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由不得你

作者:布丁有点甜 字数:3378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什么?!简小汐反应不及,只觉后脑一阵剧痛,直接晕了过去。

有,有埋伏!

简小汐晕晕沉沉,脑中莫名划过祁江肆皱着眉头的脸。

“啊!”简小汐猛地做了起来,正要做些什么,后脑勺一阵剧痛。

“嘶~~~”简小汐龇牙咧嘴的摸摸自己的后脑勺,看来之前的不是梦?!那么,这里是?

简小汐才反应过来,看着周围的景物。

好熟悉,不是,自己的床么?!简小汐惊讶的瞪大眼。

“醒了?”祁江肆冷冰冰的声音突然从床边传来。

简小汐下意识回头,便看见祁江肆双手抱胸,直直看着她,一脸冷肃。

“我,你!对了!那个王江!”简小汐摸着自己抽痛的脑袋,急切地向祁江肆说着自己之前经历的事情。

祁江肆看着简小汐脑袋上面刺眼的绑带,眼睛不悦的眯了眯。

这个女人,就应该把她关在家里,什么地方也不让她出去!在那么多人的保护下也能吧自己弄成这样。

祁江肆也是佩服她。

不过想到之前保镖回复的答案,祁江肆的心情又稍稍好了些。

想到简小汐不假思索的拒绝了王江的要求,心情大好,虽然明着不说,但是心里还是向着自己的么。

说道这里,祁江肆的声音也稍稍和缓了些:“你好好休息,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看你以后还想不想要出去。”

“出去当然要出去。”简小汐下意识回答,但是看着祁江肆沉下来的脸色,声音一弱,“是你救了我?谢谢了。”

“不用客气。”祁江肆点点头,“你要是能够因为这事乖乖听话,我就万事大吉了。”

简小汐脸一沉,这要说些什么,但是想到祁江肆救了她,只得按捺下想要顶嘴的想法。

“不过话说回来。”祁江肆微微笑笑,“我还要感谢你。”

“感谢我?”简小汐傻气的指指自己。

“要不是你,我还真不能提前挖出王江那伙人。”祁江肆点点头,“虽然傻气,但是还是有点用处。”

简小汐心觉不对,她紧紧盯着祁江肆:“什么意思?!”

“那么大火气干什么?”祁江肆皱皱眉,“影响伤口恢复的。”

简小汐这才回过味来,她看着祁江肆,声音像冰碴子一样:“你知道王江会对我动手?!”

祁江肆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嗯。”

简小汐得到了答案,心里猛地漏了一拍,随即有五味杂陈的情绪被怒火带动着冲了出来。

她忽然想嘲讽上两句。

“也是,你祁少是谁啊!”

利用与被利用说到底也只差一个字而已。

祁江肆听着她那阴阳怪气的语气皱眉,“几个意思?”他哪里惹了她?

“没什么意思,祁少你高兴就好。”简小汐抓住了被子就蜷缩成了一团,背对着他,没有再说话的打算。

但祁江肆一把扯掉了她身上的被子,俯身靠近了她,脑袋凑到了她的耳边,在耳边轻语。

“别跟我玩文字游戏。”

还是跟平常无所差异的语气,但听的人心境不同,落在简小汐耳朵里,这声音就很是猖狂得意,让她那不爽的情绪瞬间被冲上了顶峰。

简小汐紧咬牙关,一把推开了他,冲着他低吼,“离我远点。”

祁江肆不悦了,出口就让他滚的人还真的没有几个。

“身为女人无理取闹也要有个度!”

简小汐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眼底只有看透了人的本性的冰冷,看上去她连一个“哦”都懒得施舍。

“简小汐,别闹!我没有精力跟你玩闹小脾气。”

“出门左拐。”

祁江肆莫名的吃了个瘪,看着简小汐阴沉着脸就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但他却很不明所以,“你到底在气什么?”

