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她是我的人

作者:晴丝如线 字数:411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夫人,真的要这么出去?”

施医女有伤在身,无法跟着一块出去,瞧着姚桐出行浩大的阵势,还是问出了声。

“姑姑放心。”

姚桐穿一袭胭脂色长裙,外罩一件用上百颗珍珠串成的珍珠衫,俏生生一笑,艳色无边。

贺铮寒的意思她明白了,上次松鹤楼打孙家的脸,让他满意,满意到送她一斛珍珠。

这次,她就用这一斛珍珠,再扇一次孙家的脸。

松鹤楼。

管事面上含笑,心里发苦,迎接这位“贵客。”

锦霞作为新上任的左膀右臂,这次执意要陪着夫人。因她脸上伤痕未痊愈,姚桐又拗不过她,便用珍珠和轻容纱做了面纱,让她戴着。

“这荷包里是上等东珠,掌柜的收着。”锦霞性子沉稳中带点泼辣,瞧出了这管事的心思,哼了声,上次孙府两位小姐能那么迅速冲进包厢,松鹤楼敢说和他们无关吗?

况且事后,夫人不仅没有追究,还让人送了大笔银子,赔偿他们的损失。

现在他们还委屈上了,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哟,这珠子真漂亮,谢夫人的赏。”松鹤楼管事也是伶俐的,满脸带笑的道谢。

“那当然。这可是世子爷送的,今年从辽东新采的,整整送了一斛呢。”锦霞扬着头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松鹤楼险些炸了。

孙府五小姐在这位姚夫人手里吃了大亏,作为冀王太妃娘家侄女,平白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原以为这位身份尴尬的姚夫人少不了排头吃,哪想到,世子爷不仅没让她受苦,还送了她一斛珍珠,这......当真是受宠。

“今儿这顿饭,定要吃得安生,若是我家夫人再受了冲撞,你们松鹤楼......”锦霞故意停顿了下,看着松鹤楼管事的小眼神满满都是威胁。

“夫人放心,不会的,一定不会。”

......

珍宝楼。

“二小姐真是好眼光,这根莲花珍珠钗是本店才从江南进来的,您瞧这用料,这做工,多精细。”

孙琼华含笑点头,贴身丫鬟白芍忙将珠钗插进发髻,她细细打量着镜子,越开越欢喜,“包下来吧。”

“噗嗤。”一声极响的嗤笑声打断了掌柜的殷勤话。

“沈三小姐来了,来人,贵客迎门,怎么不好生招待着?”掌柜的暗叫一声糟糕,急忙斥责小伙计。

“本姑娘昨儿来,问你有没有别致的首饰,你说没有。怎么今儿孙二一来,你就拿出了这从江南进来的珠钗。王掌柜,你这是什么意思?”沈三小姐冷声质问掌柜,眼神却揶揄的落在孙琼华发上的莲花珍珠钗上。

孙琼华眼皮一跳,沈三的性格她再清楚不过,争强好胜,自小就和她别风头。沈家一门子武夫,偏偏得了冀王舅舅的看重,家族兴盛,沈三作为这一辈唯一的嫡女,养成了心高气傲的性子。

以她的脾气,掌柜的背着她将这珠钗留给自己,她现在定是羞恼嫉恨,而不是这种浑不在意的样子?

“孙二你很喜欢这珠钗嘛。”说着沈三已走到孙琼华面前,抬手拨了拨钗头上最大的那颗圆滚滚的珍珠,一脸的看好戏,“你家孙五怎么样了?听说那一鞭子抽得皮开肉绽,可别落下了疤啊。”

“沈三妹妹你若是喜欢,直说便是,姐姐送你。”孙琼华心头笼上层阴霾,脸上不露,清丽的面容噙着盈盈笑意,笑看着沈三,就像温柔的姐姐宽容着不懂事的妹妹。

“收起你那假笑。”沈三最恨她这假模假样的样子,明明她先使坏,最后却还成了她是个好人,“看着我恶心。”

孙琼华心头火气,脸上却笑得更温柔,“沈三妹妹真是率性。”

“小姐,忍着,别再中了激将法。”沈三的贴身丫鬟眼瞧着自家小姐憋不住脾气,连忙拉出她,小小声劝。

沈三深吸了口气,想起来得目的,“这支钗子你自个留着吧。只是......看在咱俩好歹一起长大的份上,本姑娘劝你一句,再怎么稀罕,都别在外面戴,毕竟......人家丫鬟戴得珠子都比你的好......”

瞧着孙琼华万年假笑的脸僵了,沈三心怀大畅,“你还不知道吧,贺世子的那位极漂亮的姚夫人又去了松鹤楼了,穿着一件珠光烁烁的珍珠衫,随身带的丫鬟都戴着东珠.....不愧是世子看重的人,不是什么远门子的表妹......”

