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记住你的身份

作者:晴丝如线 字数:3868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夫人,七宝酱香肘子、果木烤鸭、秘制烧鸡......奴婢都买来了。”

诱人的香味传进来,姚桐深深吸了口气,“赶紧回去,今儿咱们好好开开荤。”

不止锦霞连连点头,就连施医女都忍不住吸了口气。

实在是这些日子她们吃得太素,自打姚桐应下了谢九的邀请,白日到萃梨园指点新戏,她们就再没吃过一口肉了。

谁能想到看着温润如玉,清俊无双的谢九爷,骨子里是个追求尽善尽美的人,为了和新戏的风雅相衬,不止要上戏的人,连她们都得跟着吃素。

“幸好今天结束了,奴婢脸都快吃绿了。”锦霞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

“回去让你好好吃一顿。”施医女笑着点了点她,“脸上的伤痕也都消了,可以吃些大鱼大肉了。”

幸好手边有伯父配的药膏,她们二人脸上才没留下疤痕,施医女自己倒是不在意,只是锦霞正值青春年少,落了疤就不好了。

话题转到药膏上,姚桐隔着衣裳摸了摸自己胸前的伤口,当日那般狰狞的疤痕,现在只有一块铜钱大小的硬痂,不特意寻摸,都注意不到。

“施大夫真是医术精妙。”姚桐赞道。

施医女含笑点头,与有荣焉,“伯父快要回大名府了,待他回来,再给夫人诊下脉。”

施仁亭大夫盛名之下,大梁朝十五道的王公权贵,排着队请他诊治,若不是他及早投入冀王世子贺铮寒麾下,有些人就不仅仅是客气相请了。

就算这样,施仁亭大国医一年中也得有些日子离家远行,说来,六月份时,如果不是贺铮寒十万火急的命金甲卫将已走到渡口的施仁亭带回,他早就去了剑南道,姚桐还能不能保住命也不一定了。

“说到施大夫,奴婢听说了一事。”锦霞语气很是开心,“听说孙府那位刁蛮的五小姐,被抬回府后,脾气更加暴躁了,连给她看病的大夫都挨了打,连着几次后,大名府但凡有点名气的大夫,一听孙府来的人,立马关门。孙府怕惹来众怒,也无可奈何,那位五小姐,听说落了一身疤呢。”

姚桐看向施医女,见她一向温和的眼神冷了冷。

“伯父极为护短,族中有严令,凡是无故伤害施家子弟的,施家医者并徒弟,都不得诊治凶手。”施医女轻声解释,姚桐连声赞道:“恩怨分明,施大夫做的好。”

对于那个小小年纪就手段歹毒的孙五小姐,没有一点同情,她拿鞭子抽破别的女孩儿的脸的时候,就得有被人以同样手段整治的觉悟,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施医女也轻声笑了,夫人这性子,真和高门权贵里精心娇养出的女孩儿不像,对旁人甚至是下人,有种天生的体恤。

这真是难得。

越是相处,越想要留在她身边,也越想为她打算。

“夫人,关于谢九爷......”施医女顿了下,还是说了出来,“他自报江左谢九,我若没有猜错,他应是豪商谢家的子弟。”

施家世代行医,到了施仁亭这里,一手医术更是独步天下,医家地位虽不高,可那些豪门权贵,也是吃五谷的,人人都免不了生病,对医术高超的名医,都极为客气。

施家的人出入公门侯府,久而久之,那些权阀的情况他们都了然于心。

而江左谢家,是富可敌国的豪商,也是唯一一家以商家的身份跻身大梁朝顶级阀阅的权门。

“豪商谢家?”

姚桐记忆里并没有关于谢家的内容,略略皱了皱眉,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果然太少了。

“施姑姑,这可是有什么干系?”

施医女眉头紧锁,最终无奈一笑,“谢家虽然富贵至极,可他家的行事并不张扬,他家子弟名声并不差。只是......我也是听人说的,谢家挑选继承人的方式和别家都不同,不以嫡庶,不以长幼,只有最强者才能得家主之位。这法子......也不能说不好,只......到底厮杀惨烈了些......而现在谢家的家主,已年过花甲......”

现任家主年老,又是这种‘养蛊’的方式挑选继承人,里面的争夺倾轧,只是想一想,姚桐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多谢姑姑提醒,我省的。”

......

“谢九,谢家的人?”

别院里,暗卫一五一十的汇报着姚桐这些日子的行踪,贺铮寒剑眉斜斜一挑,眼神锐利,“谢家的人何时到了我的地界上?”

暗卫腿肚子一哆嗦,世子爷一向不喜欢商人,结果现在执掌商家牛耳的谢家子弟大喇喇的待在大名府,还撺掇着夫人......

