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这可是你主动的

作者:布丁有点甜 字数:365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包厢里热闹了起来,大家有的在吃东西,有的在唱歌,有的则在说说笑笑。

祁江肆用手温柔的扒开简小汐的头发,把嘴巴凑到她的耳朵边上说道:“这次可是你主动的。”祁江肆的语气里似乎带着一丝挑衅。

“你别误会了,这只是一场游戏而已。”简小汐强装镇定的说道。

“游戏?”

“是的。”简小汐坚定的回答道。

祁江肆突然坏笑了起来,眼睛里闪过一丝坏坏的目光。

“既然是游戏,那我也要一场游戏好了。”祁江肆邪恶的说道。

“你……”简小汐尴尬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傻傻的瞪着祁江肆。

整个包厢内热闹洋溢,只有简小汐和祁江肆两人之间充斥着一种怪异的气氛。

简小汐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大腿有一丝不自在,似乎有些痒痒的感觉。

“你干嘛?”简小汐不耐烦的说道。

谁知道祁江肆并没有搭理她。

她两个眼睛睁大狠狠的盯着祁江肆,谁知祁江肆并没有把手拿开,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了起来。

“我想干嘛就干嘛。”祁江肆邪恶的说道。

让简小汐感觉浑身不禁发麻了起来。

说实话,祁江肆的手是男士中难得好看的手,每根手指都骨节分明,十分修长。

简小汐面对祁江肆的调戏,感觉到愤怒不已,气的脸都红了。

她忍无可忍,把祁江肆的手推开来,,刚准备抬起屁股就准备走人。

突然,她感觉自己被人狠狠的按住了,她还没起身就被拉住了。

祁江肆把嘴巴轻轻的凑到简小汐的耳边说道:“如果你现在离开了,那么我就让你的合约泡汤。”

简小汐心里很愤怒,她感觉自己怎么都逃不过祁江肆的手掌心,可是表面上又无可奈何,不能不服从,只能乖乖的坐在位置上面。

“小汐干嘛呢,只顾着你的情郎,都不跟我们玩了”

“是呀,你可不能这么重色轻友啊”

大家起哄说道。

简小汐觉得十分尴尬,大家似乎都误会了她和祁江肆……

大家说完就拉着简小汐一起玩了起来,而且十分客气,一个一个的轮流给她敬酒。

“小汐,我们来喝一个”

“不行,小汐,我也要跟你喝。”

“我也要,我也要。”

大家纷纷起哄,闹了起来。

“好,干杯。”简小汐边说边拿起酒杯来。

简小汐来者不拒,不管谁跟她敬酒她都喝,一杯接着一杯的。

她的脸都没有红,看起来似乎一点醉意都没有一样。

祁江肆在桌子底下扯着简小汐的衣服,试图阻止她。

可是简小汐并没有把祁江肆的阻止当回事,继续的一杯接着一杯喝。

大家都喝醉了,趴桌上的趴桌上,倒沙发的倒沙发,一个清醒的都没有,就连导演,也喝的神智不清。

有的甚至说起胡话来,还有的发起酒疯,拿着话筒乱吼起来。

简小汐感觉到浑浑噩噩的,想要站起来,谁知道立刻就站不稳,“扑通”一下倒在了祁江肆的怀里。

祁江肆看着她,她却像八爪鱼一般死死的粘在他的身上。

简小汐开始不老实起来,开始各种乱动,各种调戏。

“你这女人,干嘛呢!”祁江肆吼道。

简小汐没有听到祁江肆说话。

“好舒服,好舒服……”

“好结实的胸肌,我要……”

简小汐胡言乱语了起来,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乱七八糟的。

祁江肆看着胡言乱语的简小汐满脸的无奈,他这才知道简小汐原来是喝醉了,他还以为她酒量很好,没想到都是装的,外表看起来很清醒而已,其实恐怕早就醉的神智不清了。

祁江肆抱着简小汐离开了包厢。在路上,简小汐的手还是不老实,在祁江肆身上继续乱摸,嘴巴不停的往他脸上凑。

路上的客人看到了,都纷纷窃笑起来。

“你看这女的,怎么喝成这幅德行……”

“是啊,太不矜持了……”

