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你要我不管你?

作者:布丁有点甜 字数:412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简小汐又被吊上了威亚,她依然很认真的态度。

“好,过了,大家辛苦了。”导演兴奋的喊道。

安盛美这次总算好好配合了,没捣乱。

这一天的折磨下来,简小汐的腿都快走不动了,腰也疼的直不起来。

安盛美看到简小汐这副模样,脸上得意洋洋,一副中了头彩的表情。

“今天的戏已经拍完了,大家早点回家休息吧,都辛苦了。”导演说道。

简小汐经过这一天的这么,已经累的不行了,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服装室换衣服,准备换完衣服赶紧回家。

“叮叮叮……”

简小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刚准备换衣服,听见手机响了,便把手机从包里拿了出来。

她打开一看,是祁江肆发过来的一条短信:

工作结束,记得回来做女仆,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祁江肆俨然一副命令的语气在短信中说道。

简小汐气的立马把短信给关了,好不容易一天的工作结束了,自己累的腰酸背痛,祁江肆却还不忘提醒她快点回去当牛做马。

她本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浑身都是伤,疼的她路都走不好了,可是现在还要去祁江肆家里当女仆人,听他的吩咐。她想想就觉得十分生气。

“可恶!”简小汐生气的骂道。

此时的祁江肆刚从公司下班出来,准备回家。

他打开车门,听见自己的司机正在打电话。

显然司机一时没有注意到祁江肆已经上车了,但祁江肆也没有打断他。

“儿子,你那个片场太远了,几乎连出租车都没有,坐公交车也要走很远的。”司机关心的说道。

司机的儿子是简小汐拍摄的片场的工作人员,当时还是祁江肆帮忙介绍的工作。

“你晚上早点下班,别忙太晚了,不然连公交车都没有了。”司机紧张的嘱咐着儿子。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我先挂了,老板要来了。”

司机挂掉了电话,这才注意到祁江肆已经在车后面坐着了,他吓了一大跳。

“祁总,您……您什么时候上来的,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年纪大了,注意力也不集中了。”司机紧张的有些结巴的说道。

“直接开车去片场吧。”祁江肆突然脱口而出。

司机显然被祁江肆的指令给震惊住了。

“好,知道了,祁总。”司机恭敬的回答道。

说着,车随着油门声就行驶了起来。

简小汐已经换好了衣服,从服装间里出来,她准备打车回祁江肆家工作。

她走出了片场,此时已经是傍晚了。

黄昏,是夕阳拉下夜幕的一刻,不知为何,似乎给予了简小汐一丝落寞的感觉。或许,黄昏的背后,人们总可以听见黑夜的脚步声,渐渐靠拢,因此纵然绚丽,仍会为简小汐增添一丝惆怅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她还要去为祁江肆工作吧。

她站在片场门口,想等一辆出租车。此时的她已经疲惫不堪了,细细的腰肢上还有一圈圈伤痕。

她撑着已经快要直不起来的腰身和疲惫不堪的双腿,站在片场门口等了许久,却连一辆出租车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她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公交车站走去,可是公交车站很远,按照她的这个速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

此时的她,仿佛像一只慢慢前行的蜗牛,在街道上爬行着。

祁江肆在车里看见一个弯着腰跛着腿的女人,正在黄昏的街道上蹒跚着。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是简小汐,不过她看起来似乎身体有些不太舒服。

“快停车。”祁江肆对司机喊道。

他立马跑下车,其实心里很着急,但表面上却十分冷酷的表情站在简小汐的面前。

简小汐被祁江肆的突如其来有些吓到了。

祁江肆怎么会突然过来了?难道是怕自己逃跑了,不去他那是当女仆人,所以特意过来抓她的吗?简小汐有些生气的想着。

“你的腿怎么回事?”祁江肆内心很担心,但却一脸冷酷的问简小汐。

“关你什么事?”简小汐气愤的说道。

“不关我的事,关谁的事?”

“不要你管!我卖身做女仆人的时间是在你家里的时候,但是现在是在外面,现在是属于我自己的时间,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简小汐冲着祁江肆吼道。

