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趴着,我给你擦药

作者:布丁有点甜 字数:4024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简小汐吓了一大跳,她的身体正一览无余的展现在祁江肆面前,她心里委屈的都要哭了,毕竟她一个女孩子,这样被人看着,这个祁江肆简直欺人太甚。

祁江肆似乎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他指着简小汐背部和腰部的伤痕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跟我走开,不关你的事!”简小汐喊道。

祁江肆把浴巾往简小汐身上一裹,便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简小汐拼命挣扎着,手和脚胡乱的动了起来。

祁江肆直接把简小汐扔到了床上,自己便出去了。

简小汐吓的在床上一动不动,半天还没回过神来。

只见祁江肆手机拿着一盒药箱进来了,他把药箱放在了桌上。

冷若冰霜的看着简小汐说:“趴着,我给你擦药。”

简小汐紧紧地靠在床头,眼睛死死盯着祁江肆,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要你给我上药,你走开!”

“你还没把钱偿还完,你也是我的财产,你要是有问题,谁给我打工还钱。”祁江肆冷酷地说道。

简小汐死死的裹着浴巾,不愿意就范。

“你的身体是我的,得好好还债。”祁江肆冷酷霸道的说道。

“你走开,我自己会擦。”

见简小汐敬酒不吃吃罚酒,祁江肆不禁也没有了耐心。

他直接把简小汐从床头拉过来,把她身上的浴巾扯了下来,狠狠的按在床上。

简小汐死死的挣扎着,死活不让祁江肆给她擦药,她用脚狠狠的踹祁江肆。

谁知道祁江肆突然把上身衣服脱光,露出了他的八块腹肌和腹肌,完美的身材一展无余。

他突然爬在简小汐的身上,在她耳边轻轻说道:“确定不要我给你擦药?”

“不要!”简小汐坚定的脱口而出。

祁江肆扬起邪恶的嘴角,对简小汐威胁式的说道:“不要我擦药也可以,那我就要了你!”

简小汐吓的脸色苍白,对于祁江肆,她总是被逼不得已,乖乖就范。

“再问你一次,要不要我帮你擦药?”祁江肆继续威胁道。

简小汐犹豫不决,但是看到祁江肆这副模样,只好再次妥协。

“擦吧。”简小汐无奈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祁江肆满意的说道。

他把浴巾裹在了简小汐的下半身。

“趴过去!”祁江肆命令的语气说道。

简小汐只好乖乖的趴了过去,哎,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祁江肆打开药箱,拿出药和棉签出来,轻轻的给简小汐的伤口上药。

虽然祁江肆的东西已经很温柔很轻了,可简小汐感觉伤口上被撒了一把盐一样的剧痛。

她已经尽力忍着眼泪了,可还是不小心疼的叫出声来。

“忍着点。”祁江肆心疼又冷酷的语气说道。

简小汐咬着牙,强忍着疼痛,紧紧的闭上眼睛。

祁江肆看到简小汐腰上和背上都是伤,心里不禁有些心疼,但还是表面上对简小汐很狠心。

药擦完了,祁江肆把药放在了药箱里。

简小汐还得继续趴着,不能翻身。

“药物和刚刚你摔碎的那个玻璃杯的钱全部算到你所欠的债务里面去。”祁江肆冷冷的说道。

说完,他就起身离开。

简小汐被祁江肆的话愣住了,她没想到祁江肆居然连这种帐都要跟她算得清清楚楚,他是想让她一辈子就这样在他家还债度过吗?

简小汐火冒三丈,这个王八蛋,简直太不要脸了,她在心里暗自骂道。

她扭过头,两个眼睛死死的盯着祁江肆离开的背影。

天色已经不早了,大地已经沉睡了,除了微风轻轻的吹着,除了偶然一两声知了的街道,冷落的街道是冷寂无声的。

简小汐伸手把灯关掉了,屋里变的一片漆黑。

她静静地闭上了眼睛,回想这一天的辛苦付出,觉得很累,但也很欣慰,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在这一片寂静的黑夜里睡着了。

初夏的清晨,徐徐微风轻轻扫着。

天刚亮不久,太阳还没彻底明亮起来,简小汐还在梦中熟睡。

“简小姐,该起床给祁少爷做早餐了。”封谨德在门外喊道。

简小汐还在做梦,就被封谨德的声音给叫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时间,才早上六点钟。

她感觉自己还没睡醒,而且身上的伤还是很疼,可是必须要起床做早餐,因为她现在是祁江肆的女仆人。

简小汐起床梳洗好了之后,就下楼去厨房准备早餐了。

她也不知道做什么吃的好,怕祁江肆不满意,就特意去询问了之前给祁江肆做早餐的佣人,然后照着之前的做了一桌丰盛的早餐。

祁江肆已经起床下来了,坐在主席位上,俨然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

简小汐把早餐都拿了上来,满满的一桌子早餐,都是做给祁江肆的。

他一个人吃得了这么多吗?真是太铺张浪费了,每天一个人吃还要做这么一大桌早餐,跟喂猪似的。害得人家一大早就起来做早餐,简小汐暗自抱怨道。

“你过来。”祁江肆冷酷的对简小汐说道。

“怎么了?”

