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初试锋芒

作者:晴丝如线 字数:385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萃梨园广发请帖,城中有头有脸的票友人人一张,声势浩大。

冬日天黑的早,有些心急的连晚饭都不吃,就急急的赶到萃梨园。

“这灯笼真是别致。”

为了准备这场新戏,萃梨园下了大本钱,整个大堂重新布置,现在一看只觉别致,其实都是为了配合新戏。

很快,足能容纳三五百人的大堂已坐满了人,一声笛声,拉开了新戏的大幕。

新鲜的曲子,引人入胜的剧情,众人看得目不转睛。

“来了。”

一票难求的萃梨园,楼上一间包间里,只坐着几个人,宽敞的让人羡慕嫉妒。

谢怀远伸指一点,俊美的眉目间得意一闪而过。

虽然这出戏的大致剧情是自己转述,戏园子养着的文人润色加工成朗朗上口的戏文,姚桐知道接下来是哪出戏,还是有一点紧张,忍不住紧盯着下方。

大堂里悬挂的灯笼同时熄火,众人刚要惊呼,戏台上忽然亮了。

与此同时,一条条粉色绸缎从上而下的垂落,映着红色灯笼,伴着神秘的琵琶、羌笛声,这场景说不出的诡艳。

座位上的看官们,微微恐惧中期待感更深,几百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戏台子,寂静得只有呼吸声。

“嘶。”

不敢相信的抽气声此起彼伏。

但见戏台上,一个个穿着粉色蝴蝶裙的女子,顺着粉色绸缎滑下来,荡着这薄薄软软的绸缎,轻盈的舞动,翩翩如蝶,美不胜收。

能拿到请帖进来的,在大名府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歌舞伎乐自是不稀罕,可他们从没见过这种舞,但是从绸子上下来的亮相方式就极吸引人,让人既为这翩翩舞姿惊艳,又担心这薄薄的绸子会不会断裂,心神忽上忽下,自然就看得分外专注。

“快看,她们舞在了一起,这是......围成了一朵花......”

有人忍不住低声叫喊。

“花开了......那是什么......”

“娇娜......是娇娜......她还魂了......脸上的胎记也没了......嘶......”

娇娜正是这部戏的女主角的名字,一个生来就带有胎记的女子,只能以半面示人,直到上山许愿时救了受伤的狐仙,狐仙为报答恩情,答应为她祛除胎记。

却发现她这胎记是投胎时月老故意点上的,若要除掉,除非找到她命中的夫君,并要他真心的爱上她,在她还带着胎记的时候。

娇娜容颜为胎记所毁,幸好出身望族,父母疼爱,在狐仙寻到她命中的夫君乃是天下第一才子时,她身居高位的父亲,暗中见了这位才子,一番恳谈下,双方定下婚事。

新婚夜,夫婿年轻俊美、才华横溢,又是月老红线牵好的命中之人,娇娜芳心深陷,纵然夫婿冷淡,也不改情深。

她为他做尽一切,为她耗尽心神,却眼睁睁的看着他爱上旁的女子,一个面貌姣好的小家碧玉。

娇娜心碎神伤。

在一支利箭破空而来时,还是挡在了夫君身前,一身血的倒在了他的怀里。

她冷淡疏离的夫君,抱着怀中双眼紧闭的妻子,失声痛哭,追悔莫及,“娇娜。”

而这段诡艳幽清的戏,正是娇娜终于得到了夫君的真心,死而复生,胎记尽消的时候。

“太美了......没了胎记的娇娜这么漂亮,那个白荷给她提鞋都不配!”

有来观戏的女子义愤填膺,为娇娜打抱不平。

蝴蝶裙装的舞退开,独留涅槃重生,美得光彩夺目的娇娜,成为唯一的主角。

“娇娜真漂亮......她的裙子好漂亮.....首饰也好看......”

“娇娜,抽烂白荷那小蹄子的嘴.....”

此起彼伏的叫喊声在大堂里响起。

“姚桐,我们成功了。”

男子清润的嗓音就在耳廓旁,姚桐一惊,什么时候和谢怀远的距离这么近了,她连忙向后更紧的靠在了椅背上,一抬眸冷不丁撞进了他深不见底的桃花眸。

眼尾上翘,睫毛纤长,眸中似水含情,却又幽深不见底,她心中一慌,忙笑了下掩饰过去,“是啊,成功了。”

“可惜,看到结局,他们要失望了......”谢九微微一笑,知道她不自在,退远了些,白皙清俊的脸庞露出抹遗憾,“谁让夫人铁石心肠......让恢复了容貌的娇娜失去了记忆,彻底遗忘了她曾倾心相爱的男子......”

