢了。

事情已经解决,国师大人就挥手把人遣散了。

去看望卫倾的路上,国师大人只留下穆子楚龙百玉几人跟随,这件事情定然不会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国师大人心里也是有一番计较的,他也猜的出来,刚刚那个婢女是被别人推出来挡灾的:“子楚,这件事情你怎么看?”穆子楚负手低头浅笑连连。

“国师大人应该猜出来了吧!”

国师大人点点头:“那你是如何看待,倾儿中毒之事呢,还有昨夜护城河之事”

穆子楚垂下凤眸,眸子里,是心哀,是悔意。

关于昨夜之事,至今思来,他还是有几分埋怨自己为何离开。

不离开,倾儿小丫头也不会像如今这样,毫无生气地躺在榻上一动不动,如同木头人。

穆子楚的默言不语,国师大人看在眼中,这孩子对倾儿的一番心意他是了解的,如今他这个样子定然是陷入了自责之中。

“子楚在倾儿手中发现了一片被扯下来的衣物,大抵是倾儿有所察觉,欲反抗却不成功,在与那恶人的牵扯的过程中所得的”穆子楚伸出手从白色染花袖口之中拿出一片破布。

国师大人接过之后触摸半饷:“这布料,应该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穿的,这布料的手感如此粗糙,倒有几分可能是下人之流”国师大人又把破布递给龙百玉,出口说出自己的分析。

“嗯,我感觉也像是国师大人所言那样”龙百玉点点头,他的眼眸之中,闪烁的同样是确信。

“但是,倾儿在京都初来乍到,怎会招惹到别人,他们应该都不认识倾儿才对!”穆子楚紧锁眉头,想不出道理来。

“只怕有人故意刁难,子楚,你且派人查查那日都有谁在倾儿身边,就算恶人趁人多行事,也必然会有人看到这一幕”“嗯,我这就派人去,可是倾儿所中之毒该如何是好?”

穆子楚忧心忡忡,倾儿中毒事关性命,但是为何国师大人毫无紧张之色,即使是抓到了人,可是并无解毒之法?

提到此处,国师大人突然开怀大笑:“哈哈哈哈,你们有所不知,倾儿体内新出现的一种毒物甚是奇特,它的毒性比原本就存在于倾儿身体之中的那种毒素更为霸道无理,并且让人意外的是,这种毒素居然有反压倾儿本身所中之毒的趋势,而且照现在的形势来看,倾儿所中之毒并不会威胁到生命”

穆子楚凤眸色彩明亮,国师大人既然如此说来,想必倾儿便不会有太大问题,可是这只是压制,说不定某日他便会反弹回来,更加严重了怎么办?

“国师大人,仅凭着压制也不是什么好办法,你可有真正解开两种毒素的办法?”

国师大人摇头叹气,眉头紧锁:“还没有办法,可我在为倾儿疗伤的过程中发现,倾儿的命脉均被一股力道所包围着,我无法去探知它所中之毒到底有多深入骨髓,只能依稀感觉到这些毒物,暂且还不能威胁到她的生命”国师大人现今最想搞明白的事情,毫无意外的说,就是倾儿身体里那股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是倾儿本身拥有的吗?那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而现在一切皆是未知之数,首为紧要的,是赶紧找到把人推下河的凶手,这日子拖得越久,凶手的行迹变更加难于追寻。

“子楚,尽快找到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办,龙家小子,既然你已经被卷入了国师府,那不妨我这个糟老头也请求你一件事情吧!”国师大人眉眼之中,神色神秘难测,龙百玉被这样的目光看的背后悄然无声的蔓延上一股凉气,这样的国师大人好可怕,像是一只得千年的老狐狸刚刚出山,嘤嘤嘤,你不要过来,快走开,俺不要和你一起玩耍。

“国师大人,有话直说,您这样看着我,让我以为您就这样相中我了呢!”龙百玉挠挠后脑勺,直言不讳,傻呵呵的笑到。

“龙家小子,你去帮我查查月家大小姐的行踪”“好”国师大人露出有些奸诈的微笑。

“若说你查不出来?”“咦~”龙百玉刹那间呆愣住,怎么有股入了圈套的感觉,他是不是答应的太草率了一些?国师大人不要说话那么快啊,给他一个反悔的机会呀!

“若是你查不出来,那你就别想进国师府了,所以说,小伙子努力干,这样才能和心爱的姑娘见上一面”国师大人伸出爪子拍了拍僵硬如石的龙百玉,心情愉悦的离开了。

龙百玉内心的波澜难以平复,国师大人欺负人,这不是为难他吗,月家大小姐失踪了好几个月,那么多人都找不到她,还指望他这一个汉子去找人?难道他就要与那个心尖尖上的人分离吗?

啊!月家大小姐你在哪,你快出来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