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变故

作者:晴丝如线 字数:340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原来压在众位姐妹头上的人是......世子表哥的......身边人......”孙琼华意有所指的一句话,让一众女眷都变了脸色。

世子爷大婚当日遇到伏杀,大名府上上下下无人不知,略一猜想就能知道上面这位艳色惊人的女子是谁。

她的身份地位尴尬至极,就差了一步就是冀王府名正言顺的世子妃,偏偏大婚日闹出了那场事,冀王府绝不会承认她,就算世子爷再如何宠爱她,也只是一时迷恋,总有另娶门当户对的新妇之日。

当然,在她正得宠的时候,她们最多漠视她,再多的也不敢做。

可现在,孙家二小姐,冀王太妃最疼的娘家侄孙女,堂而皇之的称呼她为世子爷的‘身边人’,卑贱至极,而她们却被她压在底下,那她们算什么?

一道道责难的目光投向匆匆赶来的沈宝瑱,赏梅宴是她安排的,座次也是她排的,她成心来羞辱她们的吗?

孙琼华看着沈三脸色红涨,一口恶气出了一半,让她不好过的人,都别想好过。

“你好歹也算王府的人,见了永福郡主,还不跪下请安!”孙琼华疾言厉色的呵斥。

她声音不算小,惊醒了正在发呆的贺福瑗。

冀王府千娇万宠的永福郡主,一直有个遗憾,那就是她引以为傲、一腔濡慕的大哥,不喜欢她!

她比大哥小了将将十岁,她出生时,大哥已经离开王府去了京城,她一直以为二哥就是王府最年长的儿子,直到六岁那年除夕,见到骏马上眉目英朗的少年,她才知道这才是自己的大哥。

而这位大哥,年少英发,文物双全,样样都满足一个小女孩对兄长的全部幻想。

她为有这样的大哥骄傲得意。

可每每炫耀后,看到女伴们羡慕的眼神时,她又忍不住的心虚,因为大哥不喜欢她。

后来她又想通了,大哥就是那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他也不喜欢二哥......三哥......三姐......和她们比起来自己还是最讨他喜欢的。

直到大哥娶亲,其实听到大哥迎亲当日出事时,知道大哥没事后,她心里是窃喜的,这下好了,大哥不用娶妻了。

甚至那次她背着大哥,把这个讨厌的女人弄到又脏又破的庄子里,也是恼她行事张扬,败坏大哥的名声。

可是现在贺福瑗一腔酸楚中还有难以言说的茫然。

这个讨厌的女人长得真漂亮,同样的衣裳,她穿起来就是比别人好看,腰比别人细,腿比别人长,连胸都比别人鼓,甚至......小郡主的目光在她臀部流连了下,就连屁股都比别人翘......

托福于冀王和太妃无节制的宠溺,小郡主在淑女的大道上越走越远,这两年穿着男装没少和二哥出去玩,连二哥珍藏的画册子都看过。

是以小郡主审美清奇,知道什么样的美人儿最得男子青睐。

只是......她以为自个英明神武的大哥是不同的,和那些庸俗男子不一样,可事实狠狠的击碎了她的一厢情愿,原来自个大哥也是个俗人,只看外表不看灵魂!

贺福瑗一腔少女心碎裂,呆呆的望着姚桐难过,被孙琼华拔高的声音惊醒,不耐烦的望了她一眼。

孙琼华心神被嫉妒填满,没有余力注意贺福瑗的脸色。

姚桐却看得清清楚楚,大为不解,这位王府娇女应该很不喜欢自己,刚刚到来时也是气势汹汹,现在怎么沉默了?

“孙二,你少煽风点火,我们沈家请来的贵客,还轮不到你撒野。”沈宝瑱挣开二嫂拉着自己的手,扭身冲了过来。

“沈三,你这是承认了,承认故意来羞辱大家伙儿的。”

口舌上沈宝瑱一贯不是孙琼华的对手,再加上此刻她气昏了头,咬牙怒视,挽起袖子要撕了孙二那张嘴。

场面顿时混乱不堪起来。

有人想要拽住沈宝瑱,有人想护住孙琼华,惊呼叫嚷中,场面乱糟糟一片。

“夫人小心!”

