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九殿下

作者:钰雯533 字数:221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老头这个时候说了一句话:“他的确不在京都”卫倾面带委屈,怎么连老头都帮着他!

“你这个小丫头倒是古灵精怪,国师大人,你是从什么地方淘来的”那方,九殿下被两人之间的搞怪逗笑,不免问起卫倾来。

“哪里是我找来的,是这丫头误打误撞进了我的捕兽网”

“咳咳”卫倾无语望天,这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是不要提才好。

于是她装作看一下门外的天空,天空泛蓝,看起来和巫溪山的天空没两样,但是处境却截然不同,在这里,他们必须步步为营,提心吊胆,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心如止水,悠然自在,当然,巫溪山更不会出现偷偷摸摸听墙角的人!

“老头,我们该吃早饭了吧?不然错过饭点就不好了!”卫倾笑嘻嘻的上去打断他们的谈话,半拉半扯的把老头拖走。

不拖走就玩了,就这样任由老头说下去,她的脸面就全没了,老头不是把自己当孙女看待吗?有这样坑孙女的吗?孙女什么的,都是假的吧!

九皇子又重新戴着头套,又在脸上抹上一些黑粉,一刹那便又成了乞丐。

卫倾拖的老头走出门,正巧撞上了端着铜盆并向这里走来的丫鬟,那一盆水均撒在了卫倾的青衣上,看见自己犯了错,那丫鬟立马跪在地上恳求饶恕:“对不起小姐,奴婢不是有意的,请小姐不要责罚奴婢”湿了就湿了没什么大不了,卫倾也无意责怪,她摇摇头道:“无碍,你叫名字,下次注意点就行!”

“奴婢叫汐儿,谢谢小姐的大恩大德”那小丫头急忙地叩首,准备抱着铜盆退下。

“慢着!”卫倾回首,见穆子楚在身后,正是他呵斥的丫鬟:“你身为一个丫鬟,怎么如此的鲁莽,若是主旨的身体因为你的鲁莽而欠缺,那你可就犯大错,别的不多说你自己下去找管家受罚”穆子楚黑着脸训斥那个抱着铜盆是瑟瑟发抖的姑娘。

卫倾不明白穆子楚为何要阻拦这个丫鬟,在卫倾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难道他是故意与自己作对吗?

“穆子楚你这是做什么?这个丫鬟又不是故意为之,你何必阴沉着脸,像是谁欠了你10万两黄金”她就是看不怪这种贵公子的盛势凛然,并且她非要救下这个丫鬟不成!

那丫鬟也是个眼睛明亮的,她借势跑到卫青的身边跪下,向着她叩首哀求道:“小姐救救奴婢,汐儿真的不是有意的,小姐明察呀”听着她的声音,卫倾都感觉她要哭出来了,便更是护着汐儿:“汐儿你起来,怕他做甚,今天我就让你做我的贴身婢女,不用怕他!”

这场婢女之战九殿下并未参与,且不说他的身份是乞丐,本就无权说话,就现在而言,他一个局外人也无话可说,而老头更是把这当笑话一样看待。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也管不着”穆子楚突然笑道,他本是好意,府里的丫鬟都是六皇子找来的,说不定这些丫鬟侍从就学了几分六皇子欺软怕硬的脾气,他本欲给这个丫鬟来点儿下马威,免的以后见卫倾好欺负,便把主意打在她的头上,只不过就现在而言,卫倾这小丫头片子还不识好人心呢。那就罢了吧,等到以后真有这种事情发生,他再出手也不迟。

卫倾听出来了穆子楚的退让,便傲娇的哼了一声,连早饭都不想吃,带着汐儿回到她的房间里。

一大早的都受这窝囊气,真是一点儿都不开心,卫倾一路上禀着脸,汐儿也不好开口说话,只能低着头,依旧抱着铜盆跟在她的身后。

进了房间,卫倾拿出一套衣服准备套上,汐儿却上前搭手准备为卫倾宽衣解带。

卫倾被这突然的动作吓一跳:“汐儿不用了,我自己来,你在这待着就好”卫倾用手握着汐儿的手,然后再放开她着实不习惯别人的触碰。

汐儿乖乖的不动,卫倾迅速的换好衣物,有个人在这里看着她,真的是很不习惯。

卫倾留着汐儿是有用的,本来,她猜想汐儿就是那个听墙角的人,有意让她离开,然后她再偷偷跟着汐儿,汐儿在国师府里肯定有内应,不然一个小丫鬟如何把消息传递出去,她笃定汐儿听到消息会去找那个人,却没想到半路上穆子楚杀出来打破了她的计划,这样一来她只能暂时把汐儿留在身边了,之后便是随机应变,如若汐儿不着急动作,那她就可以借此机会把汐儿是内应的消息透露给老头,不过现在还不行,汐儿暂时是她的贴身丫鬟,自然是要跟着她的,不方便行动。

她想好这一切便收好表情,不动声色,暗地里防备着汐儿。

初阳天空的如一副画卷,以淡雅的蓝色为背景图,一片片的如鱼鳞般的白云是添色,最引人注目的那轮红日,它闪着橘黄色的光照耀着整片大地。

今天一整天卫倾都把汐儿带在身边,好在没出什么差错,那今天便安全了。卫倾用眼神扫了扫跟在身后的汐儿,或许,她应该找个机会,这件事情告诉了老头。

“哎呀,汐儿我好像把给国师大人的白玉茶杯忘在房间里了,你先帮我拿过来好不好?”卫倾鼓起脸颊恳求的望着汐儿。

“小姐吩咐的是,奴婢这就去,小姐暂且在这里多等等”汐儿福了福身,离开了。

卫倾见她真的是朝她房间的方向走的就不在用顾及,她的房间离花园不远,现在走到这个位置基本上可以看清花园的面貌,趁着汐儿去取茶杯,卫倾迅速的跑到花园,刚刚她看到了穆子楚一个人在花园,虽然他很讨厌,但是还是可以信任的,就是不知道他在花园搞什么东西。

卫倾过去时穆子楚以背相对,她想都没想一脚踢在了穆子楚的小腿上。

“谁”这个声音带些寒意,卫倾一咧嘴,小样,吓唬谁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