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祸端

作者:钰雯533 字数:224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与这位六皇子殿下走在一起,卫倾感觉,她每走一步都心惊肉跳。

生怕他问出一句话,恰恰是她不能回答的,这样可不就让他抓住了把柄,万一落下个祸根可就不好了。

卫倾小心翼翼的模样自然是落在身旁之人眼中,这位素有笑面虎之称的六皇子殿下微微一笑,居然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

“倾儿姑娘是哪里人,怎么会与国师大人相遇”六皇子嘴角噙着丝丝笑意,但眼中却是让人措不及防的威胁,仿佛卫倾他不给个说话,不能让他心满意足,便会在劫难逃一般。

卫青脑子转了三圈,故作羞涩之意,她微微低头像是不敢与六皇子对视,甚至连幽黑的脸颊都看起来有些黑红之色,她两只手微微放在胸前,紧紧握着,似乎很紧张,实则是在思考对策,她与老头的相遇经过,不可能对外人讲,但是她有无在这个世界的证明,现在,她只能是扯出一个看起来像真话的谎言。

待她酝酿口中的话语,才缓缓抬头,对上这六皇子殿下的眼睛,那眼眸躲躲闪闪有些怯懦,说道:“奴婢本来是巫溪山脚下的村民,只不过父母在山中砍柴,却被饿虎叼走,爷爷看我可怜,便把奴婢带回了他的居住地”说罢,她又赶紧低下了头,隐隐约约传来啜泣之音,甚至连肩膀都开始有些微微颤抖。

六皇子生在皇室之中,自然懂得察言观色见卫倾这样,便知自己提到了她的伤心处,不觉把要说出口的话语吞下去,便不再言语。

正在这时,寝宫的大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卫倾低着头的脸色一喜,老头来的真是时候,她可不想和六皇子待在一起。

“倾儿,过来”“嗯”卫倾走向老头,老头看着她神色带着担忧,卫倾摇了摇头,眼神中传递出话语:没事儿

老头明白,六皇子殿下看来并没有为难卫倾,但他于是上交谈片刻,此时心中并不想见到任何皇室之人,但是必做的礼节还是要做出个样子的。

“谢殿下为老夫照料这丫头,如今老夫已面圣,自然是没有理由再呆着皇宫里,不知有句话当问不当问?”“国师大人之事自然是大事,怎会有当讲不当讲!”这位国师大人,现在仍是位高权重,虽不理世事,但身份在那里,他既然要登上皇位,必然是需要他的支持,不管如何卖几分面子,定然不会出错。

“不知老夫的旧宅,能不能住人,若能住人,今夜老夫便与我这孙女一同住进去。”

“自然是能住人,只不过是缺些奴才罢了,若不然我,我给国师大人添置一些奴才也好”求人,便有一副求人的面容,他现在连本皇子这称呼都舍去,以便显示出自己求人之势。

老头自然知道六皇子打的是什么主意,可他偏偏是瞧不起这人的,暗怀鬼胎,说不定圣上病重之故,也有他的缘由在其中。

当今圣上共有七子,就老头所知,仅仅有三位被封王,分别是,大皇子,三皇子,七皇子,如今他们各在自己的封地里,相安无事,还有一位五皇子在边疆,如今说来,京都应还有三位皇子,可他回京都如此之久,只见六皇子一人,其余二人不知其身处何处。难道九皇子,四皇子皆朝遇不测?

此事自然无法有人回答他,他离京两年,朝廷变故之大,估计他是无法想象,现在他只能步步为营,寻找自己的同盟者。

但在他看来,这六皇子是万万不能帮的,他与圣上看中的是九皇子:苏流安

只是现在不知他人在何处,不然圣上病重之时岂是六皇子深居其侧。

夕阳早已落下,连那彩霞都不曾逗留,只有一轮新月弯弯,甚至星星都不承露面,徒留老头带着卫倾踏上归家的路程。

当年的府邸还在,只是显得有些破旧,老头从身上摸索出一把钥匙来,插上铜锁,咔嚓一声,便听到一声脆响,门开了。

“丫头,你先将就一晚,明天那六皇子应该便会派仆人来,估计也会派一些人来打扫,这里便不会是这样落败之象了”老头先走进去,伸手便扯下一片蜘蛛网,这里落满了灰尘,但卫倾看的出来,这里的每样物品皆是能工巧匠制作出来的。在这样的精美凡物之间,卫倾怎会嫌弃呢?

“不碍事的,只要你不让我流落街头就行,有个地方住就行,我怎会嫌弃!”“嗯,这样就好”……

夜色静好,众人沉沉睡去。

但是还有一些人在夜中沉思未睡。

穆府,玲珑阁

玲珑阁之中藏着众多书籍秘法,这是穆家重地,若非家主,嫡长子之类,是无权利进入此阁楼之中的。

恰巧穆子楚正是穆府家主之子。

玲珑阁的雕花木桌旁,穆子楚点烛照书影,静静流华,自成画卷。

听闻巫溪山的国师大人回京都了,他想到的却是那个黑脸小姑娘,她着实是个有趣的人呢!

虽说她的行为举止略伤大雅,毫无贵气优雅可言,但她的的话语句句却透着不俗的哲理,且毫不娇柔造作,这可不是那些京都女子可比的,京都女子在于其,形,貌,皆端庄典雅,处处透露着一言三意,自持精贵无比,目中无人。

这样的女子,见多了,也心生厌烦,倒不如那黑脸姑娘来的爽快,直朗!

听闻国事大人说,黑脸姑娘是中了一种奇毒,他便在这玲珑阁去找找有没有解毒的办法,他见到姑娘便有意逗上几分,若是真的天妒英才,将这人的性命生生夺去,他可不又失去了一件兴致之事。

其实他认出那黑脸姑娘是谁了,可不就是他与君月华辞别之后遇见的女子,想当时他知道那女子是天生便如此,哪知还有那般坎坷的身世,可能是当时他未做出放开他她的举动吧,才让她又与他相遇,看样子那丫头也是个记仇的,想着她的样子穆子楚不由失笑,这可真是个有趣的小丫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