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惊险逃离

作者:钰雯533 字数:407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然而,最终月舒雅还是没有抵过相思情绵,这世间总有一个人会让你心神难宁,剪不断,放不下,但是只要偶尔,能静静的站在他身旁,静静的望着他容颜,不需要多说些什么,不需要多做些什么,就这样她便已经感觉世界很美好。

为了穆子楚她甘愿去国师府走一遭,只愿再见一见那相思之人的面庞!

卫倾与汐儿在花园里耽搁了不少时间,待她携着汐儿去往正堂,期间与一神色着急彷徨的婢女擦肩而过。

卫倾回首望着那个身影,心中有一丝不安划过,但她转身又想了想,真正让人琢磨不透心神难安的是汐儿,可是不安的内心告诉她,这起内应事件并非卫倾想的那么简单,可是那婢女已经离开,就算此时她想追过去,也已经为迟已晚。

“小姐,您在看什么?您不是着急去正堂吗?”汐儿有些迷惑不解,小姐明明说很着急,可事实却是她停停顿顿,不知道要干什么。

“没什么,我们快点走”卫倾收回目光,朝着汐儿莞尔一笑,卫倾心中告诉自己,是的,没有什么差错,真正的内应就在她的身边,现在只需把她带到正堂就可以逼汐儿说出事实,免于一场灾祸。

另一边穆子楚快速找来国师大人和九皇子殿下。且不说穆子楚是如何与九皇子殿下相识的,便是平九皇子殿下仁义厚德的性子,穆子楚也不能坐视不管,任其处于水火之中。

且说国师大人并不知晓早晨发生的那件事,待穆子楚讲清缘由,他便是心头一冷,是他近几年在山野之中过惯了那种悠闲自在地生活,反倒是忘了本来最不应该放松的警惕。

老头坐立不安的在正堂来回踱步,九皇子殿下也失去笑容,他只是想到自己能在国师府找一处安身之所,但没想过竟会带来如此之大的灾祸。

“如若真是子楚所言之况,这个时候六皇子应该是已经得到府中内应的消息,大抵是遣派了不少兵马来国师府,趁着这段时间快一点,快一点让九皇子殿下逃出国师府!”穆子楚丹凤眼轻微上挑,他并不觉得这是好办法,先不说国师府有没有密道这种后话,单凭六皇子的谋略,肯定会想到相应的对策,逃?现在九皇子殿下定然是逃不出国师府的,说不定在他们不知晓的情况下,六皇子已经派重兵把守,只差九皇子殿入瓮。

卫倾到正堂之时,正巧听到了老头的那句话,她用眼角向后一撇,扫视到汐儿正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她呵呵的笑着开口道:“汐儿,可能是这一路走来有些闷热的缘故吧,我的嗓子有些干哑不如你替我去厨房走一遭,吩咐他们做一碗雪梨汤给我如何?”

汐儿捧着白玉茶杯发呆,突然听到小姐一番话,她懵懂的不知所措,只能说了一句“小姐,刚刚你说什么了,我没有听清”

卫倾在心中泛起冷笑,她只当汐儿在想如何逃离她的身边,不过现在正巧她给她这么一个机会,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弄清楚。

“我有些口渴,你把白玉茶杯给我,不用你伺候了,我自己把它带进去,你先替我去厨房吩咐他们做碗雪梨汤,你可以等他们做完再端到正堂来,我暂时还可以再等等”卫倾嘴角带着一抹笑意,接过汐儿递过来的白玉茶杯,并目送着她走,卫青这才捧着白玉茶杯步入正堂。

“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有些听不懂?”卫倾道出自己的疑惑,清澈的眼眸中带着不解,望向老头,什么是让九皇子殿下逃离国师傅?真正的内应并没有把消息传递出国师傅,那么为什么老头又这样说呢。

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她所不知道的,并且能威胁到九皇子殿下的生命?

穆子楚突然愣神,他这才想起初听卫倾说出来的信息的时候,他忘记把自己的猜测告知卫,这反倒是引来了一场误会“小丫头,我们已经知道早晨府中内应偷听我们谈话的事情,但是可能真正的内应,早就已经把消息传递给了六皇子殿下,如今你身边的那个婢女汐儿,并非你心中所想的那个人”穆子楚的一番话,完全打破了卫倾自以为是的推理,这突然到来的意外消息让让卫有些懵。

她眼睛闪烁不停,脑袋中的思绪换了又换,卫倾现在突然感到自己很愚蠢,为什么说今天早晨她从老头房间一出门就能碰汐儿,做一个内应最先考虑的便是自身的安危,消息还没有传漏出去人便已经出事,那便是不成功的内应,六皇子殿下断然是不会派这样愚蠢的内应来的。汐儿应该是被人利用了,但那人肯定知道卫倾发现了她,所以就把汐儿推了出来,目的就是为了混淆视听,让她以为内应就是汐儿,然而真正听取消息的人,早已经把正确的信息带给了六皇子。

卫青凭着自己的细心,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保证大家的安全,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人早就琢磨透了卫倾,由此利用这一点,推波助澜,达到她想要的效果。

穆子楚留心到卫倾的不悦,然而他并没有说出什么安慰的话,因为他知道,她经历过此番事情之后,小丫头,肯定会成长起来。

一个人,不能永远的都活在那种无知迷茫的世界里,人要学会成长,学会用自己的能力去保护自己,甚至于,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那些人。

穆子楚了解卫倾那颗想要变强大的心,然而没人能够帮助她,她只有自己成长,若真的出于援手那便是拔苗助长,这岂不是生生让一棵幼苗折断。

学会利用自己身边能够有利于自己的物事物,能够一步步的妥善的处理好事情,这才是变为强者的必经。

一个真正强大的人需要经过不断的磨练与挫折,因为真正的真正强大的人,他不会因为挫折和磨难而放弃,她会迎刃而上,破除一切难关,勇敢的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弱者,才适合每日处在阳光肆意温暖常在的世界,因为他们无所事事,并没有像强者那样一颗向上拼搏的心,他们像一只可怜的猪,只能每日被世界喂养养着,然后,静候等待死神降临的那一刻才幡然醒悟,自己为何要如此虚度一生,而不是成为强者掌控命运!

