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丑,也是一种态度

作者:钰雯533 字数:238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国师已时日不多了,且并不在京都,他能在凌清护你几时?你怎么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也罢,我不说了,我知道你知恩图报,重情义,那,以后你离开凌清之时,就证明你真的走投无路了对不对?”

“是”

“到那时,别忘了来彦越,我刚才说的的还作数!”

“…嗯,我会记住的”

“……那,我们就此别过”“保重”“保重”卫倾等了许久,看着黑衣人与蓝衣人争执,到黑衣人离开,她打起精神,使劲的创造噪音,很快引起蓝衣人的注意。

“唔唔,救命,救命呀,helpme”

那人果然闻声而来,他一身蓝色绸缎,墨发长至腰间,那人的丹凤眼向上敛了敛,翘卷的睫毛像是柔软的羽毛轻拂卫倾的心口,让人瘙痒难耐,却怎么抓也抓不到,他粉嫩的薄唇也上扬着,看起来似笑非笑。

卫倾把一双眼睛瞪得圆滚滚,半响,才眨眨眼回神,示意给他松绑,男子莞尔一笑,伸出如玉的手指拔出她嘴里的破布,“姑娘找在下何事儿”卫倾动了动张了一下午的下巴,酝酿一下感情,才开口。

“大哥请你帮我松绑好不好?我要被人卖了,说不定还要卖给什么花春楼,好像是个妓院,我一个黄花大闺女,不能让人给糟蹋了是不是”她瞪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男子。

男子抿嘴一笑“这倒是真的,不过在下不知道姑娘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才遭这种罪,万一,我一不小心放了个坏蛋怎么办,本人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也没官职,看来姑娘所求之事,在下无法完成了,抱歉!”

蓝衣人对卫倾颔首,卫倾张嘴要说话,蓝衣人却伸手放在她嘴唇上。

“嘘,姑娘不用担心在妓院被人糟蹋,毕竟”蓝衣人观摩一番才道“毕竟姑娘长相如此特别,也只有你糟蹋别人的份,所以,姑娘请放心,你很安全!”那男子温润如玉,语气柔和,可他一抬手,便做出让人愤怒的事情——不顾卫倾的抵死反对,又把破布塞了回去!

“呜呜呜”这是那里来的奇葩呀!那男子起身拂袖离开,头都不回。

卫倾咬着破布,火气蹭蹭直冒。这什么人呀,不帮就不帮呗,还说她糟蹋别人,哼,看起来人模狗样,斯文败类,我呸!为了等他过来解绑,她都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宝贵时间,切,算她瞎了眼!

气一会儿,卫倾想起她还没逃掉,翻了个白眼,废了一番力气才下地,可惜手脚都被绑着了,只能蹦着走。

卫倾心里是十分怨恨蓝衣人的,因为……她没逃掉。

“盈妈妈,那丫头可嫩了,咱看看?”

“你都这么说了,就看看吧。”

“呀,爹,那丫头要逃跑”

卫倾闻言吞了吞口水,她可不敢回头,只能使劲向前蹦。

盈妈妈站在后面,对着卫倾背影左右瞅瞅,欣喜的点点头,是个不错的丫头,身形纤细,皮肤也白嫩,头发也好,一定常护理,应该是个家境好的。

卫倾终究一个人跑不过两个人,无可奈何的,她又被带到了盈妈妈面前,初次见面的第一,她面前的老女人便吃惊的捂嘴向后退。

“我的妈呀!这人怎么这么丑呀,拉走,快拉走,别污渍我美丽的眼睛!”那个女人捻着帕子使劲的挥,是乎,这个样子,卫倾就能被她扇飞,但是那个手帕直直地打在卫倾脸上,那味道,呛的人头昏眼花,眼泪纷飞。

于是,由于她太丑,那什么什么楼还不收她……呃,要疯的节奏。

卫倾突然有种想砸场子的想法,也不看看那什么恩客都怎么长的,斜鼻子斜眼,都是些歪瓜裂枣,好不容易有个俊的还满脑草包。

于是,卫倾对老头友情提醒道:喂,大爷把我卖给人贩子吧!

最后的最后,结局让卫倾哭瞎了眼……

命运如同在捉弄她一般,可是即使她拒绝也毫无办法,她还是进了花春楼!

事情很简单,卫倾是真的卖给了人贩子,还在那里待了一天,接着阴差阳错的被花春楼的姑娘挑去当丫鬟,理由是,她丑,不会抢姑娘生意,而且抢了也不怕,因为人家瞅不上她……卫倾表示这种生意她宁可再被卖一次也不要抢,真的!!!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空里,她有了吃饭睡觉的着落。

在这里,卫倾不需要多做些什么,低眉含首,轻轻的避开他人的眼光,在这个歌舞摇曳的地方,这是就是她要做的事情!

花春楼里姑娘们的水袖舞似锦如画,午后阳光懒洋洋的,倒是很适合端杯茶慢慢品赏,这般想,卫倾若有所思的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铜盆……唉!

实际上花春楼与她想象中的有所出入,很不同。不过,这里的女子依然像货物一般,任人挑选。

在这儿待了一个星期,卫倾充分了解到了女人的可怕之处,难怪圣人曾说唯有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长长的楼梯看的卫倾心生胆怯,她不畏高,只是怕极了楼下那些女子。

但是她还是下去了“看,那个丑丫头过来了,这么丑,谁在她身边都能是朵花,不过被珠珠那个贱人捷足先登了”那说话的女子手里死死地捏着帕子,口气不太好,卫倾低着头,咬咬牙想要快速的离开,却不知是谁,伸了一只脚……

“咣当”卫倾手里的铜盆脱离手心,一盆污水,淋了一身。

“哈哈哈”“看那,不光是个丑丫头,还是个笨蛋!哈哈哈哈”女子掩唇娇笑,目光里全然是快意淋漓和幸灾乐祸。

卫倾抬头喘着气,污水把她的发丝染出了一股怪味儿,那说话的人向后退一步,用帕子在鼻子前挥了挥“什么味呀,恶心死了!”

卫倾沉默不语,总有一天她要离开这个地方,她又笑道“麻烦各位姑娘,让一让,珠珠姑娘等着我去换盆水呢,我怕出来太久她该等不及了”卫倾仍旧带着笑,把盆抱好,她不怕她们不让路,最近那珠珠姑娘风头火势正盛,欺负她还好要是得罪珠珠姑娘就有苦头吃了,也怪她太笨,现在才想通这个道理,在心底卫倾默默责怪自己的愚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