有人窃窃私语的议论道。

“不要乱动了!”祁江肆小声的冲简小汐吼道。

可是简小汐并没有搭理他,甚至变本加厉。

“不要跑嘛,我要……”

“让我亲亲……”简小汐胡言乱语的说道。边说还边嘟着嘴巴。

旁边的人看到了一阵狂笑,这让祁江肆尴尬不已,甚至脸都红了。

祁江肆无奈,看着神智不清的简小汐,低着头大步的往门口走去。

他抱着简小汐上了自己的车,谁知道简小汐上车后还是各种不老实,继续调戏祁江肆。

就连司机都害羞的低下了头,不忍直视。

“我要嘛……”简小汐娇滴滴的说道。

司机听到不禁笑出了声来。

“笑什么笑,好好开车。”祁江肆吼道。

祁江肆话音刚落,简小汐性感的樱桃小嘴便向他突袭而来,狠狠的吻了下去。

祁江肆也没有反抗,还配合了起来。

哎,这女人真是让人受不了,又跟吃了药一样乱调戏人。

祁江肆被简小汐的调戏成功的被撩起了欲.望。

到别墅了,封谨德和仆人看到祁少爷回来了纷纷迎了上来。

“少爷,您回来了,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封谨德恭敬地问道。

“快点嘛……”简小汐突然开口胡说道。

封谨德和仆人们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往后头直退,给祁江肆让出一条道来。

祁江肆根本没心思搭理封谨德,直接迫不及待的把她抱着大步的奔向自己的房间。

“快点嘛……快点嘛……”简小汐诱.惑的说道。

“等着,已经到了。”

他此时此刻只想立马要了她。

“萧清……”简小汐突然喊道。

祁江肆被简小汐突然喊出的这两个名字,给刺激到了。

萧清?这女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喝醉了,来调戏自己,却在自己的房间里喊着别人的名字?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祁江肆气的咬牙切齿,直接用力的把简小汐往床上一扔。

噼里啪啦的一声,摔了一地碎片,简小汐失手把床头的花瓶给打碎了。

这花瓶可是上好的青花瓷,却被神智不清的简小汐给打碎了。

简小汐却丝毫没有被花瓶噼里啪啦的落地声给震醒。

“祁江肆是个臭王八蛋……”

“我恨死他了,这个坏蛋,天天欺负……”

“王八蛋……”

简小汐继续神智不清的嘀咕着。

祁江肆听到简小汐喝醉了还在骂自己,气不打一出来,他的肺都要气炸了。

封谨德听到房间里有摔碎的声音,担心出来什么事,就立马冲了进来。

他看到地上青花瓷的碎片,不禁有些心疼,那可是祁江肆最爱的花瓶呐,当初找了好久才找到的,现在却成了一地狼藉。

“少爷,出什么事了吗?”封谨德忍着心疼恭敬的询问道。

“没事,去把楼上那间房打开。”

他把简小汐猛的一下抱到楼上,丢到了另一个房间里。

房间里放着许多贵重的收藏品,都是祁江肆平日里特意从四处各地搜罗回来当装饰的。

封谨德恭敬的站在祁江肆旁边,想到刚刚摔碎的花瓶就心痛的不行,他小心翼翼的说道:“祁少,这里面都是极为珍贵的物品,难道您不怕简小姐……”封谨德的语气十分犹豫。

“就怕她不砸!”祁江肆气冲冲的说道。

封谨德被祁江肆的话震惊了,他不明白祁江肆这样做的原因,但是他也没有资格多问。

封谨德和祁江肆离开了房间,剩下神智不清乱发酒疯的简小汐独自呆在这间满是贵重收藏品的房间里。

太阳已经红的要晒屁股了,简小汐这才醒过来,她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昏昏沉沉的,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浑身还都是酒气,很是难闻。

她往四周一看,地上竟然全是碎片,她被一地狼藉的碎片给吓了一跳,这些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努力回忆着,可是她竟然一点都起不起来了。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昨天倒下以后的事情她完全丧失了记忆。

管它的,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自己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简小汐默默的想着。

她立马爬起来了,准备离开房间。

谁知道她刚走到门口,就被吓到了,祁江肆的封谨德突然带着人冲了进来。

“你们赶紧把这些东西清点一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