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身体变化

作者:钰雯533 字数:234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卫倾紧闭着双眸,呼吸忽重忽浅,本来粉嫩的双唇,此刻也泛起白色,就算本来暗淡的肤色现在也如身患大病之人的脸色。

她的小姐,脆弱的如同是个瓷娃娃,仿佛一碰即碎,这个时候她汐儿不断地懊恼,为何自己要提出,来夜市的想法呢,若不是这样,小姐便不会经受这样的磨难痛苦。

她跪在穆子楚身旁,双手合十紧握卫倾柔荑,小姐,小姐,千万不要有事。

“汐儿,你看好你家小姐,一定要等到龙百玉归来,你且告诉龙百玉,我去找六皇子殿下了”“是,公子”

穆子楚匆匆忙忙赶回大桥上,可惜人都走光了,他再次来到这里,是想找到目睹事发过程的人,刚刚关心则乱

倒是把这等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那人定然是趁着人杂多坏事,把赵家姑娘和倾儿推下水的,可就算是这样,也应该有人看到才对,就是不知道那人的目标是倾儿还是赵家姑娘,看来,这件事情不太好办了,再加上六皇子欲谋取兵部,穆子楚喉结滚动,仰头闭目不语,他被这些突如其来的事情逼得束手无策。

暂且,让他先静一静吧,且说龙百玉护送卫倾主仆回国师府,见卫倾倒在马车之中不省人事,老头自知不妙,他问清缘故后,连忙吩咐下人把他房中的手札拿来,那手札中有样东西能为他所用,他让龙百玉把人抱回她房中,待一切安排妥当,老头触手为卫倾把脉,他以为这只是龙百玉口中普通的落水,可他号出的脉象告诉他,这分明更加复杂,这并不仅仅是落水那么简单,不然为什么他号出的脉象是卫倾这个小丫头双毒加身!

这也就是说,小丫头身体里还有另一种毒素在横行在她的体内,怪不得他感觉小丫头脸色苍白的不似一般落水之人,她体内的那种毒素,非得遇寒物才可发作,那护城河,水之深,至今为止无人可知,定然冰冷入股,老头一言不发,只觉棘手。

六皇子殿下带着一干人马大张旗鼓地把同样落水的赵家姑娘送回府上,虽然,兵部赵大人并不想开门,把这个乱臣贼子放入赵府,可无奈自家女儿还在他手中。

“六皇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六皇子殿下,恕罪”该做的一样都不能少,他向六皇子殿下行礼,现在人和礼节都细数已到,他心想,人也带回来了,六皇子殿下还是早早离去吧!

这赵大人,并不像军旅之中的粗莽大汉,他眉角清秀,鼻子下方还带着一撇小胡子,如同一个教书先生般儒雅,而他看似儒雅的背面,却不防他有一颗暴躁非常的心。

六皇子没有想过会在赵府久留,赵大人的直言直语,豪爽气派,他早已领教过,于是不待他开口便自行请退:“赵大人,贵小姐被奸人推下护城河,你这个做父亲的,且要好生照料,然而人已带到,本皇子也该离去,望大人今夜好眠”“恭送六皇子殿下”六皇子殿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做法,让赵大人着实摸不着头脑。

赵大人握紧拳头,看着六皇子殿下的背影,他不管这人有什么阴谋诡计,反正休要伤害他的女儿。

一夜的风起云涌,京都在悄悄变化着,可当骄阳似火,徐徐升起,那暗地里无法言明的龌蹉,便细数隐藏在角落里无人去探知。

国师府一片肃静,在庭院之中,婢女与奴才,纷纷跪着地上连头都不敢抬,国师大人端坐在庭院之中,脸上的神情冷漠如冰,他的身边只有穆子楚,九皇子殿下已经被送到暂且安全的地方去了,穆子楚神色凛然。

“你们都是在国师府伺候的人,以前之事我暂且不说,但我所言的你们当中自然有些人会懂,但让我没想到的事,本国师有心放他一马,可他如今又出来作恶,事情一而再,不能再而三,今日,我便要把那人揪出来,为我孙女儿讨个说法”地上的奴才们纷纷秉着气摇头道:“国师大人我们都不知道啊,你说的是什么事啊?小的们真的是不知道。”国师大人不怒反笑,哼了一声。

“你们怎会不知,我家倾儿现在重病卧榻,可不是你们做的手脚吗”“国师大人,您的身体也不好,勿扰动气,免得伤了自己的身体,不如本公子来到一句公道话吧,这些奴才或许是没干些什么坏事,但均为护主不利之罪,依本公子之言,暂且把他们都关押起来,再格外挑选一批丫鬟伺候吧,这些奴才都驱散了”穆子楚轻摇手中小扇,丹凤眼轻微上挑,一身妩媚姿态风雅芳华。

这个时候那些爱慕穆公子的奴婢们,纷纷暗叹自己瞎了一双眼睛,竟然会看上这样一个如食人花一样的人呢?

“怎么你们还不招,到底是谁!再不说出来,本国师就亲自将你们这些奴婢发配到边疆做军妓!奴才也要关到死牢里。,做苦工”庭院之中,无人回话。

本来国师大人与穆子楚欲上演一出黑脸与红脸,可惜那内应淡定无比,到这个时候还没有露出马脚来。

国师大人猜测,卫倾身上的第二种毒乃是在国师府被恶人所下。不然为何在无锡山上的时候他并没有发现这种毒呢?而如今他断然是不敢为卫倾用药的,他至今未了解两种毒物的制作药材,由此不敢随意用药,生怕用错了一丁点儿便会引发两种毒物的相生相克,是药三分毒,由此折磨的只有倾儿。

而下药之人,现在他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国师府的内应身上,若是他们能做捉到这内应可不就了解到倾儿所中何毒,便能推算出解毒方法。

在炎炎烈日的照射下,有几个婢女终于坚持不住了,颤颤巍巍的举起手。

“禀,禀告国师大人,奴婢有消息,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知者无罪,你且先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国师大人着急问道。

“奴婢曾经见过,见过照顾,照顾国师大人起居的童童,在国师大人门前偷听”“你是什么时候看见的”终于有人开始不安起来。

那婢女仰着头不敢直视国师大人的眼眸,国师大人的眼眸太过热切,仿佛要把人灼烧一般:“就在六皇子前来抓捕死囚的那个早晨。”穆子楚勾起唇角出现了,那个内应终于出现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