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来呀,造作呀

作者:钰雯533 字数:391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小姐,奴婢并不是有意的,小姐息怒,小姐息怒”“哼,你这贱婢你可知道你打碎的是什么,我可是专门请人雕做的,你这失手打碎的一个,可是你一辈子都赔不起的”

卫倾大怒,仿若这个丫鬟打碎的不是茶杯,而是什么珍贵宝物,她额角拧着纤眉,小唇被银白齿贝咬着,模样无限恼怒!

老头端着茶杯猛含一口:“子楚呀,这茶不错”

穆子楚轻笑出声,微风拂过,吹起他衣角翩翩,这样子哗然若神人,不妨惊艳一波小丫鬟:“国师大人,茶,是要品,才正确,你这样牛饮,怎么会品尝出这茶的芳甜”

说着,穆子楚如玉皓白的手指轻柔地触碰茶杯,方才入唇抿下一小口。

“哈哈哈,我一个山野樵夫做不来这种风雅之事,我就是这样饮茶,有何不可!”国师大人开怀大笑,均不把卫倾发怒当事,两人依旧该喝茶就喝茶,该闲聊就闲聊。

而当六皇子殿下带兵进来之时,入眼的,就是这个样貌:“倾儿小姐,这是怎么了,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他凌厉的眼神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奴婢:“可是这奴婢坏你心情?不如交给我吧,我保证让你让他生不如死,替倾儿小姐解解火。”六皇子翩然一笑,卫倾同样回应着呵呵一笑,背地里却觉得六皇子恶心至极,她已经从老头儿口中了解的六皇子殿下的所作所为,这人明面上是位纨绔子弟的模样,心中却暗含龌龊,这样一个人,谁都不会喜欢上。

“罢了,也不用六皇子殿下为我做些什么事情,我就饶这丫头一命吧,你这奴婢,亏的是六皇子在此,不然我要你好看,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就在这里跪着吧,跪到月上枝梢你再起来!”卫倾昂首狠狠的瞪“她”一眼,转而撩起裙摆坐在位置上端起茶杯抿一口茶,刚刚说了大半天,渴了。

“谢谢小姐不杀之恩,奴婢自当受罚”婢女欣喜谢恩,开口说出这番话了,可“她”的双手则紧巴巴地握着衣角,隐约可见其被汗液寖湿的衣物,这婢女不知为何如此紧张。而“她”这声音与旁人不同,没那么细腻润滑,反而是带着丝丝沙哑。

但六皇子殿下却只在乎九皇子的行踪,并未在意这么多。

老头儿眼中闪着寒光,他,一点都不意外六皇子的到来,国师大人很淡定自如,照旧谈笑风生,他一挥手让丫鬟又取了两把椅子来:“六皇子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这又让您看到国师府这番景象,很不礼貌,惭愧,惭愧”

这时卫倾,穆子楚也纷纷起身对六皇子和京兆尹拜了拜“多有得罪了,莫要见怪”那京兆尹的小眼睛转了转,目不转睛的盯着穆子楚,一双贼眉鼠眼之中,闪过一道名叫,惊艳的光芒,京兆伊的好色之名,可是在京都九传盛名的,穆子楚低下凤眸,顺势而为,遮住眼中杀意,这是猪头,居然把注意打到了他的身上,看来,他是不想活得久一点了!

“哪里哪里,穆公子是说笑了,我等如此莽撞的闯进来,国师大人误怪才是!”穆子楚妖娆一笑,薄唇轻扬,风华绝代,妩媚天生,他眼尾微敛,没有回话,又坐了回去,看的那猥琐的京兆尹目瞪口呆,卫倾眨眨眼,仰起脸一副看戏的神态,这京兆尹可是色胆包天看上穆子楚?

若论穆子楚的容颜,确实是一绝,有时候连她这个姑娘家都觉得,上天给穆子楚这等极好的容颜是很不公平的,他的脸很让女性着急!

“国师大人,我等就不必坐下了,我们来是有要事相告的”六皇子仍旧笑得放荡不羁,看起来还有几分纵欲过度的模样,他的眼角乌黑,眼神看似毫无焦距,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把握着国家命脉,很明显,这就是一场扮猪吃老虎戏码,天底下之人,那些看起来威武雄壮,性子泼辣,并不是让人最忌讳的,也不是最让人胆战心惊的,只有这一种,在暗地里匍匐着,只等着一个机会,扼住命运的喉咙,一跃而起!

“那六皇子殿下是有何要事呢?重要到,带着这么多的人马来到国师府?”老头仍旧嬉皮笑脸,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话语却一言戳破事情的重点。

卫倾知道此时没自己什么事,就乖乖的,慢慢的品茶,她低着头轻轻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那个婢女,神色之中满是紧张,好在六皇子殿下并没有注意到她,不然就可能会露出什么马脚。

卫倾确保没意外之后,又装作若无其事,依旧百般无聊的看着老头与六皇子殿下的交锋。

“不知道国师大人是否听闻近日天牢里有一死囚越狱?”

六皇子整理着衣服,貌似随口一问。

“不曾听说,难道,那死囚就在我国师府不成?”国师大人很清楚六皇子殿下说的死囚什么,他瞪着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瞅着六皇子,就看他敢不敢说一个是字!

国师大人明白,什么死囚,只不过是个借口,一个抓捕九皇子殿下的借口而已,而现在他只能拒不承认,不管他怎么说,他就是不承认。

有时候死皮赖脸也是一种很好的,解决事情的方法,国师大人就是要这样,任你怎么说破嘴皮子,就是没有,我就是不知道你能奈我何?

