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夜市巧遇

作者:钰雯533 字数:584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既然如此,我们也不便多留,哎,你这个打碎茶杯的丫鬟,快去通知管家多备几个人护送月小姐回护国府”“是”国师大人随口吩咐到,月舒雅身份尊贵若因此在路途中出现了什么差错,人是从国师府离开的,这账自然也算在国师府的头上。他此刻多备几个人以防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经历了一番波折,国师大人重新拾起以往,京都这种龙潭虎穴,一个不小心,定然会招来祸端,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虽说京城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却不防有什么人祸天灾,世界就是这个样子,让天上给你掉馅饼的这种美事儿肯定不常有,但突来横祸却比比皆是。

月舒雅如愿离开,她回想这件事情,有很多疑点是让人不太注意的,比如平日里,她的胭脂水粉皆有专人看管,断然不可能出现物品缺少的事情,去锦绣纺的道路也不止只有那么一条,然而偏偏这种事情还非让她遇到,种种巧合,若说这身边无六皇子内应,只怕说出去会让人笑掉大牙,月舒雅暗暗咬牙切齿她定会揪出这身边的细作。

晓晓在月舒雅的身旁小心翼翼的服侍着,那六王子殿下明明告诉她,若是她能让自家小姐乖乖听话去国师府拜访,就会想方设法赦免她的奴籍,晓晓她再也不想做奴才了,这些达官贵人心中的龌龊无人能比,若是有个不开心,还会拿丫鬟奴才发火,伴君如伴虎,就算再让晓晓回到田野之间种地她都愿意。

也不知道六皇子殿下什么时候才能给她奴籍凭证,若是没了那东西,她只能一辈子都是奴隶,永远的处在国师府的水深火热之中,感受着下等奴隶之间的勾心斗角,争风吃醋。

春风和煦的日光下,卫青带领着汐儿这个小丫头一起玩耍,自从弄清楚了那层关系,她对汐儿就没有了那种隔阂。

原来真有一种人叫傻的天真,叫傻的可爱,汐儿的性格就是那种模模糊糊,行为之间都带着呆萌的可爱小女生。

近几日来卫倾的生活都很舒心愉快,借死囚之故的缘由,这几日来没人再敢打扰国师府,这样正好,国师府的这几人也乐得清闲自在。

九皇子殿下的安危彻底解决,这是最让人开心愉悦的事,不过还是要感谢穆子楚那日的机智,九皇子殿下本以为这次在劫难逃,穆子楚却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几人动脑思索一番,此言非虚,既然六皇子要来找九殿下,不妨就给他来个将计就计,就让九殿下跪在他面前,让六皇子殿下做一切灯下黑,由此便制造出水榭亭中那场戏,倒不是说穆子楚这个计谋有多巧妙,而是穆子楚利用的只是世人鄙夷不屑的男换女装。

六皇子殿下是一正常男人,定然不会想到同为男子的九殿下会摒弃世俗观念,在他面前穿上女装,而且皇子与婢女之间的身份也转变太快,虽然说九皇子身材高挑,穿上婢女服,看起来魁梧许多,可他至六殿下进府,便一直跪趴在地上,身高么样均不为人知晓,唯一让人怀疑的便是他的嗓音男子与女子的声音自然是不同的,男子声音粗矿,女子声音纤细柔软,九殿下虽说是拿捏着声音说话,但若细细听来还是可以听出点点不同,让人可叹的是,六皇子殿下只顾自满腹欣喜的寻找九皇子这个大男人,定然不会注意这些细节,这便是穆子楚此计成功之道,这个计谋不见得有多精明,只是穆子楚算准地是六皇子殿下心中所想而已!

