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忽然觉得眼前男子无比陌生

作者:晴丝如线 字数:2757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余杭城,这座大梁皇室自长安城破后一路南渡建立的临时都城,莺歌燕舞,奢靡浮华,若不是城外一群群衣衫褴褛的流民,几乎以为这是个歌舞升平的盛世了。

贺铮寒一路行来,脸色晦暗不明。

“爷,关府到了。”

关府,就算在皇子龙孙、高官权贵遍地的余杭城,都是极有名气的,这不是因为这座府邸的主人位高权重,实际上关家主人只是个六品小官。

这一日,一位穿着朴素,只带着一个随从的男子登门,关府一向懒洋洋的门房,一下子打起了精神,毕恭毕敬的将人引进了府,而后府门紧闭。

“关和参见世子。”

随意进出皇宫,往来权贵高门的关和,就算在小皇帝面前都只行躬身礼,却对着这位高大伟岸的男子行了跪叩大礼。

“关道长请起。”贺铮寒扶起双膝着地的老人,只见他白发长髯,俱是霜雪一样的白,清瘦的身子披着一袭道袍,一派仙风道骨。

“如今天下乱势已起,余杭城波诡云谲,世子身份贵重,怎能白龙鱼服,入此险境?”关老道人一开口,那幅看透凡俗的样子还在,可几句话就露出了他心里真正在意的东西。

这位老道人从来不是无欲无求的出世之人,相反他真正信奉的是纵横之术,是在乱世辅佐一位英雄,坐上至尊的宝座。

冀王世子便是他选中的那个人。

贺铮寒负手踱了两步,一双暗眸射出凌厉的光,“暗卫连下三道命令,你却视而不见,我怎能不亲自前来!”

他身上气势凛冽骇人至极,饶是见惯了风雨的关和都脸色一变,踉跄了一下。

“那道命令,世子糊涂了。”

关和稳住心神,坚信自己抗命没错,顶着贺铮寒骇人的气势回道。

“关和!”贺铮寒看着他开口,凛然含威,“最后一次,明天入宫办了这件事。”

关和长长的白胡子随着他急促的呼吸上下飘摇,脸色难看至极,“你......老道遵命!”

老道长怒气冲冲拂袖而去时,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色令智昏!”

......

第二日,缠绵病榻多日的太后蜡白着脸焦声询问着仙气飘飘的长春真人,脸色一忽儿白一忽儿青,大冬天的出了一身淋漓大汗。

“先帝在时就最疼宠那丫头,她又是为了大梁朝去了那蛮荒之地,这些年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先帝在地下还放心不下,连连给哀家托梦......”太后面白唇青,心有余悸,“平常百姓家的女儿,丈夫若早早去了,娘家心疼女儿也要接回去的,更何况皇家。什么兄死弟接嫂,西羌那起子野蛮人的规矩,我们大梁的公主不守,来人,去请皇帝过来......哀家要接宁国公主回来......”

为了确保事情不再生变,贺铮寒冒着巨大的危险待在余杭城,亲自指挥暗卫行动,直到大梁皇室派出了上千人的使节团向着西羌而去,他才在关和等人的再三催促下,离开了余杭城。

他在余杭逗留多日,浑不知大名府有人对他望眼欲穿。

“施姑姑怎么样了?太妃的人还守在别院吗?”

孙琼华挨了打,冀王太妃果然震怒,当晚就派人去了别院,务必要绑了人回去。结果翻遍了别院也没找到人,冀王太妃更生气了,别院里一个人都没放过,全都打了二十板子,就连施医女都受了池鱼之殃。

偏偏奉冀王太妃之命来的人中,有那位高嬷嬷的女婿,早前高嬷嬷撺掇着冀王太妃去辉县庄子赐死姚桐,被贺铮寒一怒之下关进了狗舍,那高嬷嬷日夜和一群凶狠似狼的恶犬待在一起,极度惊恐之下,竟然疯了。

高嬷嬷一家人不敢怨怪世子爷,就恨上了姚桐。

这女婿找不着正主儿,就找施医女出气,他可听人说了,当日若不是姓施的人多事,那姚夫人早死了。

“奴婢听说孙二小姐一回去就生了场大病,把太妃心疼死了,太妃迁怒于夫人,据说连王爷都吃了挂落,派来的人一直守在别院前。”这些日子锦霞愁得瘦了一圈。

“贺......世子爷什么时候回来?”

锦霞摇了摇头,世子爷一走,没几日别院里的铁甲卫都回了军营,留下的都是些普通护卫,再者,太妃是世子爷的长辈,别院那边的下人再长一个胆子也不敢顶撞了太妃,虽没有人开口胡说,对关于姚夫人的事情只字不提,但也不敢和太妃派来的人动手。

至于世子爷的行踪和归期,他们更是一个字都不知道。

“我不能看着他们折磨施姑姑。”姚桐不想再等下去了。

“夫人,不要冲动。”锦霞急忙拉住她,焦声劝说。

“婢子淡烟见过夫人。”

锦霞看到谢九爷身边的婢女来了,忙扶着夫人坐下,打起笑脸招呼。

“淡烟姐姐来了,快请坐。”

姚桐也对她笑了下。

“婢子刚刚夫人在担心施家医女的安危,一时情急,就未经通传走了进来,还请夫人恕罪。”

淡烟盈盈施了一礼。

“事急从权,无妨。”

淡烟又福了一礼,“九爷前些日子就让人去接了施仁亭大国医过来,一路紧赶,今天一早就到了大名府,施名医直接就去了冀王府,冀王爷和冀王妃都很信赖施老,已是准了让施老带走施医女。九爷一得了信,就让婢子来告诉夫人,以免夫人忧心。”

“这真是太感谢九公子了。”姚桐欣喜极了,“九公子可方便,定要亲自向九公子道谢。”

淡烟抿嘴笑了,“巧了,九爷昨儿出的关,眼下在清梦园里歇着,婢子给夫人引路。”

姚桐虽在这别院里待了些日子了,可除了刚来时见了一次谢怀远,之后就因他要闭关作画,而未再见过他。

跟在淡烟身后,一路行走,姚桐才知道谢怀远这处庄子有多大。

更让人惊叹的是,在这北地隆冬,一路走来,花树不断,只因这处庄子建在温泉之上,温暖湿润,所以,才一片姹紫嫣红温暖如春,让人恍然忘了外面的寒冷。

这错觉进了清梦园感觉更甚。

“那开花的是牡丹吗?”

姚桐惊讶的看着那一朵朵大红的花朵,碗口大小,重重花瓣,国色天香。

“正是牡丹。”

回答她的是走出来的谢怀远。

身穿宽袍广袖,脚踩木屐,发未束冠,一路行来,天然自带一股风留。

丫鬟婢女们不由自主的红了脸。

姚桐也觉得脸颊有些热,实在是......色不迷人人自迷。

“你来了。”

谢怀远低笑开口,姚桐心口一跳,忽然觉得眼前男子无比陌生,和萃梨园中的样子判若两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