简小汐抬起眸子直视祁江肆的双眼,压住情绪,不冷不热的道:“没什么。”

“我以为我们虽然没有那么熟,但至少你不会做对我不利的事情的,不过还是算了,说多了也没有意思。”

简小汐自顾自地说完了话,皮笑肉不笑,“我累了,你可以出去了。”

“把话说清楚。”

简小汐正愁没处撒火,祁江肆的话刚说出来,她就与他杠上了。

简小汐噌地坐了起来,一手就抓住了祁江肆的领带,一把拉到了脑袋跟前,咬牙切齿地,“你把我当成了鱼饵丢给王江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会是什么感受?”

“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就会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而那局面就是你亲手造成的,你还好意思问我生什么气?”

祁江肆怔了怔,“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也有分寸。”

这话就像是催化剂,听的简小汐头脑发昏,怒火膨胀。

“说到底你就是自私自利,自大自负,不论是变数还是后果你都不会去想!”

“祁江肆你信不信,万一我今天被那姓王的给睡了,你明天看到的头条就是我跳楼自杀,尸体惨不忍睹的新闻头条报道!”

简小汐就像是失控的野兽,一时间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

他捏住她扯着他领带的小手,冷声道:“你冷静点!”

“你没有经历过,你当然可以冷静。我被打晕的时候,我……”她用力挣脱他的桎梏,挣扎了几次,手都没有成功抽出。

她低下头,在他手上狠狠咬了一口,这个男人太阴险了,她不是他的对手,和他在一起她迟早会被他害死。

他毫无防备之下松开手,眸光更加凌冽了几分。

她抽回手的时候,手不小心划过架子上的花瓶。

“啪”,花瓶硬生生地砸在了祁江肆的额角,再落在地上,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声音将失控的简小汐戳醒了半截。

她抬起头看着祁江肆,被伤过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青紫了一大块,而祁江肆则浑身都散发着寒气。

她缩了缩肩头。

他的声音仿佛穿过万年的冰川才道入她的耳中。

“简小汐,我什么时候让你陷入过那样的危机?要真出了什么事情也是被你自己给蠢出来的结果!不管你今天是吃错了药,还是发错了疯,都给我适可而止!”

什么事情都不可能没有变数,他只是不在乎她吧?

她自嘲的笑了笑,故意忽略他的受伤的额角,撇撇嘴:“在你们这些所谓的有钱人眼里就永远都只有利益二字!像我这样的炮灰,反正也是可以随便牺牲的。”

“我先行一步,你随意。”说着,简小汐转身就要走。

祁江肆却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的手,再将其往一旁的墙壁上一推,手臂一横,两个人的距离就被拉近了。

两个人离的非常近,距离足以灼烧起来。

祁江肆扯了扯嘴皮,另一只手勾起了她的下颚,“我最近是不是把你宠坏了?”

“祁少说笑了。”

祁江肆又凑近了几分,简小汐别过了头,正要停顿时,他的唇刚好碰到她的脸颊。

他索性把目标给移到了她的耳边,一手环住了她的腰肢,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来,“不然,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他的气息进入耳道里,腰背部都连着苏了,力气失了一小节。

“我……”

简小汐刚要张口,但这个时候,祁江肆轻轻一拉,她肩膀上的衣服就掉了一大截下去,香肩半露,引人入胜。

祁江肆微微低下头,在简小汐那细长的锁骨下放就是一口咬下去,她疼的闷哼了一声,那声音像是带着无止境的魔力,让祁江肆的手掌不受控制的颤了颤,搂紧了。

“你放开我!”简小汐试图去推开他,但是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祁江肆从锁骨往上,很快就摸索到了她的唇。

简小汐踩在头脑发昏的边缘咬上了他的唇,嘴巴里边残留着他血的腥甜味,“祁江肆,我不想做!”

“由不得你!”

说着,他伸手就解开了自己的领带黏了上来,这次直接拽住了简小汐的手,一把丢在了床上压了上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