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爷很满意

作者:晴丝如线 字数:4372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地狼藉中,一身红衣的姑娘带着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冲了进来。

“好个不要脸的贱人,顶着世子表哥的名头招摇撞骗,来人,给我打!”

......

“夫人,那是孙府五小姐。”一团乱中,姚桐带来的一众丫鬟,把她护在最中间,其中一个容长脸的紧紧挡在她身前,并说出了来人的身份,“孙府是太妃的娘家,这位五小姐是太妃的侄孙女,性子泼辣蛮横,怎么就和她撞上了?”

说话间,这位孙五小姐带来的婆子已占了上风,眼见就要打到姚桐面前。

包括容长脸丫鬟在内的三个丫鬟,死死挡在面前,那孙五小姐,恶狠狠的瞪了过来,“都给我滚开,不然,本姑娘一个个抽花你们的脸。”

边厉声呵斥,边抽出缠在腰上的金丝软鞭,一鞭挥了过来。

“啊。”

一个丫鬟惨叫一声,下颌到脖子上迅速红肿,渗出点点血滴。

孙五小姐眼中闪过亮光,大为得意,刷刷连挥两鞭。

很快,护在姚桐身前的三个丫鬟,人人带伤,而那孙五小姐更是鞭鞭向那伤处落去,出手狠辣。

“夫人小心。”

眼见一个丫鬟伤重倒地,姚桐面前露出空门,施医女冲过去护在她面前,整个右脸颊霎时血肉模糊。

“贱人,你再躲啊,我一个个抽烂她们的脸,就轮到你了。”孙五小姐阴测测的笑,将她视作砧板上的鱼,任她施虐。

“啊......我的手......断了......”

“我的腿......”

“五小姐......”

身后婆子们杀猪般的嚎叫,孙五小姐大惊,刚要回头,手腕剧痛,鞭子砸在了地上。

“属下来迟,夫人恕罪。”在一楼大堂里用餐的侍卫终于赶了上来,他们一出手,很快将那些婆子们制服。

“这些人一个都不许放过,给我双倍的打回去。”

姚桐眼眸里燃着汹汹怒火,冷声吩咐。

“是。”

一声令下,侍卫们齐齐动手,卸了这些婆子胳膊、腿上的关节,又嫌她们嚎叫的难听,利落的卸了她们的下巴,这下子,任凭她们疼得满地打滚,也发不出一点喊叫了。

“大胆,你们住手,敢对本小姐动手,弄死......”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脸上,孙五小姐懵了,她挨打了,竟有人敢打她。

“啪。”

“啪。”

接二连三的耳光打过来,孙五小姐眼珠子通红,惨叫一声,“贱人,你敢打我......”

“让她闭嘴。”

侍卫眼疾手快的卸了孙五小姐的下巴,让姚桐打个痛快。

“住手,快住手。”

“误会,误会,都是误会。”

远远的就听到一群人从楼梯上过来,大喊大叫着。

姚桐脸色一变,迅速弯腰捡起地上的鞭子,用尽力气挥了出去。

“唰。”一声抽在了孙五小姐身上,这一下姚桐用了十分力气,鞭子划破她红色衣裳,抽烂了她的皮肉。

“你该庆幸这一鞭没有抽到你脸上。”顶着孙五小姐恶毒的眼神,姚桐握着鞭子,眼神定在她娇媚的脸蛋上。

她眼中终于有了恐惧的神色,却唔唔的发不出声音。

“五妹妹,你们把她怎么了?”

呼啦啦,包厢里又涌进了一群人,被众星拱月般护在中间的是个极为清丽的少女。

“快放了我五妹妹。”少女眉头微蹙,楚楚动人,“她年纪小,性子直,有冒犯之处,我做姐姐的替她道歉,别再伤了她。”

姚桐眉心轻跳,直觉的她极不喜欢这个少女,哪怕她看似文雅,说话动听,却让人浑身戒备,比之面对孙五小姐的感觉更恶劣。

“夫人,她是孙府的二小姐,正室嫡出,太妃最钟爱的侄孙女,宠若掌上明珠。”容长脸丫鬟忍着疼,轻声说。

“那个五小姐是她嫡亲妹子?”

“孙五小姐是庶出,一出生姨娘就死了,自小养在夫人膝下,和二小姐感情极好。”

姚桐终于知道哪里违和了,这位孙二小姐口口声声别伤了妹妹,可自来到这儿,她一眼都没看过她的五妹妹。

嘴里说着都是误会,却带着人堵在了门口,像是......拖延时间......

“快走。”

悚然一惊,姚桐急声下令。

不再理会孙二小姐的“道歉”,留下一个侍卫收拾残局,急急带着人下楼离开。

“二小姐,奴婢拦不住。”

孙琼华清丽的面庞晦暗难明,看着孙五小姐的眼神带着浓浓的不满,真是没用的东西,竟然没有毁了她那张脸!

“二姐姐,我好疼,好疼啊,呜呜......”

下巴终于被自家会武的丫鬟接了回去,孙五小姐疼得呜呜大哭。

孙琼华迅速垂下眼睫,再抬眸,便是一脸的心疼,珠泪盈盈欲滴,“我可怜的五妹妹,打小金贵的养着,哪里受过这种罪?姑祖母若是知道了,还不得心疼死?”