姚桐也一笑,“悲剧才更惊心,能让人记得更长久,也能让人更心疼娇娜......这种戏不仅要戏红,更要人红。”

谢怀远含笑点头。

“夫人,时辰不早了,该回去了。”

姚桐点了点头,告辞了谢怀远,带着人从后门离开。

一路忐忑的回到别院,才知道贺铮寒一早就带着护卫离开了,还给她留了封信,要离开一段时间。

她吁了口气,不知是庆幸还是失落。

渐渐到深冬,天儿越来越冷,绣房备的冬装,样式臃肿又老气,姚桐瞧不上眼,找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晴冷日子,带着锦霞,紫电、青霜护卫着,进了城。

“掌柜的,我要一匹桃红色的织锦缎子......不是这种红,是那种很鲜润的桃红,水灵灵的仿佛能闻到桃花的香味.....不是这个......不是这个......唉,你怎么......就是和娇娜穿的一样的,特别漂亮......什么你不知道娇娜?”

一家绸缎铺子里,姚桐一匹匹的挑着料子,忽听得隔间里,清脆利落的女声一声声响起,听得掌柜的不知道娇娜,不可思议的拔高。

“你连娇娜都不知道,那一定没有和她穿得一样的料子了,我们走。”

“还有很多桃红料子您还没看呢,沈三小姐......沈三小姐......”

掌柜到底没能留住人。

只见一个很是英气的少女走了出来,脚步利落,虎虎生风。

这么风风火火的女孩子,在这儿很是少见,姚桐不由多看了两眼。

不想,这少女那么敏锐,立即也望了过来,先是一怔,继而大喜。

“这位姑娘,你身上这件裙子,是在哪儿买的料子?”

沈三看到自己寻了好几家都没找到的料子,激动之下,直接开口。

“沈三小姐,这是我家夫人。”

锦霞屈膝一礼,纠正她的称呼。

沈三一愣,刚刚她先是被这女子的容貌惊了下,又看到她穿着的桃红裙子,只匆匆扫了眼,见她鬓发散着,就以为是未出阁的少女,不想竟已嫁了人,自己这可是闹了笑话。

“这位夫人,不好意思。”沈三马上道歉。

姚桐很喜欢她爽朗的性子,忙说没什么,见她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裙子,噗嗤一笑,“这是府上染坊自己染出的色,沈三小姐若是不嫌弃,送你一匹如何。”

沈三眉毛纠结的皱起,终于还是做一套和娇娜一模一样的衣裙的愿望占了上风,“沈三多谢夫人了,不知夫人贵姓?”

“免贵姓姚。”

“姚夫人。”

姚桐打发了人快马回去取料子,顺便邀请了沈三去对面的茶馆里品茗坐等。

看到了这位姚夫人做的马车上的徽印,沈三灵光一现,啊了一声,“姚......姓姚的夫人,莫不是那位......世子爷宠溺的姚夫人......”

“三小姐,莫不是我脸上有不妥之处?”

进了茶馆雅间,两人分宾主坐下,姚桐就见这位沈三小姐一双大眼睛黏在了自己脸上,忍不住摸了摸脸。

沈三连忙摇头,一脸的崇拜,“不不不,沈三一直仰慕夫人,忽然得见真人,一时激动,夫人勿怪。”

“沈三小姐知道我?”

用力的点头,“孙五那个欠教训的,夫人那顿鞭子打得好!”

姚桐啼笑皆非,这大名府也太小了,随便遇到个合眼缘的小姑娘,都能和孙家扯上关系。

“难不成三小姐和孙府两位小姐也有过节?”

“夫人果然是聪明人。”沈三大笑,“孙五行事张狂无忌,却没脑子,很多时候都是为孙二出头。孙二看着温柔文雅,其实一肚子坏水,阴在暗处,孙五就是她在明面上行事的一杆枪,偏偏很多人看不出来,还把她当好人。夫人只打一次照面,就看出了她的底细,好眼光。”

“夫人也别三小姐的叫了,我小字宝瑱,夫人唤我名字即可。”

沈三快人快语,姚桐喜欢她的性子,爽快的应了下来。

直到打发的人取回了料子,沈三满面欢喜的接了过去,一时寻不到回礼,将姚桐谢了又谢,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本以为和沈三相遇只是一个插曲,不想几日后,沈家送上了个请帖。

沈三办了个赏梅宴,邀她前去。

姚桐本不想去,却听沈家来的嬷嬷说她家三小姐这场赏梅宴,有个独到之处,就是受邀之人都会穿着娇娜那种款式的衣裙参加。

并且她家三小姐还请到‘娇娜’到来!

一口水差点喷了,姚桐压下咳嗽,摇头叹笑,合着这还是场主题趴!

“请转告三小姐,那日我去,并带我向三小姐道谢。”

作为一手打造娇娜的人,她怎么能不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