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睡过你说没关系吗

作者:布丁有点甜 字数:2432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医生说完,打开了医药箱,井井有条的拿出一些药出来。

简小汐听了医生的话也是一怔,想到当时的剧烈疼痛,她却依旧不后悔,只要有一丝希望,她就会继续下去。

只简小汐低着头并没有看见男人看着她的伤口,眼眸里露出来的深思。

医生拿出消毒药水,安抚道,“可能有些刺痛,你忍着点,这里面进了水,会化脓,可能清理起来特别麻烦,也特别痛。”

简小汐点头,“好,没事的。”

远远要比简小汐想象的要痛,那酸性的药水涂上时,整个脚底都是麻木的,刺痛全身的那种尖锐的刺痛。

简小汐小手把身下的床单紧紧的拧在手心里,小脸上冒出汗珠,唇瓣泛白,但却始终都不肯叫出声来。

祁江肆深沉的看着她,眸光里的一丝复杂神色一闪而过。

医生动作熟练快速,但恰巧这时,简小汐身边包里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简小汐咬牙拿出手机,是琴姐的电话。

她望了望房间里的男人,本想挂掉,可是琴姐一般都是有重要的事情才会给她打电话,她不能不接。

简小汐按下接听键,“琴姐……”

“小汐,应聘的如何了?”对面传来琴姐公式化的关心。

简小汐垂眸:“还不知道……可能要再看看。”她到现在也实在是摸不透这男人的心思。

而当她一说完,脚下传来一股刺痛,痛得她倒吸了一口气,手机差点滑落掉地,手指一滑动,按动了免提键,于是整个治疗室响起了琴姐在电话里的声音。

“既然这样,盛江的代言人拿不下,那今夜我给你安排了一个饭局,对方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可要把人家伺候好,说不定下一场戏你就是简小汐了。”琴姐听她这么说,口气也冷淡起来。

简小汐小脸煞白,整个身子都有些不稳,脚底下的痛她完全感受不到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怎么按了免提了。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很大,恐怕房间里的人都听见了,特别是眼前这个男人。

简小汐心楸了楸,立马急道,“琴姐,我知道了,先不说了,我还有事。”

“简小汐,这次的事可不要搞砸了,我可是花了……”

啪!

简小汐甚至等不及琴姐把电话说完,急忙的挂断了电话。

“小姐,好了,注意这段时间不要碰水,这些药一天换两次。”

医生站起身来,把手中的药递给了她,看着她的目光显然不似先前那般的好意,而是带了点讽刺和瞧不起。

简小汐却仍然微笑着接过药,“谢谢!”

医生离开后,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他们。

简小汐垂着目光,不敢看向对面的男人,“谢谢了,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正当她打算从治疗躺椅上下来的时候,她的透顶就传来男人冷嘲的声音。

“脚都没好,就急着去陪男人上床了?”

简小汐的心一疼,说道:“祁总,我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就算我去陪男人上床,你管不着吧。”

祁江肆的眼眸更加冰冷了,这女人还真的能够为了出名当明星,什么事都能够做得出来!

甚至只要和男人床上去?就这么自甘堕落!

想到她急着要跑去伺候其他男人,祁江肆脸色一沉。

于是,在简小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祁江肆强势将女主给推倒在治疗躺椅上,嘴角处勾起讽刺弧度说道:“睡过,你说有关系吗?”

简小汐的脸爆红,羞耻不已的说道:“你……你无耻……”

“但是你看起来……也没有多么的清纯!既然你更喜欢伺候男人!不如伺候我好了!只要你乖乖听话,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如何?”

简小汐又气又怒,心口涌上一股刺痛。她双手用力的推开着他,说道:“不用你管,你的提议留给其他女人吧!我不需要!”

她垂下的手紧紧一握,看着他眸底的讽刺,眸底一寒,别过头去。

祁江肆见她没有一丝犹豫就拒绝他,眼眸露出更深的寒光。

他的嘴角邪肆一勾,长指落在她吹弹可破的脸蛋上,低沉的嗓音随之响起。

“你不就想拿到合同吗?你要的我都可以给你,而且你不就想要更多的钱,当大明星吗?只要你跟了我,我全部都可以给你。”

简小汐的身体气得发抖,男人的手指戴着的那丝丝薄意令她忍不住哆嗦。

“你混蛋!我说了……不要你管!你放开我!”

“小东西,还想要玩谷欠擒故纵的那一套?”

正在不断挣扎着的简小汐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快气炸了!

她真的恨不得要咬死这极其自恋又狂妄自大的男人,事实上,她的身体还真的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当男人的手指靠近她的嘴唇边的时候,她的嘴下意识的就狠狠的咬了过去。

祁江肆眸瞳一缩,凌眉皱了起来,目光由一开始的诧异转为愤怒。

这女人,居然敢咬他。

直到简小汐感受到口腔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她才回神过来。

她真的咬了!

有点呆看着那只手,蓓蕾肯定那是鲜血的味道,才松开小嘴。

祁江肆冰眸抬起,冷冷盯着她,嘴角抿紧,却不理会还在流出浅淡血丝的伤口。他目光只紧锁在她身上。

简小汐虽然心里很怕,但并不想让他看出来,故作镇定,强压下心底的恐惧。

“我哪里谷欠擒故纵?是我根本对你没有兴趣好不好?我简小汐就是爱钱爱名利,但又如何?!”

祁江肆阴戾的眸一眯,盯着她那张小脸。

没等他说话,她又说道:“但请祁先生您放心,我就算上谁的床,也绝不会爬上你的床。毕竟天下男人又不是只剩下你一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