“都闭紧嘴巴,不准告诉太妃,知道吗?”

“二姐姐,真的是你?你说什么不许告诉祖母啊?天啊,五姐姐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到底怎么了?”一个面如冠玉,娇小可爱的小公子,一连串的惊呼。

“瑗妹妹,你又调皮,扮作小公子跑出来,仔细王妃舅母再罚你。”

原来来人是冀王府小郡主,她吐吐舌头,“哎呀,二姐姐,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了?在这大名府,谁敢动手打五姐姐?”

“瑗妹妹,唉,这事儿说来话长......”

孙琼华轻声细语的将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见贺福瑗脸色越来越不好看,长叹一声,“今儿这事瑗妹妹就当没发生好吗?那位姚......寒表哥应极为喜爱,千万别因为我们姐妹,让王妃舅母难做......”

贺福瑗脸色更难看了。

......

“将大名府擅长外伤的大夫都请过来。”

一上了马车,姚桐一叠声的下令,为受伤的施医女和丫鬟们请大夫,将今日发生的事情简略写了一封信,遣侍卫快马加鞭送给贺铮寒。

一路疾驰回了别院。

“千万不要留了疤。”

看着包扎的一层层的几人,姚桐连声交代大夫,用最好的药,多少银子她都花得起。

“夫人,今天的事情恐怕没完......”

送走大夫,施医女忧心忡忡。

“施姑姑,没事儿,你先歇着。”姚桐很是遗憾施仁亭大夫不在大名府,想她心口上的刀伤,几乎要命的伤势,却只留下一点淡淡的痕迹,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希望这些大夫的医术值得信任。

安置了施医女,姚桐在正厅召见今天跟着出去的一众人。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每人赏一两银子。”

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是赏银,垂头丧气的众人都不由精神一振,不仅是得了银子的欢喜,更由此证明姚夫人这个主子腰杆硬气,打了太妃娘家的小姐,却不慌不怕,先给受伤的丫鬟治伤,再赏银子安抚人心。

看来姚夫人极得世子爷宠爱,跟着这种得宠又能顶事的主子,下人自然安心。

“管事,今晚就让账房发银子,大家下去吧。”独独留下受伤的三个丫鬟。

“你们都叫什么?”除了施医女,姚桐待别院里的人都一视同仁,包括身边的丫鬟,无所谓亲近与否,甚至连她们的名字都没单独问过。

三人一一报了上来。

“是你们的本名吗?”听着都是用珠宝命名,倒像是一套的。

“回夫人,是进府后嬷嬷们取得,说着叫着喜庆。”

“你们本名还记得吗?”姚桐不怎么喜欢这种名字,叫着不似活生生的人,像是个物件。

“奴婢本名锦霞。”容长脸的丫鬟率先答道,只是没说姓,毕竟进了王府,便是王府的奴婢,哪里还能留着姓呢。

另外两个丫鬟面面相觑,却都没开口。

“你想用回本名吗?”

“奴婢愿意,奴婢本名锦霞。”

姚桐点了点头,“好,你以后就叫锦霞。”

至于另外两个丫鬟,她也不勉强,还让她们用着原来的名字。

“你们的功劳我记下了,另有重赏,先回去好好养伤。”

......

“一斛珍珠?”

翌日,姚桐没有出门,让人将别院里的书都送过来,正一本本的翻看着,忽听人报世子爷命人送来了东西。

“这是产自辽东的上好的东珠,世子爷命小的送来给夫人。”

看着眼前两个高高的筐子,姚桐手指一动,默默的换算着,一斛是一石,一石是十斗,一斗约为十五斤,那么一斛就是一百五十斤。

一出手就是一百五十斤的上好东珠,贺铮寒这位爷真是大方。

“世子爷有没有书信送来?”

来人摇了摇头,“世子爷只命小的送珍珠。”

略有些失望,但看着这么多珠光闪耀的珍珠,姚桐忍不住唇角翘了起来。

打发了人,她抓了两把珍珠,饱满浑圆,个个都是顶级的,“若是卖了,换的钱足够本姑娘从南走到北,见识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了。”

想她前世作为行内最有逼格的地理杂志的资深编辑,人生偶像是走遍南北,饱览无数灵山秀水的千古奇人徐霞客。可惜自己作为孤儿,挣扎着上了大学,就欠下了不少的学费,终于将外债还清,立马背包去了神农架,哪想到一脚踏空,双眼一黑就没了知觉。

再睁眼,就看到了让人肝胆颤栗的贺铮寒。

“有自由的时候没钱,有了钱又没了自由。唉,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想到自个的处境,眼神黯淡了下来,再看这些珍珠也没那么诱人了。

“这么多,又不能卖,难不成用来做弹丸打麻雀?”

索性一把推倒筐子,先听个音吧。

哗啦啦,珍珠落成了一地瀑布雨。

“那是什么?”

将珍珠倒空,姚桐忽然发现筐底各有一张笺纸,她忙拿到手上。

“卿之行事,吾心甚悦。”

“特赠卿一斛珠。”

☆☆【福利提示:搜索微信号“ycsdxs”,关注原创书殿官方微信,获取更多小说和看书优惠福利,方便下次阅读。更有免费追更活动等你来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