祁江肆拿筷子指着一个盘子,挑剔道:“你这鸡蛋怎么煎的?”

简小汐凑过去看了看,炸的挺好的,火候也很到位。

“没什么问题啊。”简小汐说道。

“你不知道我只吃单面熟的鸡蛋吗?”祁江肆冷若冰霜的说道。

简小汐有些生气,但是为了还债,她忍!

“知道了,下次注意。”

“你过来把它吃了。”祁江肆命令道。

简小汐无奈,只好过去把鸡蛋给吃了。

谁知道祁江肆还不罢休。

“还有,这牛奶这么烫,你要烫死我吗?”祁江肆继续挑刺。

简小汐已经忍无可忍了,这分明就是故意挑刺,故意为难她,她气的恼羞成怒。

恨不得一杯牛奶泼在祁江肆身上,烫死他,但是她此时毕竟是个佣人,不能意气用事。

简小汐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要准备去片场了,再不去就要迟到了,她满脸焦急了起来。

祁江肆看到简小汐焦急不安的样子,就知道她是要迟到了。

“算了,真是太难吃了,不吃了。”祁江肆说道。

终于不吃了,老娘等的都急死了。简小汐暗自窃喜道。

“那我可以去片场了吗?”

祁江肆站了起来,说道:“正好我顺路,顺便送送你。”

“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去。”说完,简小汐转身就走。

祁江肆从后面把她狠狠的拽住了,然后霸道的说:“我说了算!”

说完,祁江肆就把简小汐拉到门口去了。

司机正在门口等着。

祁江肆直接把简小汐拉上了车。

“顺便先去片场。”祁江肆吩咐司机。

司机有些惊住了,什么叫顺便先去片场,明明祁江肆去的地方和片场就是两个反方向啊,但是司机也没有多问。

“明白了,少爷。”

车在街道上奔驰了起来。

“虽然你是顺路送我,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算算车费。”

祁江肆听到简小汐的话有些恼怒。

“不用了。”他冷酷的说道。

“我宁愿欠钱,也不愿意欠情。”简小汐高傲的说道。

毕竟离开祁江肆家,她就不是他的仆人了,也没义务对他那么恭敬了。

祁江肆没有说话,他心里有些心酸的滋味涌上心头,一直到到达片场,他们都没有再说过话。

车停在了片场的门口。

简小汐从包里面拿出了一张钞票放在座位上,便下车了。

祁江肆看到简小汐离开的背影,她的腿还是有些跛着,走路像一只小企鹅一样,他不禁有些心疼了起来。

直到简小汐的背影消失不见了,他才回过头来。

祁江肆这才看到简小汐刚刚留下的一张钞票,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有点蠢,真的以为他是顺路吗?还留车费给他,真是要把他气死。

祁江肆咬牙切齿的把简小汐留下的钞票撕了个粉碎,扔出了窗外。

“开车。”祁江肆命令道。

话音刚落不久,祁江肆的车就消失在了片场的门口。

简小汐一走进片场,看到一群人在安盛美面前左拥右簇的。

两个化妆师同时给她打扮,而安盛美正一副太皇太后的样子,指挥着。

其中一个化妆师看到简小汐来了,便迎了上来。

这个化妆师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名字叫小美。

“小汐姐,我来帮你化妆吧。”小美说道。

“好的,谢谢你。”简小汐礼貌的说道。

安盛美看到简小汐来了,化妆师过去给她化妆了,她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小美,你过来,帮我把指甲涂一涂。”简小汐命令道。

“可是……”小美犹豫道。

安盛美看到小美犹豫不决,更加生气了。

“可是什么,快过来。”安盛美再次命令道。

小美无奈,只能一脸歉意的看着简小汐。

“小汐姐,不好意思……”

简小汐知道安盛美是故意针对她的,不过她并不想跟安盛美计较,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这个妆她自己也会化,就忍了下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