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冷漠的母子

作者:晴丝如线 字数:3238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马车一路驶入冀王府,直到王府正堂门前。

“世子爷,王爷要单独见世子妃。”

贺铮寒对她略略一点头,姚桐忐忑的跟着丫鬟进了正堂。

“参见王爷。”

姚桐一进门,就看到一位气质儒雅、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目光复杂的看着她。

许久都没有听到声音。

直到姚桐弯腰行礼的动作保持的太久而微微颤抖,冀王才开口,“起来吧。”

“本王听到了一首童谣,凄凉哀伤,是你让人在姚敦寿宴上唱的?”

姚桐悄悄看了一眼,轻声问:“可是小白菜,地里黄那首童谣?”

见冀王颔首,她干脆的承认了下来。

冀王又不出声了,看着她的眼神复杂难言。

“你生得和你母亲......极像。”

姚桐用余光打量了下冀王,贺铮寒五官也肖似他,只是两人气质迥异,冀王不像是个武将,整个人的感觉极为文气,像个文人,而贺铮寒一身屠戮人命的血腥气势,一看就是个杀伐决断的狠人。

“你母亲没了的时候,你才两岁多,那么小,记不得她。”冀王叹息一声,似乎要透过她看另外一个女子,“不过,你很好,像她的女儿,一点儿都不像姚敦那竖子。”

姚敦,郑王的名字,也是她血缘上的父亲。

姚桐乖巧的沉默,任冀王沉浸在记忆中。

“这些年,你怕是没少吃苦,你母亲......若是见了,一定极心疼。”这张年轻鲜嫩的脸庞和记忆中巧笑嫣然的女子,那么像,像得冀王忍不住的心软了。

“铮寒的性子我这做父亲的最清楚......”他又停顿了下,叹息一声,“罢了。紫电、青霜过来拜见你们的新主子。”

他话音未落,两个身着箭袖,身姿利落的侍女对着姚桐跪下行礼。

“王爷,这......”

“紫电、青霜是暗卫营里功夫最好的女护卫,今天我把她们二人给你,这是我作为长辈给你的见面礼。”冀王一扬手,立即有个丫鬟捧着木匣上前行礼,“里面是她二人的身契,下去吧。”

晕晕乎乎的行礼告退,姚桐带着两个一看就很有高手风范的女护卫走出正堂,迎面遇到贺铮寒,他只是扫了眼,就转身离开了。

“走吧。”

回去的时候没有坐马车,姚桐跟在贺铮寒身后,这一走,才知道冀王府极大。

宽阔的青石板路变成鹅卵石铺的小径,两旁种植的也不再是松柏,而是一盆盆盛开的茶花,这怒放的鲜花,在这冬季是不常见的,而王府里就这么随便的摆了出来。

“夫人,这是到了后院,奴婢瞧着似乎是到了王妃住的院子了。”

果然,转过一道垂花门,迎面走来一群梳着丫髻的女子,短暂的愣神后,马上恭敬的行礼,“婢子见过世子爷。”

这些应该是侍候冀王妃的丫鬟了,姚桐扫了一眼,都是些面容清秀、身段窈窕的女孩子,穿着的衣裙款式一样,只是颜色略有不同,更显眼的是,个个头上都簪了朵鲜花,极为赏心悦目。

还没见到人,姚桐已对冀王妃起了好奇。

把身边的丫鬟打扮的这么漂亮,这位冀王妃应是个极为自信的女人。

可惜,冀王妃不愿见她。

“世子爷请回吧,王妃身子不适,今儿就不见您了。”

等了片刻,一个穿浅紫上衣,粉色长裙的女子从正屋走出来,行礼后温声说:“世子爷请回吧,王妃身子不适,今儿就不见您了。”

姚桐看了眼贺铮寒,忽然觉得他此刻心情非常不好,虽然他脸色不变,一点儿都看不来,但她就是能感觉到他心情恶劣。

瞧了瞧门帘紧紧拢着的正屋,姚桐忍不住思量,冀王妃不喜欢她,不愿意见她,这一点都不奇怪,可为何连自个的儿子都不见?