卫倾把一切都看在眼中,她使劲憋着笑,在心中为国师大人的不要脸点个赞,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这种不要脸的!

穆子楚暗暗担心着,生怕六皇子殿下回过神,看出这场戏的破绽。

那样可就不太妙,如今他们就像是瓮中之鳖,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讲的便是这个道理!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要保证九皇子殿下的安全,这是他答应过别人的事情,便一定要信守承诺,他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坚定,暗暗发力,如若六皇子殿下有意叼难,他就拼尽全力也要保护九皇子殿下离开国师府!

“国师大人所言正是,据京兆尹手下的衙役追捕,那死囚装扮成一孤身乞丐,悄悄潜入了国师府,本皇子因为担心国师大人的安危,所以特要求京兆尹带上本皇子,一起协同他抓捕那死囚”六皇子一脸严肃,一丝不苟,正气禀然,纵然是一副关心国事大人的模样,说着他双手背后轻轻向着老头点头。

老头哈哈大笑,掩盖住神色之中的尴尬,又沉思一番,回应说道“那六皇子殿下真是来错地方了,国师府并没有六皇子口中所说的那个死囚装扮成的乞丐”

然而六皇子怎会相信他的话,就凭刚刚老头儿的一番沉思,就已经让六皇子殿下心中起了疑心,国师府,还有这里的人,必有猫腻,六皇子闭着眼睛杀心即将溢出心口。

但是此时此刻,六皇子也别无他法,他给了京兆尹一个眼神,希望他能靠开口说几句,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京兆尹一副痴愣的模样望着穆子楚。

……六皇子殿下额角上青筋外现,只觉恨铁不成钢,他怎么会有这样蠢如猪的队友。

“国师大人雅兴呀”月舒雅的声音,这个时候突然传来,正巧她的到来,解了六皇子殿下的尴尬。

月舒雅携晓晓顺着花园一路走到水榭,花瓣飞舞,蝴蝶翩迁,美人姿态端雅,一席粉衣墨发缓缓驶来。

老头挑起眉,很是惊讶他也没想到今日居然有那么多人来到这里,他借喝茶之故,偷偷与穆子楚,卫倾对视,穆子楚悄悄摇摇头,示意老头稍安勿躁。

“舒雅贸然造访,国师大人安福”月舒雅提起粉色刺绣长裙彬彬有礼,对着众人福身。

“月小姐不必多礼,您这一位美人能来这里,是国师府的荣幸”月舒雅露着委婉的笑,她看着卫青突然捂着粉唇:“呀,那日不小心撞着的姑娘,原来是倾儿小姐”卫倾显然也是想到了昨日之事,她面色有些僵硬,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只是瞪了一眼穆子楚。

穆子楚反倒是对月舒雅不失礼节地笑了笑,他也很讶异月舒雅的到来,他不着痕迹地看着六皇子殿下,见他嘴角悄悄开始上扬,便觉得月舒雅的到来,必定和他脱不了干系!

“今日月小姐怎有空来国师府拜访?”国师大人忍不住问道,他这是什么灵光宝地吗,怎么就招来了这么多的飞舞狂蝶?怎么不见他自个儿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呢?

“因那日舒雅的冒失之错,特来为倾儿小姐道歉”月舒雅面做苦闷内疚之色,可是她口中的道歉有几分真心实意?却没人能知晓。

六皇子殿下心中冷笑,他叫月舒雅来这里便是为了牵制穆子楚,穆子楚是京都首富木穆家嫡长子,定然有几分手段,可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月家二小姐也是一位让人怜惜的美人,他就是不信穆子楚不着迷其中,难不成,呵,他瞅了一眼无盐少女卫倾,穆子楚只要眼神正常,就知道哪个才是正确选择。

如此一来,卫倾这个山野丫头自然不用在意,而国师大人久居山野,怕是早就忘了如何运用权谋之术,这样国师府全然在他的掌控之中,九皇子就不怕他找不出来!

六皇子殿下眸子里的血色一闪而过,九皇子必死无疑!

“国师大人,虚话不如事实,你不妨就让京兆尹大人找一找,若是真的找不到那死囚我们们定然马上撤离国师府”

这个时候那贼心不死,眼睛仍旧乱飘地京兆尹终于回过神来“是呀,国师大人,如今穆公子和倾儿小姐都暂时居住在你府中,还有您的安危,不管怎么说,都是要防患于未然的,所以不如就让我这些手下把这些隐患去除,也好保证你们这些贵人的安危”

六皇子殿下的步步紧逼让老头无可奈何,看来如今这个时候连不要脸都不好使了呢:“这……好吧,你们就去查一查,一定不要让那死囚祸害我等”

六皇子殿下“是,国师大人,多有得罪了”

六皇子殿下得到准信,亲自带着一班人马向着厢房地方驶去。

现在那京兆尹也收起色心,开始干正事,带着一班人马,到了另一个地方去勘察。

水榭之中鸦雀无声,月舒雅虽然见到了朝思暮想之人,可心中仍然觉得自己被绞进了一趟浑水之中,不由地,她暗暗咬牙切齿恨自己那么不细心,她或许是真的,被那六皇子利用了。月舒雅一双纤手几乎欲扯碎了手中的丝帕,可恶!这六皇子真是可恶至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