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赵家姑娘

作者:钰雯533 字数:214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晓晓推人下水之后慌忙逃离,去找月舒雅,在路途中,她的手一直捂住小腹的部位。

“小姐,成功了”晓晓吞了吞口水,十分紧张,她还有些惊魂未定“嗯,我知道了,不错,回府后我会奖赏你的!”

“但是”晓晓脸色苍白,她做出来这种事情之后,不知怎么突然间开始害怕起来。

“但是什么,你快说出来呀”看着晓晓的神色,月舒雅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恐怕是晓晓这丫头干出了什么别的事。

“但是,奴婢不小心把别人也给推下去了,那卫倾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弯下腰,奴婢没看清,误以为别人是她,而且”晓晓把双手拿开,月舒雅惊愕地神色崩裂,晓晓腹部缺了一块布料,且白皙纤瘦的腹部有两条鲜红色条纹,看起来十分恐怖诡异。

“那卫倾反应敏捷,抓破了奴婢的衣服”晓晓委屈掉泪,一个女孩最重要的便是面貌与身体,现在她的身体上被抓破了两道血红印子,这让她如何嫁人呐!

月舒雅被晓晓的哭哭啼啼地啜泣声惹得烦躁不堪,她愤怒叫到“好了,你哭什么,你身体上的伤疤又不是好不了,回去我给你找一下去痕良药,你帮我除掉了卫倾,本小姐自然会补偿你,别哭了!”晓晓咬牙憋住哭声,只感觉自己不该做这种事情,若是那卫倾以后的鬼魂来找自己怎么办!

“真是的,别哭了,我们会去吧,今天都是些什么事呀,没一件顺心如意!”不远处吵杂地呼喊声,跳水声,并没有挽留住月舒雅回府的心,此时,若她可以回头一看,便会发现,有一双眼睛,把一切事情进尽收眼底。

那人唇角勾出玩世不恭的笑容,紧接着跳入水中把落水之人捞了上了,月舒雅对卫倾的所做所为他可不想掺乎,可是,不得不说她的用心正好成全了他,而卫倾也被及时赶到的穆子楚救出水中。

卫倾在水中折腾许久,她此时全身湿透,单披穆子楚的外衣,半躺在他怀里,她想了很多,这次她入水事件绝非偶然,那个姑娘应该是意外被推进去的,若不然为何那姑娘入水之后她也要受牵连,恐怕造事之人的目的是她吧!几番波折,她早已疲惫不堪,她呼吸渐沉,有昏迷的意思。

“倾儿,快睁开眼睛呀,不能睡,你不是喜欢花灯吗,我给你买回来了,不要睡着了,我陪你一起放好不好?”卫倾迷迷糊糊听见穆子楚带着焦急的声音叫喊着她,在梦里沉浮之间,卫倾不耐烦的回答的“知道了,不要管我,我要睡觉觉”

她的如此回答,穆子楚便安下心了,还知道和他耍嘴皮子,这就证明这小丫头并未有什么大碍,出了这场事故之后,护城河的人群渐渐褪去,这种时候,谁也不想和他们沾染上关系,毕竟他们的衣服材料均是平凡人家买不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卫倾没事,穆子楚才把目光放在另一位姑娘身上,京都之人他大多是见过的,毕竟他母亲可是皇太后的外甥女,他母亲在世之间,他可不少进宫呢,这也是为何他与九皇子殿下熟知的原因,可皇太后仙逝之后,他母亲也因病卧榻,不久病逝,而他,便也不常回京都了。

但是那姑娘是谁他还是知道的,那女子也是贵族家的孩子,若他没看错,应该是兵部赵焕的女儿,应该叫……赵云画,人们常常说名如其人,但这位姑娘偏偏是个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奇异少女。

穆子楚因为抱着卫倾,所以并没有向突然出现救人的六皇子殿下行礼,但是,穆子楚却对六皇子的目的一清二楚,听闻兵部尚书大人并没有站在六皇子殿下的队伍里,他这番作为,不知道是不是要对把兵部下手了,若真的让他得逞了,九殿下便更难在京都立身求稳,兵部……绝对不能落入六皇子殿下手中!

“咳咳”穆子楚怀中之人在这个时候突然不安分起来,他担心卫倾的安危,便对那人说道:“六皇子殿下,子楚先行告退,倾儿疑似得风寒,这种病不能耽搁,六皇子殿下,不知道您需不需要子楚为你叫来赵府家奴,这赵小姐脸色似乎也不太好!”六皇子摆摆手,语气轻松“不必,这赵小姐我自会送达,倒是倾儿姑娘,她体质不如赵家小姐,你且快些回去吧!”他既然都这样说了,穆子楚也别无他法,只能,听从的离开,但是他的心中一刻也没有忘记思考。

汐儿还未来得及赶到护城河边,就看到穆公子抱着浑身湿透了且昏迷不醒的小姐急匆匆的奔走到夜市小摊的凳子上坐着,就算是如此,他也不愿放开怀中,那面色苍白,身体娇弱的人儿,她着急地跑上前,也不顾身后龙百玉阴沉的脸色

被抛弃的龙百玉无可奈何的敲敲脑袋,他只觉得倒霉无比,他只不过想单纯的邀请佳人去欣赏良辰美景,就在即将到达的路上都能出个差错!

但是见此情形,他猜测汐儿应该,是认识穆子楚的,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既然知道她是谁家的丫环,日后若是寻她,可就方便了不少!

但当他仔细观察穆子楚不一样的神色,才意识到这事情的重要性“穆子楚,你怀中所抱是哪家的小姐啊?”“他是国师大人的小孙女儿”

“这是怎么了?这孩子怎么全身湿答答的?”穆子楚摇摇头,无奈叹气道:“我也不知为何,我只离开她身边片刻,待我回来,她便已经成了这副模样,先不要说那么多,你先去找辆马车把人送到郭国师府,我再同你说出我的想法”

龙百玉拧着眉点点头,转身离开去找马车,汐儿双眼含泪从怀中掏出手帕,为自家小姐擦干额头上的水迹:“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啊?小姐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