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丑是什么东西

作者:钰雯533 字数:268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九点多的夜里,寂寥空旷,在这样的夏夜,倒是很清凉,大学生卫倾刚刚下了晚自习,她低着头踏上回家的走廊上,思索着,不知道今晚姥姥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她心情愉悦,却不经心的撞到了别人。

“别过来,滚”那人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盯着她,他在的地方,正是卫倾回家的方向,她被堵在走道,害怕也无济于事,只能装出愤怒的样子,希望吓退对面的疯子。

疯子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脸上也黑黑黄黄,脚上有两只开口皮鞋,看到卫倾伸手想要摸她的脸,还傻笑“嘿嘿,小菲你在这呀!你在这呀!”

狭窄的走道随着男人的靠近留出空间,她想要摸着墙走“你敢逃,你个贱女人,你想去告密对不对,呵我杀了你,杀了你”。

卫倾还没逃走,男人就暴怒,死死地掐着她脖子。

“救命…救命,我不是……”卫倾双手在空中挥舞,企图抓住什么,不要杀她,她只是想回家吃姥姥做的饭而已……夜里八点多的走道空无一人……

山涧的小溪,细细长流,可那清澈见底的流水却飘来一个影影绰绰的东西,卫倾在水中惊醒:“不要杀我!”

阳光明媚,似柔柔的轻纱披在她身上,卫倾从水岸上踉跄的爬起来,赤着一双脚丫子,发丝凌乱且湿答答的黏在身上。

“这是哪?”卫倾双手抱肩,眼神迷惑,她身上的黄色轻纱在太阳的照射下慢慢烘干。

彼时,她走在山间小道上,有些不知所措,四周寂静,她有些茫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可是她又觉得这样也很不错,转而淡笑连连“这样也好,既来之则安之,但是,为什么我好想姥姥”她低下头,还是会感觉眼角苦涩,她想起那顿还没来得及吃上的晚饭,以及自己离开后姥姥会如何。

天边繁星点点,暮色如烟,美丽似画,可。走了许久,不见一点人烟。

一路的思索让她想个明白,无非就是她借尸还魂,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也不知道这个身体是谁的,穿着锦绣薄纱,掌心却带着薄茧。

天色渐暗,有些凉了“走了半天,怎么就没看到半点有人烟的地方呢?奇了怪了”她左顾右盼,终于开始担心今天睡觉的问题。

“咚咚”“谁呀”“老伯,晚上好!”这是她敲响的第五户人家,暂且不去想结果如何,好歹是开门了,卫倾露出笑脸“老伯,我能在你家留宿一晚吗?就一晚,我有报酬的!”“进来吧!”“谢谢”

她看着老农手中的白玉簪这可是她这具身体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她摸了摸散乱的头发,以指梳发,辫成麻花辫垂在胸前。

她随着老农进了院,院子两三间房子,大概比她以前住的房子好。

不是说这里好,而是她以前住的地方,环境鱼龙混杂,她妈妈又不认她,可笑的是还不知道父亲是谁。而那个时候她十六岁一过,她妈妈也不管她了,只有姥姥搬来和她一起住,她拿着妈妈给的生活费,既要生活又要学习,过了一两年只能定居在那种地方,这着实是无奈之举。

“老伯,我睡哪儿呀”卫倾跟老农进了亮灯的屋子,灯下有个美妇,端着针线缝衣服。

那美妇见状,放下针线笑眯眯说道“姑娘要借宿”卫倾点点头。

“跟我来吧!”

卫倾跟着美妇进了屋,屋里只余一张床和一副烂木柜子,卫倾挥挥手去除霉味。她身后美妇抱着床薄被,她转身接过“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那美妇仍旧笑容可掬,卫倾心中涌出怪异的感觉,做不出来哪里怪,可就是那般的不对劲。

月色如冰,身下的床硬邦邦的折磨着皮肤,卫倾瞪着一双眼睛没有睡意,她翻个身,身下的木板咯吱咯吱的响。

“卫倾卫倾,什么也别想了,那些都不值得!你要学会好好生活!”可是姥姥怎么办?她这可是算死无全尸?有好多的问题喧扰着她,可不知为何慢慢的,她好像很累,闭着眼沉睡难醒。

正浓的月色慢慢淡化,天角起了红晕,集市上人们纷纷支起架子,摆上物品。

卫倾在吱呀,吱呀的响声里醒来,身体僵硬的发酸,她眯着眼,听了听,那吱呀吱呀的声音就是从身下发出来的,此时,摇摇晃晃的感觉扑面而来,她身上盖着草席,嘴里还塞着破布。

莫名其妙的,卫倾打个寒颤,她咬着破布,就想起了那老伯怎么这么好心收留她呢,她走了五六家,问了五六家,怎么就他家这么好心呢,哼!

卫倾闭眼痛思,欲哭无泪,感情是她太蠢,自动送上门了呀。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自己蠢如猪的智商!

早知道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了,但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她一分钱都没有。

古人云:有人的地方就江湖,SO她刚刚踏入江湖,就被打包发卖了!!!哭死!

卫倾正懊恼自己的猪脑袋,不妨就近传来对话声“爹,咱真的要把这丫头卖给花春楼呀,她长的这么丑,还没我好看呢,就是这皮肤滑嫩的跟水豆腐似的,像是个闺房小姐。”

“哎呀,你懂个屁呀!把这丫头卖给花春楼才值钱呢,卖给人牙子可少的不是一两钱,好了,你少说点省点力气,好好拉架子车,一会儿太阳升起来了再到不了集市,你一个人拉”

“好啦,爹,我知道了!你怪我干什么呀!”

卫倾在车里听个清楚,她这是要被买了换银子呢,想想还挺激动,毕竟这样说明自己还是很值钱的!

可是逃跑还是肯定的,万一她被哪个缺心眼儿的买走了可不是完了,接近正午时,卫倾趁着那对父女进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小院,从架子车里翘起头。

她左右观察观察,这个地方毫无繁华之相,而且难得遇见活人,如此偏僻难见,大概是谁家后院吧!怪不得那对父女敢光明正大的把她扔在这。

倒霉了这么久,也该是幸运之神眷顾她的时候了,她四处瞅瞅,没人,就放心把脑袋扬起,下巴搁在架子车扶手处,下巴使劲,上半身挺起,屁股向前挪。

可能是上天不负所望,这个时候居然让她听见有人说话。

“子楚,既然这凌清国的国主看不到你的才华,不如来我彦越,我用彦越宰相之位聘请你,你跟我一同回彦越任职,如何?”

“月华,我敬畏你,是我兄长,所以,这次你说这种话,我就不计较了,以后别这样了!”

“我封你彦越西南那一片沃土,再加上一支禁卫军,怎样?你只需要跟我回去,做你想做的,施展你的才华,这不是你一直都想要的吗?跟我走,何乐而不为呢?”

卫倾远远的听到这起纷争,只觉得,就这样的要求还不答应,不如去找几个鞋匠吧!说不定还能定一个诸葛亮!

“君月华,你这样做是让我弃情义不管不顾的地位,那我穆子楚可就是不义之人了,这样的想法请你收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