月色如水,汐儿提着四角小灯为卫倾照明,自误会解除,两人的关系亲密了不少。

晚膳已过,卫倾无事可做,就带着汐儿回房休息“小姐,今天京都有夜市,您不去玩吗?”“夜市?那是什么?”汐儿提着灯笑脸如花与卫倾边走边聊。

“夜市是在晚上才会有的集市,一般在一个月中的新月和满月申时开放,寓意这一个月的美满”汐儿一脸开心,讲完带着希翼看着卫倾,她咬着嘴唇,表情像一只可怜的狗狗,卫倾仔细想了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汐儿你想出去逛夜市?”汐儿点头,当然想啦,在这国师府每日枯燥无味的一日复一日,现在有了放松的机会为什么不去。

“想,奴婢想出去逛夜市,小姐,我们就去吧,反正小姐也是刚来京都,肯定没见见过夜市的繁华,夜市可比平日里的集市好玩多了”汐儿感觉事情有苗头立马乖乖点头,生怕错过机会,得不偿失。

“那夜市真的有那么好玩?”“嗯嗯,小姐绝对会喜欢的”“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去玩玩,那夜市在什么地方”汐儿一听此话迫不及待地拉着卫倾走出国师府。

“不远的,离国师府很近”卫倾被心急的汐儿拉了出来,国师府的侍从并无阻拦,卫倾无奈,她也被汐儿的热情感染了,都忘了去知会一声老头,好在并未发生什么意外。

夜市里灯火阑珊,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卫倾被汐儿拉扯到夜市的摊位上,她不想打破汐儿的兴致,准备拿出钱袋为她付钱“小姐你看这木镯子漂不漂亮,上面还有雕刻的小蝴蝶呢”汐儿在五彩斑斓的摊位上瞅中一个样貌和质量并不出众镯子,应该不算太贵,可是现在卫倾连这都买不起,她拧巴着一张脸,把那木镯子放回去,拉起汐儿便走开,也不顾那摊主的呼唤声。

汐儿一脸懵逼,傻傻的不明白卫倾为什么一声不吭的说走就走了“小姐,咱们为什么要走呀”卫倾着实没脸见人了,她刚刚在国师府出来的怪爽利,就带了两个人出来,身上连一个铜板都没,玩什么呀!

卫倾铁青的脸色她看在眼中,不由得,汐儿感觉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小姐息怒,汐儿不该擅自做主带小姐离开国师府,不然咱们回去吧”汐儿瞪着水灵灵大眼睛,可怜巴巴的仿佛说:不要回去,不要回去。惹得卫倾一阵心烦:“哎呀算了算了,再玩一会儿吧,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我没带钱,你若看中什么,只能你自己掏腰包咯”卫倾尴尬的眨眨眼睛,她才不要承认她是忘记带钱包了呢。

“那是自然,奴婢买东西怎么能让主子付钱,我可是早就知道今天是夜市的开市时间,所以把上月的工钱都拿出来了呢!”汐儿从腰间荷包里掏出一块碎银子,她可是出来玩的,怎么可能不带银子。她才不像小姐呢,出门在外还是带点钱有安全感。

“汐儿,快把银子收起来”一般钱财不可外露,更何况这是人多眼杂的夜市,这银子可是汐儿的工钱,她这样钱财外露也不怕被贼人盯上。

卫倾左右瞅瞅,见没引人注目才吐了口气,但是又觉得是自己太大惊小怪了,汐儿听见声音准备把银子放进荷包,突然不知道哪里来得一只手扯住荷包就跑“哎,这是我的荷包!”

卫倾本以为已经没事了,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夜市里也会有小偷,她殊不知夜市里的贼人才多呢,夜市以点灯为光,这种光线暗淡,最适合行偷窃之事,只是卫倾主仆一个从未来过夜市,另一个迷糊可爱,都是防备不足,才让贼人有机可乘。

那贼人腿脚麻利,跑的飞快,汐儿与卫倾只恨自己腿短,而夜市里的人早就习以为常,司空见惯,依旧事事不变给夜市营造一副繁荣昌盛的景象。

汐儿追不到人,气呼呼的嘟着嘴唇:“小姐,那贼人为什么抢我荷包?”卫倾气喘吁吁扶着汐儿有气无力道:“因为荷包里有钱呀,不抢荷包抢人吗,把你抢走吗,他抱的动吗”汐儿听的出来卫倾在打趣自己,她跺跺脚:“小姐,你说什么呢?那银子还在我手里,我就想问问那个人抢我荷包干嘛,那里面又没有钱,抢了也是白抢呀!”