说完,简小汐就跛着个腿往前冲。

祁江肆伸手拉住她,简小汐拼命的想要甩开他的手,拼命的挣扎起来。

祁江肆见她不老实,直接把她一个公主抱给抱了起来,简小汐在祁江肆的身上不停挣扎,手脚并用了来起。

祁江肆完全无视她,任她乱动,直接把车门打开,把她丢到了车上。

“开车吧。”祁江肆冷冷地说道。

“是,祁总。”司机恭敬的说道。

简小汐坐在一旁生着闷气,嘟着嘴巴皱着眉毛,像极了一个刚被人欺负完的小孩子。

“你干嘛管我?”简小汐生气的质问道。

祁江肆看着简小汐生气的小孩模样,不禁冷笑了了两声,但心里却觉得她很可爱。

“你要我不管你?”祁江肆问道。

“是的。”简小汐气氛的说道。

“那请问你用这样的龟速什么时候才能够到家?”祁江肆讽刺道。

“你……无耻。”简小汐骂道。

“毕竟你浪费的是为我工作效劳的时间,我怎么能不管?”祁江肆冷酷的说道。

“哼!”简小汐气的哼出了声来。

她已经没有精力继续和祁江肆吵下去了,她满脸都写着疲惫不堪四个大字。

简小汐靠着窗户静静的坐着。

祁江肆看到简小汐一脸疲惫,突然忍不住关心的问道:“今天,很累吗?”

谁知简小汐并没有领他的好意。

“一点也不累,不管你的事。”简小汐说道。

她没有把白天被安盛美欺负的事情说出来,也没有把自己吊威亚受伤的事情说出来,她只是自己忍着,自己承受。

祁江肆见简小汐这幅态度,便也把头扭到一旁去,不再说话。

他好不容易关心别人,简小汐竟然不识好歹,还说不管他的事。

天已经差不多黑透了,月亮在夜空中高高挂起。

车在祁江肆的豪宅门前停了下来。

封谨德看见祁江肆的车回来了,便立马迎了上来,把车门打了开来。

“少爷,您回来了。”封谨德恭恭敬敬的说道。

祁江肆点了点头,便进屋去了,而简小汐则无奈的跟在祁江肆身后。

“这就是你打工期间住的房间。”祁江肆指着一间房间对简小汐说道。

“哦,知道了。”简小汐淡淡的说道。

祁江肆看了看疲惫的简小汐,冷冷的说道:“快去洗澡换衣服,开始工作。”

说完,祁江肆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简小汐回到了自己的女仆房间里,她看到房间里的床,真想倒上去好好睡上一觉,可是她不得不快去洗澡换衣服继续工作,她用心痛的眼神看了看那张充满诱.惑的床。

她拿好换洗的衣服便忘洗手间里走去了。

简小汐打开热水器,哗啦啦的热水淋在她的身上,让她感觉整个人轻松不少。

她站在淋浴下,享受着这一天对她来说最幸福的时刻,热水哗啦啦的淋在她身上,像是在给她按摩一般舒服。

简小汐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微微仰着头,静静地沐浴着这份舒适。

淋浴下的简小汐,像一个享受的春雨,在春雨下滋润的孩子,就连白皙嫩滑的肌肤也像孩子一样。

这女人怎么这么慢,怎么回事!祁江肆默默的想着。

祁江肆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还没看见简小汐换好衣服出来工作,他冲到了简小汐的房间。

房间里没有人,他看见房间的厕所里开着灯,简小汐还在里面洗着澡,祁江肆只好坐在床上等着简小汐出来。

简小汐洗的忘了时间,她想让这热水冲走她所有的疲惫,所有的伤痛,她闭着眼睛静静的享受着。

突然,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感觉有些浑浑噩噩的,洗手间里的雾气让她感觉胸口有些闷闷的。

她关掉了淋浴,准备拿衣服穿上,谁知道脚底突然一滑,狠狠的摔了一跤,不小心把旁边的玻璃杯也弄摔了。

“啊!”她疼的忍不住喊了出来。

祁江肆在外面听到动静,连忙往厕所里面冲了进去。

还好玻璃杯没有割到简小汐,但是她却是摔的不轻。

他看到简小汐正坐在厕所的地上,地上还有玻璃碎片,腰上和背上还有许多一圈圈的伤痕。

而简小汐似乎被他吓傻了,都没来得及遮盖自己。

简小汐愣住了几秒后吓的呼乱叫,这才反应过来,立马把旁边的浴巾盖在身上。

“啊!你个死变.态!”简小汐又慌乱又生气的骂道。

她气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祁江肆居然公然闯进厕所,把她看了个精光。虽然他们……但那也不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啊!简小汐心里愤怒又委屈。

谁知道祁江肆并没有立马出去,反而理直气壮的说道:“这个房子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的,这片地盘属于我,里面发生这么大的动静,我有权利进来查看我的财产是不是安全的。”

“你这个无耻下流的人。”简小汐气的眼睛都要蹬出来了。

她咬牙切齿的冲着祁江肆继续说道:“你赶快给我出去!”

祁江肆把简小汐说的话完全当做空气,丝毫不在意,反而直接冲上前去。

简小汐吓了一跳,冲着祁江肆吼道:“变.态!走开!”手还不听乱挥着。

祁江肆不听简小汐的叫喊,直接把她身上的浴巾扯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