世子爷这脸色真是吓人。

贺铮寒并没有发火,挥手让他退下。

“爷,夫人回来了。”

......

“给世子爷请安。”

身披玄色大氅的高大身影,大步而来,从守在院门的丫鬟身旁疾速而过,卷起一阵冷风。

“真是过瘾。”

姚桐左手拿着烤鸭卷,右手夹了一筷子酱肘子,吃得酣畅淋漓,一双杏眸满足的眯着,两边丫鬟也是凑趣,一时欢声笑语不断。

突然的,声音戛然而止,一下子静了下来。

姚桐后知后觉的抬眸,只见贺铮寒高大魁岸的站在门口,身后帘子晃动不休。他逆光而站,英俊的眉眼越发分明,冷峻的眉下是一双幽暗深邃的鹰眸,高挺的鼻梁下两片薄唇轻轻一动,“都出去。”

姚桐对着施医女和锦霞点了点头,让她们赶紧出去。

眨眼间,屋子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爷,坐下一块吃吧。”

姚桐眨了眨眼,沾了油的红唇鲜润欲滴,笑着邀请。

贺铮寒深深看了她一眼,一撩衣袍,竟真坐了下来。

“这是西市牌楼刘家酱肘子,肘子出锅时,不碎不脱皮,又酥又嫩,不腻口不塞牙,爷,你尝尝。”

姚桐笑盈盈的推荐,贺铮寒提起筷子夹了一筷子,慢悠悠的放进嘴里,轻轻一嚼,满嘴鲜香。

“这大名府你比爷都熟了,哪儿有好吃的,哪儿有好玩的,你倒是一清二楚。”

这位爷来者不善啊。

想了又想,姚桐也不知道哪儿又犯了他的忌讳。

“大名府人杰地灵,还是爷治下有方。”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贺铮寒睨了她一眼,“爷的话,你还记得吗?”

对上她迷茫的眼,贺铮寒冷哼一声,“忘了?”

“我不喜欢不听话的人,尤其是女人。”

姚桐吃惊的睁大眼睛,她还不够听话吗?

心里想着,嘴里就说了出来。

“姚桐,你记得现在的身份吗?”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姚桐一怔,也幸好两辈子姓名一样,她飞快的反应了过来,贺铮寒没给她说话的机会。

“待在我身边一日,你便要守我的规矩一日。”贺铮寒看着她的目光凉凉的,“将来......爷不会亏待你的......”

姚桐怔然的望着他,“怎么样才算不亏待我?”

“谢家的人心思深沉,你莫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了。”贺铮寒见她一脸茫然,硬如铁石的心肠软了软,“你很聪明,我让你办的事,你也做得不错。等将来......我放你自由。你若喜欢年轻俊秀的,我做主给你择一良婿......”

心口一阵阵的疼,她却笑了起来,姚桐听到自己压抑着颤抖的满不在乎的笑问,“爷可真大方,自己的夫人也能嫁出去?”

“你懂的。”男人的嗓音冷静而理智。

姚桐无声的吸气,缓解心尖上一抽一抽的痛,她果然猜对了,世子夫人这个名号,果然是让她先占着位置的,这个男人终于亲口说了出来。

“我真的好奇,以世子爷的权势地位,要什么身份的女子,让你不得不用这种办法为她留下世子妃的位置。”

“这和你无关。”

姚桐轻轻笑着,“世子爷既然许了我如意佳婿,那我现在开始物色也可以......”

“不要故意激怒我。”贺铮寒俯视着她,英俊的眉眼蓄着刀锋般的凛冽。

呼吸一窒,姚桐硬顶着他强大的气势回视他,良久,扬起一抹灿如朝霞的笑,“望世子爷早日达成所愿。”

贺铮寒剑眉微凝,“只要你乖乖听话,爷会护着你。至于......也不是不让你外出,只是你如今的身份,要懂得避忌......”

无论他说什么,姚桐都笑着一一应下,态度极好,仿佛刚刚竖起一身刺的人不是她。

贺铮寒眉头皱得更紧了,心里无端的不舒服,却又找不到一点错。

“你歇着吧。”

撂下一句话,大步走了出去。

......

第二日,姚桐没出门,一早起来,随便吃了点早饭,就俯身书桌上,用一支石墨笔,速度飞快的写着什么,不许任何人打扰,到了饭点,随便吃点东西又接着写,直到半夜才洗漱睡下。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锦霞和施医女十分焦急,却不知她到底怎么了,连劝都不知要如何劝。

“夫人,世子爷身边的墨松来了。”

姚桐按了按眉心,收拾了书桌,将写好的东西锁在抽屉里,起身见了墨松。

“夫人,王爷要见您,世子爷在前院等着,您收拾好了,一块去王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