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一无所获

作者:钰雯533 字数:265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纵然六皇子殿下大张旗鼓的张罗了那么多的人,但是结局仍然是让人有所失望的。

六皇子一无所获,只能寒着一张脸又回到了水榭,京兆尹早已在那个地方等着他,六皇子见连他也垂头丧气默声不语,便知道此经一行是白费的了。

水榭之中,还是原来的那些人,月舒雅与卫倾穆子楚交谈正欢,只有国师大人带回笑意望着他“六皇子殿下,是谁人告诉你,我这里来了乞丐,这可不是说浑话吗?”国师大人暗指府中内应。

“如今,六皇子殿下亲自查看,怎会还有缺漏”老头明人不说暗话,直戳六皇子痛处,奈何六皇子计输一筹,只能仍旧面呈笑容,把打碎的牙吞进肚子里。

“正是,国师大人所言非虚,是我们没有调查清楚事实就鲁莽闯进国师府,打扰了国师大人的兴致”六皇子殿下自知理亏,他一只手背在腰间,低下头垂下眼帘,向国师大人弯了弯身,呵,九弟呀九弟,这次算你走运,他背在身后那只手紧紧握着,手背上的青筋暴起,由此可见其内心深处还是愤怒不已的。

老头面无表情看着他,六皇子只当他是因被打扰而心情不悦,便表现出告辞之意。

“国师大人多有得罪,既然那死囚没有找到,我们便先回去商讨一下,说不定他现在正在别的地方肆意妄为,惹出什么祸端。”老头点点头,不言不语,他低着头轻轻吹开茶叶,小嘬了一口茶水。

六皇子没有得偿所愿,因此心中含着怒火,他转过身面无表情对京兆尹挥挥手,示意他带人离开。

月舒雅心中略有不安,如今,六皇子殿下已经离开,国师府只有她一个外人在,若是她一个在这里呆久了,怕也会因此而落下什么口实,这并不是最可怕的,让人心生胆颤的是,她若因此被京都贵族们所拒之门外,那么她便得不偿失,也因为这个缘故,月舒雅起了要离开的心思。

卫倾把月舒雅的神色看在眼里,她唇带浅笑,伸手斟一杯茶递给月舒雅:“月小姐喝茶”月舒雅生在京都达官贵人之家,学的正是在何时何地都处惊不变,安之若泰,即使说,现在的她心中有些紧张,却不乏良好的教养,让她以笑回礼。

她双手接过茶杯,随后又把双手放在双膝,一套动作下来流畅又优雅,可是在看不见的地方,她偷偷扯了扯身边晓晓的衣衫。

美人就是美人,就连普通的动作都感觉是那么的赏心悦目,卫倾瞅了一眼穆子楚,只有这个人是一个例外!

万千花色不敌一人之容,这仿佛是对慕子楚的真实写照,但好像只有卫倾这个丫头才觉得,穆子楚丑的不堪入目。

花香正浓,枝影摇曳,渐渐高升的日头,和刚刚离去的那些人马,让晓晓了解到月舒雅的心事:“小姐,正午快到了,我们回去吧,您若不回去用膳,老爷就该着急了”晓晓俯身在月舒雅耳边说到。

“月小姐可是有事情?”卫倾见此情形不妨问道。

“嗯,我家丫鬟见外面日头已高,便嘱咐我该回家了,不然家父在府中见不到我该着急了”道完一语,她接着又言:“众人皆知,我家嫡姐几月前不知踪影,家父唯恐我再遭此劫难,而今我出来许久,也该回去了”月舒雅面容悲怆,似焦急嫡姐安危。

可卫倾分明感觉不到,月舒雅对她那嫡姐有丝毫的情分所在,古今有言在先,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月舒雅的眼睛里,没有一丁点的悲伤!

这让她如何相信她口中所言!

“既然如此,我们也不便多留,哎,你这个打碎茶杯的丫鬟,快去通知管家多备几个人护送月小姐回护国府”“是”国师大人随口吩咐到,月舒雅身份尊贵若因此在路途中出现了什么差错,人是从国师府离开的,这账自然也算在国师府的头上。他此刻多备几个人以防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经历了一番波折,国师大人重新拾起以往,京都这种龙潭虎穴,一个不小心,定然会招来祸端,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虽说京城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却不防有什么人祸天灾,世界就是这个样子,让天上给你掉馅饼的这种美事儿肯定不常有,但突来横祸却比比皆是。

月舒雅如愿离开,她回想这件事情,有很多疑点是让人不太注意的,比如平日里,她的胭脂水粉皆有专人看管,断然不可能出现物品缺少的事情,去锦绣纺的道路也不止只有那么一条,然而偏偏这种事情还非让她遇到,种种巧合,若说这身边无六皇子内应,只怕说出去会让人笑掉大牙,月舒雅暗暗咬牙切齿她定会揪出这身边的细作。

晓晓在月舒雅的身旁小心翼翼的服侍着,那六王子殿下明明告诉她,若是她能让自家小姐乖乖听话去国师府拜访,就会想方设法赦免她的奴籍,晓晓她再也不想做奴才了,这些达官贵人心中的龌龊无人能比,若是有个不开心,还会拿丫鬟奴才发火,伴君如伴虎,就算再让晓晓回到田野之间种地她都愿意。

也不知道六皇子殿下什么时候才能给她奴籍凭证,若是没了那东西,她只能一辈子都是奴隶,永远的处在国师府的水深火热之中,感受着下等奴隶之间的勾心斗角,争风吃醋。

春风和煦的日光下,卫青带领着汐儿这个小丫头一起玩耍,自从弄清楚了那层关系,她对汐儿就没有了那种隔阂。

原来真有一种人叫傻的天真,叫傻的可爱,汐儿的性格就是那种模模糊糊,行为之间都带着呆萌的可爱小女生。

近几日来卫倾的生活都很舒心愉快,借死囚之故的缘由,这几日来没人再敢打扰国师府,这样正好,国师府的这几人也乐得清闲自在。

九皇子殿下的安危彻底解决,这是最让人开心愉悦的事,不过还是要感谢穆子楚那日的机智,九皇子殿下本以为这次在劫难逃,穆子楚却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几人动脑思索一番,此言非虚,既然六皇子要来找九殿下,不妨就给他来个将计就计,就让九殿下跪在他面前,让六皇子殿下做一切灯下黑,由此便制造出水榭亭中那场戏,倒不是说穆子楚这个计谋有多巧妙,而是穆子楚利用的只是世人鄙夷不屑的男换女装。

六皇子殿下是一正常男人,定然不会想到同为男子的九殿下会摒弃世俗观念,在他面前穿上女装,而且皇子与婢女之间的身份也转变太快,虽然说九皇子身材高挑,穿上婢女服,看起来魁梧许多,可他至六殿下进府,便一直跪趴在地上,身高么样均不为人知晓,唯一让人怀疑的便是他的嗓音男子与女子的声音自然是不同的,男子声音粗矿,女子声音纤细柔软,九殿下虽说是拿捏着声音说话,但若细细听来还是可以听出点点不同,让人可叹的是,六皇子殿下只顾自满腹欣喜的寻找九皇子这个大男人,定然不会注意这些细节,这便是穆子楚此计成功之道,这个计谋不见得有多精明,只是穆子楚算准地是六皇子殿下心中所想而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