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就这么想做明星?

作者:布丁有点甜 字数:2484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祁江肆目光一沉,望着池内那充满诱.惑的女人,整张脸都紧绷着,唇线冰冷。

那一夜的记忆忽然涌了上来,她一双细腿不由的在他身下乱动着,勾着人的视线无法移开。

他冷冷的扫了一眼所有人都看向那水里的女人,他发出一声冰冷的厉声:“出去,所有人。”

众人全部愣住了,看向这个俊美的男人。

楚想最先反应过来,招了招手,立刻有保安进来清场了。

简小汐这时也想跟着离去,她抬脚准备上来,忽然,背后传来一抹磁性的声音,祁江肆倨傲的看着她:“你,留下来。”

在场所有的人都看向了祁江肆。

安盛美就在简小汐的前面,她明显是看到了祁江肆的目光是看向了她所在的位置。

简小汐也本能的看向安盛美,停顿了一下,继续跟着其他明显往前走着。

看来,这次的代言人已经是安盛美了,她低着头,满脑子想着的是,还有什么活动可以最快去赚到医药费。

安盛美的嘴角处露出微笑,脚步更向前走着,正要从游泳池上来,走向那男人。

但这时,祁江肆面若冰霜,手指指着简小汐说道:“我说的是你!其他人都可以离开了。”

于是全程的目光都看向了简小汐和安盛美。

安盛美只觉得身体僵硬在了水里,尴尬得原本完美伪装笑容的脸也都掩饰不住了,僵在了脸上。

简小汐的心脏跳得厉害,她呆愣的低着头,让人看不见她紧张和不安的神色。

她完全猜不透那个男人想做什么!

安盛美气得狠狠抓住自己的手链,那一窜手链应声断裂,无数个类似于钉状的小珠子散落在水里,但是此时她已经无暇顾及了。

这简小汐她倒是还真的看走眼了,不过是个三流明星,现在却是能够入了祁总裁的眼,更是抢了她的风头。

很好,她“记住”简小汐了。

当人们都退场后,一大片游泳池内,只剩下简小汐。

简小汐仍然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现在你可以跳了!”躺在靠椅上的男人冷漠开口:“跳得我满意,这次代言说不定就是你的了。”

简小汐闻言一顿,明知道这个男人是故意在为难她。

可她还是朝池中走去,借着水力,随着音乐动了起来。

冰冷的水刺激着她的皮肤,让她冷得唇都发紫,但是她却在水中如同一只灵动跳舞的精灵一般,每一个动作,都自然脱俗,透着干净却又欢快的气质。

突然,她的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狠狠的扎入她的皮肉里,她的动作不由得一顿,但是却在转瞬间又跟上了音乐的节奏。

血丝从她的脚底下,渗透水里,然后蔓延消散开来,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简小汐只觉得脚下似乎越来越痛,但只要是一想到这次的医药费,她咬着唇,仍然将每一个舞蹈细节都跳得完美。

漫长的舞蹈结束后,简小汐忍着痛从游泳池上来。

而她的脚下已经是血水一片。

祁江肆看到了地面上的血水,眼睛微眯。

这女人不要命了,明知脚受伤了,还一直跳?

简小汐脚实在是不稳,身体倾斜,跪倒在了地上,她的脚像是有什么深深嵌入到皮肉里面去了。

她疼得直抽气,正想要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却被祁江肆横打抱起。

简小汐惊讶的抬眸,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近她的男人。

她不由全身紧绷,推着正将她抱在胸膛处的男人:“你……要干什么?放我下来!”

祁江肆看着在怀里挣扎的女人,纹丝不动:“闭嘴!老老实实的和我去医院,然后将今天这事吞进肚子里,别妄图想要通过这次炒作!”

炒作?

简小汐手掌握紧,这男人将她抱出来,就是为了防备她炒作!

她忍着疼痛,眼眸里露出坚定目光,说道:“请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向外加透露关于今天的一个字,我只是来参加代言人竞选的,现在您可以放我下来吗?”

然而祁江肆的嘴角处露出讽刺弧度,“代言人?就这么想做明星?”

简小汐整个身子都僵住了一下,她强忍着心口的刺痛,她挣扎着说道:“对!我就是想要做明星!有什么错吗?放我下来!”

祁江肆看着怀里的女人不安分得更厉害了,他的眼眸更深沉了,说道:“那么如果你真的想要代言人合约的话,现在就闭嘴!不要乱动!”

“……”

简小汐听了停住了动作,诧异的看着他:“你是说……我还有机会?”

祁江肆目光扫了她一眼:“看你表现,去医院之前给我闭嘴。”

这时,祁江肆将车门给打开,将简小汐扔了进去。

“……”简小汐恨恨咬牙,但只能是继续忍。

随即上车,就坐在简小汐身边的祁江肆看着女人果然安分的模样,眼眸露出了然的神色。

果然,这个女人就这么在意合约!

司机开着车快速前行,简小汐不去看身旁的男人,只好瞪着眼睛看窗外的风景。

两人一路无言,直到车停在了医院的门前。

在简小汐愣神的时候,男人将她再次抱出了车。

闻着男人身上的薄荷气息,简小汐脸上绯红,她很少在特别清醒的时候离一个男人这么近,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口处,还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

祁江肆抱着她走进了医院的外伤处理治疗室,淡蓝色的窗帘扯在两边。

一个带着银边框眼镜的斯文医生微笑着看着他们。

“这位小姐,伤到哪儿了?”他转向简小汐,温和的问道。

简小汐动了动脚,忍着疼痛说道:“两只脚。”

青年医生闻言,走了过去,端起她脚打量起来了,皱着眉头说道:“幸好,这钉的长度有限,扎得不是很深,要是再长一点,扎到胫骨,可就不好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