眼神在她头上的珠钗上一绕,手捂着嘴笑出了声。

孙琼华脸色大变,只觉所有人都盯着她头上的珠钗,如芒如刺,羞愤欲死。

“走。”

“哈哈哈......”沈三大笑,毫无姑娘家的矜持。

“二小姐慢走,这钗子可还满意?”两位贵女交谈时,王掌柜避开了一段距离,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此刻见孙二小姐面色不虞,脚步匆匆,忙笑着问。

这一问,孙琼华更为羞恼,一把拽下珠钗,摔在地上,疾步而去。

“哎呦,这是......这是怎么了?”王掌柜心疼死了。

“啪。”一上车,孙琼华脸色彻底黑了下来,狠狠甩了白芍一个耳光,“自作主张的东西。”

这却是把因为珠钗受得羞辱尽数怪在了插珠钗的白芍头上了。

“奴婢该死。”白芍一句不敢辩白,连忙磕头认错。

孙琼华气极了,片刻后才缓了神色,“回府,取了那只黄玉手镯,去冀王府看望瑗妹妹。”

“小姐,那只手镯是大少爷送您的及笄礼......”

......

冀王府里的汹涌暗潮,姚桐不知道,她在松鹤楼高调亮相后,颇有些意兴阑珊。

让人将大名府最大的书肆里的书,每样挑一本,装了满满一车,拉回别院。

她则坐着镶宝朱轮车慢悠悠的看着风景。

“萃梨园。”

“夫人,这是一家戏园子。”

姚桐一听来了兴致,“下车,进去瞧瞧。”

萃梨园是大名府最大的戏园子,有名的戏班子都在这里上戏。

因是白日,大堂里只有三四十人,两边的楼台上包间内人数寥寥。

姚桐径直上了楼上包间。

不一会儿,新的一折戏开始演奏,琴笛幽幽,唱腔婉转。

前世里姚桐算不上爱听戏,但此时真的凝神细听,也觉出许多滋味。

一折戏毕,大堂里的票友轰然叫好,铜钱、碎银子大把大把的撒向戏台。

姚桐瞧着有趣。

“把那些珍珠取来。”

锦霞忙捧过来装着满满珍珠的荷包,姚桐走到栏杆前,一把一把的撒到戏台子上。

一颗颗龙眼大浑圆剔透的东珠,哗啦啦落在戏台上,狠狠惊落一地眼球。

今天上台的是一家刚从南边苏州府过来的戏班子,战乱未起时,在苏州府也见过手面大的客人,可却从未见过如此豪奢之人。

这等品色的东珠,不仅仅是有钱就能买到。

而这人,一下子就扔了这么多下来,这到底是什么来头?

将满满一荷包的东珠全扔了下去,姚桐过了瘾,坐回包厢,继续听戏。

“九爷,还要赏吗?”

隔壁包间栏杆前,立着一身如玉树的青年男子,风度翩翩,卓尔不群。漫不经心的摇着手上的象牙折扇,要笑不笑的睨了眼盘子里的银子,“成心丢爷的脸,收起来。”

眼睛望向隔壁栏杆已不见人影,男子眼中春水含情,兴致愈浓,“第二次了。”

一旁侍候的贴身亲卫心头咯噔一跳,他家九爷老毛病又要犯了。

“九爷,那是冀王世子的人,动不得。”

谢九爷懒懒的倚着靠栏,桃花眼似睁非睁,握着象牙折扇的右手忽然瘙痒难耐,白皙的脸庞染上薄红,目光逐渐迷离,“真是可惜了。”

两次相遇,一次比一次的悸动大,偏偏又弄不到手,真是考验他谢九的忍耐力。

......

姚桐浑不知自己被人惦记上了。

日头西斜时,坐着马车回去别院。

快到别院时,忽然冲来一队人马,高举着王府的腰牌,“郡主的马受惊了,快些过来帮忙。”

护卫姚桐的侍卫,分出了大半随着对方走了。

姚桐的马车又行了一段路,忽听一声马嘶,马车剧烈的摇晃起来。

“夫人小心,路上有个坑,马折断腿了。”

......

冀王府正院。

“娘,你一定要教训她,太过分了,满城的招摇,前几日还打了五姐姐,咱们冀王府的脸都让她丢尽了。”

冀王妃被女儿缠得心烦,揉了揉眉心,“瑗儿,你的功课都做完了吗?”

贺福瑗身子一僵,声音小了一半,“我被气过头了,忘了。”

冀王妃对子女要求极严,尤其是这个唯一的女儿,务必要她成为举止高雅、满腹才华的贵女,只是贺福瑗自小调皮,距离王妃的要求越来越远。

“那些人和你有什么相干?”冀王妃微微蹙眉,语气冷漠,“快回去。”

“娘,那女人打着的是大哥的名头,怎么能让她败坏大哥的名声。”

眼瞅着母亲脸色越来越冷,贺福瑗声音越来越低,她被气晕了头,忘了母妃和大哥关系冷淡,而当大哥听从父王的话,迎娶郑王府那个女人时,母妃连见都不愿再见大哥了。

都是那个女人。

“母妃,她这么可恶,咱们就这么让她逍遥吗?”

冀王妃淡淡一笑,雍容的眉眼难掩疲惫,“瑗儿,你做了什么?”

贺福瑗连忙摇头。

自己生的女儿是什么性子,冀王妃再清楚不过,“实话告诉我。”

“王妃,世子来了。”

☆☆【提示:继续阅读点击下方红色“下一章”,微信读者点击手机右上角三个点后点击收藏,下次打开在“钱包”上方“收藏”就可继续阅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