卫倾僵硬的说道“荷包里没钱?”“是呀”卫倾瞪眼望着汐儿,表情委屈。

那她们跟跑马拉松一样的跑这么远是为了啥,减肥?可是她不想减肥啊!这丫头,太不让人省心了,卫倾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或许终有一天她会被这丫头伺候傻的,和汐儿一样傻。

“这位小姐,这可是你的荷包?”汐儿还沉浸在卫倾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了,突有力道轻扯她衣角,她扶着卫倾转身,迎面看过去是一俊秀公子,那公子手持荷包,汐儿欣喜若狂,那正是她被贼人夺去的东西:“谢谢公子,奴婢不是小姐,这才是我家小姐,不过这个荷包倒是奴婢的”

听到两人对话,卫倾这才舍得把目光分给那公子一半,不看不得了了,一看就想跑,这位公子不是别人,正是与她有两面之缘的龙百玉。

可那两面之缘并没有让龙百玉记住她,反倒是卫倾对他印象深刻!哼,又是一个冤家!

不过现在看样子这个小将军对她家这个呆萌婢女有点兴趣,那直勾勾的小眼神,看的她这个局外人都脸红心跳,可是她就是不想让他得逞,要想勾搭她家婢女,必须经过她这一关才行!

这个时候卫倾便十分感谢汐儿那个迟钝的大脑了,这位小将军明闪闪的眼睛,还没有告诉你,他对你有意思吗,你到底对着那破荷包在傻笑什么,卫倾盯着两人来回顾盼,只觉得,不用她再做什么阻拦的事情了,汐儿已经成功回避了龙百玉小将军的求爱信号!

对此,卫倾只想表达:汐儿,干的漂亮!

当初的事情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如今时候已到,尔等可已想好,呵呵,来接招吧!看我的婢女攻击!

卫倾自然不可能把这些事情挑明,汐儿傻点没关系,但是龙百玉别指望她把汐儿给他!

“既然公子已经归还东西,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卫倾在心里翻个白眼,她一点都不想和他说话,若不是他找回来了荷包,她宁可装作不认识他。

这次该为卫倾拉着汐儿走了,小姐不开心的神色她看在眼里,不知觉得,汐儿也闭上嘴巴莫不吭声,小姐讨厌的就是她讨厌的。

龙百玉只来得及伸出一只手欲挽留她们,他的话还未出口,便见那可爱姑娘称为小姐的人气势汹汹的离开。

他有做错什么事情吗?没有吧!龙百玉摸摸鼻子,他好像忘记问问那位姑娘姓甚名谁,啧啧啧,早知道把穆子楚叫来了,那个家伙可是很懂女人心呢,龙百玉望这汐儿的背影,眼神之中带着迷恋,他只觉得,月老开恩了,居然让他找到了他的缘分,找到了他的命中注定!

而他心中所念之人穆子楚,正与美人赏花看月,何来顾及他人之感。

今夜,穆子楚受月舒雅之约来与她共寻一花,那花是国师大人交代他务必寻找的,自遇卫倾那个小丫头,国师大人便让他开始寻找,大概是解那丫头身上毒素所需要的花吧,可这月家二小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此事,便约定一起来夜市找找看有没有那种能解毒的之物。

有人能帮助自己当然可以,何乐不为,毕竟他这里人手不够,这算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穆公子,其实呢,今日除去寻花之事,舒雅还是有些话想对公子坦诚!”穆子楚心道不妙,月舒雅无限娇羞的模样,在他眼中如同是夺命的恶鬼,没有一丝一毫的美丽可爱之意,她心中所想,穆子楚也能猜出个七八分,但是他着实不看好这等女子,而且他所谋之道恰恰与之相反,他们之间,重来都不会有可能!然后月舒雅怎会懂得穆子楚。

月舒雅低着头,轻轻用眼神扫了扫穆子楚,穆子楚仍然是风轻云淡,面带微笑,翩翩公子的模样,她倾慕的,便是他处事安之若素的样子。

“穆公子,舒雅其实,心中非常倾……”“穆子楚!”卫倾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打破月舒雅筹划已久的吐露心声的计划,月舒雅心中恨意开始蔓延,懊恼的咬着粉唇,这个卫倾,怎么哪儿都有她,真是碍眼至极!