“如此,母妃好好休息吧。”贺铮寒淡声说完,转身就走。

他人高腿长,步子迈得又大,姚桐不得不小跑着追上去。

“哎呦,哪个不长眼的?”

姚桐听得前面噗通一声,像是有人摔倒在地,立刻一道男声骂起。

“大......大哥。”

摔在地上的男子,怒气冲冲的抬头,一下子对上了他家大哥凉凉的眼神,一个激灵,声音都抖了。

他本是要大骂出口的,忽然给吓回去,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饶是一张面孔极为英俊,此刻龇牙咧嘴,大为失色。

“二爷,快来人扶起来。”出来传话的那个丫鬟,听得动静赶过来,一见了地上的男子,大为焦急,连声唤人。

“地上这么冷,别冻到了二爷。”

一霎时,冀王妃院子里的丫鬟都忙碌了起来,花团锦簇的好不热闹。

“先把鸟笼子捡起来,哎,哎,你慢点,百灵胆儿小,才摔了下,你别再吓着它。”这位王府二爷左吩咐右命令,一下子担心笼中的鸟有个好歹,一下子又捂着臀部,哎呦哟的叫唤着。

这性子和立在一旁冷冷瞧着他的大哥,真是截然不同。

“大哥,你怎么来了?”

确任了百灵还好好的,贺铮平才硬着头皮看向自家大哥,真是稀奇,除了过年过节,大哥几乎不踏足母妃的院子,今天怎么来了?

“脚步虚浮,双腿无力,轻轻一碰,就摔在地上,老二,你整日都干些什么?”贺铮寒皱眉,一开口就带出了责问的味道。

“大哥,你别黑脸,我一见你腿肚子就转筋,你脸色一沉,我腿都软了。”

这位王府二爷愁眉苦脸,面部表情极为丰富,就差跪地唱征服了,姚桐忍不住噗嗤一笑。

急忙捂住嘴,却还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姚桐觑了眼面色沉沉的贺铮寒,立马识时务的垂了头。

“好标致的美人。”

贺铮平双眼一亮,“你是哪家的?我怎么没见过?”

姚桐连忙一躲,避开这位热情得过分的二爷。

“二爷,快住手,这是世子爷的人。”冀王妃的贴身丫鬟,急忙拉住贺铮平伸出的手,急得跺脚,没看到世子爷脸都沉了,二爷不要命了!

“这......不会是姚家的小狐狸精吧。”

这下,姚桐的脸也黑了。

“咳咳,大哥,小......小嫂子,你们慢走,弟弟告退。”

贺铮平讪笑两声,见他哥风雨欲来的样子,暗叫一声不好,提着鸟笼就窜进了垂花门,躲进了冀王妃的屋子。

“母妃,母妃,儿子给你找了个好玩儿的,保管给你解闷......”毫不见外的邀宠撒娇声。

“你这孩子,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淘气。”冀王妃含笑的嗔怪声,听不出一点儿的不满,只有浓浓的疼爱。

短短一点距离,一点儿都不隔音,姚桐都能听得见,更何况武力高深的贺铮寒。

“爷,走吧。”

姚桐伸手按上攥成拳头的大掌上,在他看过来时,微微一笑,笑容干净又温暖,贺铮寒倏然回神,薄唇一弯,幽深不见底的眸子暖了暖,大手张开,反手握住了她的手,“走吧。”

他的手掌很大,把她的手完完全全的包住,掌心的温度又高,在这微寒的天气里,被这双手握着,还是很舒服的。

可,当远离了冀王妃的院子,姚桐使了巧劲,将手挣脱了出来。

贺铮寒要她认清自己的身份,她又怎会再任他为所欲为。

这次......不过是感同身受,动了恻隐之心。

......

回到别院,姚桐还是很开心的,冀王府一行,得了两个身手高强的女护卫,终于有了些安全感。

除了贺铮寒给她的护卫,她总算有了自己可用的人了。

过些天萃梨园新戏上演,她正愁着没法子避开贺铮寒,现在也解决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