青霜惊呼一声,拖着姚桐飞速后退,一股刺鼻的焦糊味儿传来,姚桐在青霜的大力拖拽下,连连退出五六步。

红润润桃花瓣似的裙子上,烧出一个黑洞,难看极了,鼻间闻到的是蚕丝遇火特有的臭味,她直直望向孙琼华。

若不是青霜反应灵敏,身手高超,那个倾倒的炭炉倒向的就是自己的脸!

暖阁里地龙烧得热,不需炭盆火炉之类,只在高案上放置小巧玲珑的炭炉,用来温酒。刚刚距离自己最近的高案忽然倒地,上面的炭炉直直飞向自己......而刚刚孙琼华站的位置,就是那个高案后面......

“姚夫人,你怎么样?金钗,快传府医过来。”沈宝瑱大惊,顾不得理会孙琼华,拉住姚桐的手,上下打量,确认了她只是毁了衣裳,人没事儿,才呼出了口气。

“别担心,我没事。”

姚桐拍了拍她的手,一步一步走向孙琼华,明明她衣毁发乱,却没有一丝狼狈,而衣裳整整齐齐的孙琼华,面露慌乱,强忍着没有后缩,大声责问,“你要做什么?”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你们姐妹心思歹毒,次次都要毁了别人的容貌,是嫌自己太丑了,心理嫉恨的疯了吗?”

被人当众打了一个耳光,又被人骂长得丑,孙琼华平生未遇到过如此耻辱,瞪着姚桐的眼神几欲噬人。

“瑗妹妹,呜呜。”可自己的丫鬟都不在身边,怕孙五丢了自己的面子,也没有带过来,而那贱人身边有着冀王舅舅送的护卫,孙琼华愤怒又伤心的看着贺福瑗哭泣不止。

“住手......青霜住手......”贺福瑗不能看着孙琼华被人打,扬声唤人进来,她身边跟着的都是王府精挑细选的护卫,虽比不过青霜,但带着的人多。

“你也别张狂,大哥再宠你,也不会坐视你欺负五姐姐,再怎么着,五姐姐也是他的表妹。”贺福瑗自个都没发觉,她对姚桐的态度客气了许多。

“姚夫人,快请到后面换件衣裳......”

事情再闹下去,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沈家二少夫人当机立断,带着许多健妇丫鬟,先将看热闹的人请下去,再亲自赔罪,让沈宝瑱带着姚桐下去洗漱换衣。

她自己留下来安抚孙琼华和永福郡主。

“瑗妹妹,姐姐没脸活着了......呜呜呜......”

姚桐不愿沈家为难,带着沈宝瑱离开时,看到孙琼华柔柔弱弱的哭倒在贺福瑗身上。

......

“夫人,暂时先不要回别院了,世子爷不在,奴婢担心太妃知道了,不会轻易放过这事,她极其疼爱孙二小姐。”

锦霞刚一听到里面闹出事来,唬得脸都白了,就要冲进去,紫电急忙拦住她,找了个丫鬟打听,知道里面吃亏的是孙二小姐,放心的同时又忧虑起来,冀王太妃对孙二小姐的偏爱仅次于永福郡主这位亲孙女。

这次她老人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两人焦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却始终想不到万全的法子。

“两位姐姐好,奴婢是九爷身边伺候的淡烟,可是夫人那边有了麻烦?”

......

如此,姚桐换好衣裳,坐着来时的马车出了沈家的庄子,走到人迹偏僻之处,那里已等着两辆一模一样的马车,很快,印着冀王府徽记的马车继续不疾不徐的驶回别院。

而那两辆马车,则一南一北,分别向着不同的方向驰去。

......

“美则美矣,毫无灵气!”

在这凌冬时节,谢怀远仅着白底绣墨竹的纱袍,墨发松散,手持画笔伏在书案上作画,冠玉似的面庞一派风留不羁,多情的桃花眸嫌弃的看着温泉池中不着存缕的美人儿。

“带下去。”

淡淡一声,温泉池中的女子浑身颤抖起来,额头磕在池壁上,苦苦哀求,“九爷不要,再给奴一个机会吧,让奴留在九爷身边吧......九爷......九爷......”

谢怀远没有再看那哀声苦求,额头满是鲜血的女子一眼,他意兴阑珊的丢开画笔。

“九爷,沈家赏梅宴上......”

谢怀远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展,没想到精心布的局还未好,机会已先撞了上来,“给淡烟记大功,重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