卫青也没有想到在这里还可以遇见他,她又仔细地向周围看了看,又发现还有不少熟人在这里呢:“月小姐又见面了,晚上好”卫倾惊喜的声音刺激着月舒雅,可是她只能暗暗咬牙切齿,面容上,她还要呈现出一种柔性而甜美的笑容。

“倾儿何必这么见外,不妨唤我舒雅即可。”卫倾点点头,只觉得一个头两个,这月家小姐可不是能随便勾搭的,月家既然能干出背主的事情,就表明这月舒雅也不是什么好鸟,切勿多接触才好,到现在,卫倾还记得当时老头提起月家的时候,那一番严肃的表情。

汐儿见几位主子闲聊甚欢,她也无事可做,就与月舒雅的丫鬟晓晓,打了一声招呼“哎,你叫什么名字呀?”晓晓素来懂得用高低卑贱的目光看人,她说道:“你是哪根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啊?我不菜,我是我家小姐的贴身小丫鬟呀”汐儿笑得没心没肺,她并没有听出晓晓话中的讽刺。

“……”晓晓瞪她一眼,汐儿感觉到莫名其妙,她有做错什么吗?这是什么态度?

晓晓并不想与汐儿说话,作为一个奴隶,她是一个想要脱离奴隶身份的奴隶,她最看不起这种作为贴身丫鬟就以为攀上高枝的人。

晓晓在心中冷哼一声,转身便看到月舒雅的笑容,那笑容的不自然,晓晓敏锐的发现了,她走上去道:“小姐,我刚刚看见夜市那边的护城河有放烟花的,您要不要去观赏”月舒雅轻蹙峨眉,问话穆子楚两人:“烟花吗,穆公子,倾儿,不如我们一同去吧”卫倾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她只能求助似的望向穆子楚。

“既然月小姐诚恳邀请,我们也不好推脱,那便一同吧”护城河的水,应着夜市里的烛火,水波涟漪间,竟然如金莲盛开若隐若现,美得出尘,期间河边又有烟花盛放,众人见此景纷纷攘攘地向河边涌去。

人多口杂,左推右踹,穆子楚连忙紧紧抓住卫倾的手掌不放,任她怎么拉扯就是不放,卫倾这个傻丫头,这里这么多人,若是不牵着她,她被弄丢了怎么办,他可没地方在找个傻丫头了。

“你干什么,放手呀!”“不放手,任你怎么说都不放”卫倾气恼,这混蛋要干什么,一言不合就动手,什么事情呀,卫倾的脸,应着暗淡的光线,悄然无息促红起来,即使卫倾如今任然是无颜丑女,可这等神色落入穆子楚眼中依旧可爱非凡,他薄唇轻轻上扬,心情随着嘴角的微笑一起飞翔。

月舒雅被这突然来得人群推离穆子楚的身边,她与晓晓落在他们后面,清楚的看着两人手指相连,甚至是卫倾脸庞上粉红的颜色都看得见,月舒雅终于卸下了嫣然笑容,那阴沉冷漠如冰的神色吓坏了晓晓“小,小姐,我们还去不去护城河看烟花了?”“去呀,为什么不去,难道就看着卫倾那个丫头和穆公子双宿双飞吗?”这样想到,月舒雅就忍不住丢弃自身的教养,对着晓晓暴怒无常吼道。

卫倾与穆子楚纠缠不久,她便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家那只可爱又呆萌的贴身丫鬟汐儿不见了:“喂,你这个讨厌鬼,放开我,汐儿不见了,快放开我,我要去找她!”“汐儿?就是那个很蠢的丫鬟?”

“什么蠢,你才蠢呢!人家那叫呆萌!你快点放开我呀!”

穆子楚把手握得更紧一些,表明了他坚决不放手的态度,穆子楚借着身高的优势,很轻松便看到被一个男人拦住的汐儿,那个男人的身形似乎有点眼熟?好像是龙家的小将军龙百玉!

三三有话说:嘻嘻,三三是新手,欢迎各位小可爱前来围观,如果可以尽量留下小爪印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