而在国师府中,这几人急中生智,临时抱佛脚“国师大人不如我们将计就计”……

且说六皇子带着兵马已经来到国师府门前,但一些该有的礼节还是必须有的,他命人上前敲门,待奴婢开门,见外面为首坐在马上是六皇子殿下,便连忙叩首道:“拜见六皇子殿下”“嗯,免礼,本皇子听闻今日贵府收留了一位孤身乞丐,可有此事?”六皇子作状漫不经心,可眼中的含义十分明确,那丫鬟是六皇子殿下的内应,自然知道这话该怎么说!

“回殿下,确有其事,今日奴婢早起,见府中的倾儿小姐亲自引领一位身有八尺体型瘦弱的男子去往府邸”

六皇子唇角勾勒出斜笑,听到这话很满意,可这笑容稍纵即逝,快的让人捕捉不到,演戏嘛,就是要演出了全套才是一出好戏:“休的胡说!本皇子找的可是天牢里逃出来的死囚,倾儿小姐怎么会引领罪犯进入国师府,这可不是引狼入室!”

“殿下明察秋毫呀,奴婢句句属实,绝无虚言!”那婢女因此话语,双眼含泪,恐慌不已,当然这只是做给外人看的而已,他们的目的,便是告诉世人,这国师府之中,藏有罪犯,他们不属于私自查办,他们这是秉公办事。

六皇子回首看着跟随的京兆尹:“宋兆尹,看此婢女神态并不像是说谎,咱们要不要进国师府查一查,那死囚狡猾,大抵倾儿小姐是被其迷惑了,才会干出不妥当的事情”

京兆尹眯着一双小眼睛,明明是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偏偏还要装模作样做出深沉之状:“也好,事关国师大人的安危,兹事体大,定不能放过那死囚,对了,莫要通知国师大人我等的到来,我们是来追捕死囚的,不必声张!”“是,奴婢知晓”

“六皇子殿下,我家小姐,让我告诉您,他什么时候,才要去,国师府拜访?”晓晓的突然间到来,让六皇子更为兴奋。

他坐在高马上,对着晓晓挥挥手,让她过来,晓晓身为一个低贱的奴婢,只能乖巧听话的,走到马前。

可这个时候,六皇子殿下,突然低下了头,这俊美无瑕的脸颊,让晓晓一颗心脏,如同小鹿般狂跳,原来,这个人就是自己需要服从的人,她只是听从消息,还从未见过六皇子殿下呢“六皇子殿下,不知你唤晓晓来所为何事?”

六皇子殿下邪魅一笑,认出来了,这个人就是他在护国府的细作:“什么事?当然是好事啦,怕耳朵凑过来”“是”

晓晓红着脸颊微扬着脸庞,只感觉那人的气息,在自己鼻尖环绕,连耳边都是那悦耳动听的嗓音“……好了,这就回去告知你家小姐吧!”“是,六皇子殿下”晓晓红着脸颊告退。第一次,来打听消息,她只是听到从士兵口中传来的话而已,这一次直接是六皇子来说。没想到,两者差距那么大,第一同他说话的那个士兵只想让她作呕,丝毫没有六皇子殿下的风度翩翩。

六皇子殿下为了防止他口中的死囚逃离国师府,特意吩咐身后的兵马把国师府团团围住,而他与京兆尹又各带两支队伍,约有十来人,浩浩荡荡的闯进了国师府。

这一路上的声势浩大,把国师府不明状况的众人吓得惊魂失魄,以为国师府犯了什么大错,要查封这里,然而,真正的危险盖如山雨欲来风满楼,京都中不妨有些聪明的人一眼就看出六皇子的虚张声势,这等的声张已经有了打草惊蛇之嫌。他们判定六皇子此行定不会如他所愿。

月舒雅在离国师府不远的拐角处停留着,她让晓晓去打听消息。

过了许久,晓晓带着消息回到了马车内:“小姐,六皇子殿下现在便要进入国师府,我们要跟随吗,何时出发?”

月舒雅蹙起了柳叶眉,沉吟一阵说到:“不着急,等上片刻再行也不迟”

国师府花园内,绚丽的花朵衬得人娇美无比暂且不说卫倾略显姿色难堪,就那个公子穆子楚的面貌也是堪比花娇。

风和日丽的大好晴朗天气,再配上众人欢欢乐乐的嘻笑声,正是一番美好景象,只是,突然一个笨手笨脚的丫鬟打碎了水榭石桌上的白玉茶杯,那茶杯是卫倾特意为老头准备的礼物,蕴含着一辈子无事无忧的寓意,哪知竟被这鲁莽奴婢打碎,水榭中一片哗然,转而有变得沉静,卫青也收起了一副开心的面容,转而换上阴云漫布的表情。

那婢女比一般的婢女要高上几分,略显粗矿,但是她的面容也是姣好的。此时此刻,她面目梨花带雨,彷徨的像是一只迷路的白兔,她提着衣服的裙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