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这只不过是场交易

作者:布丁有点甜 字数:358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简小汐无可奈何,比起再经历一次噩梦,还是让祁江肆送她回家比较妥当。反正她自己回家也是回,她就当作祁江肆是个空气好了。

简小汐瞟了祁江肆一眼说道:“走吧。”她的语气充满了冷淡。

祁江肆就知道简小汐会妥协,他吩咐司机可以开车了。

繁华的城市,永远停歇不下来的不夜城。这里没有夜的宁静,只有灭不掉的灯光璀璨与不愿睡去的人们。凌晨的车辆很少,让祁江肆的车可以快速地在黑夜中奔驰。

来的时候还是一个大好的晴天,现在却突然下起了朦胧细雨。而简小汐的心情却比此时的天气还要差得多,她的心早已经是狂风暴雨。

所有的不幸往往都发生在雨天,所以人们注定会在阴雨天感到失落。

她静静看着窗外发呆。突然,她喊了句:“停车。”她的语气很平淡。

祁江肆停了下来,简小汐二话不说的下了车。祁江肆心想,这女人又想逃到哪里去。他匆忙的跟着简小汐下了车。结果,他跟着简小汐身后来到了一家药店。他心想肯定是简小汐着凉了,有些感冒,来买感冒药。他傻傻的站在她后面等她。

简小汐微微的低了低头,“麻烦帮我拿一盒避孕药。”她弱弱的小声说道,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大半夜的来买避孕药的,在别人看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店员帮简小汐转身去拿了一盒避孕药,果然没好眼色的递给了她。

祁江肆震惊了,他有些生气。他万万没想到简小汐竟然是来买避孕药的。难道她就那么讨厌自己?连自己的身体健康都不顾了。

祁江肆把她的手紧紧的一拉,往车让快速的走去。祁江肆把简小汐往车门上一推。他右手撑在车上,对着简小汐的唇吻了下去……

简小汐依然没有反抗,因为她已经死心了。她任由祁江肆摆弄。

“说,你为什么要买避孕药?为什么要这样做?”祁江肆愤怒的质问道。

其实就算简小汐不小心怀了他的孩子,他也愿意对简小汐负责。但是他没想到,简小汐一点都不在乎他,甚至这么讨厌他,甚至不想留下任何和他有关的。想到这些祁江肆就很愤怒。

简小汐突然冷笑了两声,然后讽刺的说道:“这只是一场交易,我不想留下任何后顾之忧,毕竟这样对你也好,对我也好。”

交易?为什么简小汐的心里这除了交易什么都不是,为什么她一点也不在乎。其实在祁江肆的心里,这并不是一场交易,因为……他是喜欢她的,但他表面上不愿意承认,还是对简小汐冷嘲热讽。其实他常常被她搞的没办法。

祁江肆拿了根烟出来点燃,他站在路灯下,他的轮廓被昏暗的路灯照的无比的迷人,就连他吐的烟圈,也让人感觉很舒服。

简小汐突然拿出了避孕药,当着祁江肆的面,二话不说的吞了下去。

祁江肆看到简小汐这么迫不及待的吃药,瞬间火冒三丈,他把烟头用力的往地上一扔。什么话也没说,就上了车,车门被他用力的摔了一响。

简小汐站在原地,看到那辆车在黑夜中飞快的奔驰着,越来越远,越来越不清晰。很快,就消失的无踪迹了。

简小汐一个人在昏黄的路灯下往前走着,天空中还下着朦胧细雨。此刻的她就像一幅画离走出来的人一样。

车不知道往前行驶着。司机见祁江肆心情不好,便小心翼翼的询问他:“祁少,请问现在回家吗?”

祁江肆什么话也没有说,依旧沉默着。他看上去心情十分沉重。

司机见祁江肆一句话也没有说,感觉他应该是默认了。便朝着回家的方向开去。

祁江肆想到简小汐今天淋了水,而且刚刚又吃了避孕药,外面还下着朦胧细雨。对了,该死,更令人担心的事,她的衣服……大半夜的,她这个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在路上,万一有坏人……祁江肆想到这里按耐不住了。

“快点调头!”祁江肆慌忙的对司机说道。

祁江肆紧张的看着车窗外,生怕一个不留神就错过了简小汐。他不停的催促司机。

祁江肆看到昏黄的路灯下有一个人低着头,似乎漫无目的向前走着,不慌不忙,不紧不慢。虽然灯光很暗,让人看不清她的模样,但他肯定,这就是简小汐。因为只有她,才能一眼引起他的注意,就算在浩瀚的人群中,他也能一眼看到她一样,她似乎会发光。

祁江肆并没有要司机停车,而是吩咐他再简小汐后面跟着,距离不能太近,他怕简小汐发现。也不能太远,他怕看不到简小汐。车就这样不远不近的跟着她身后。

夜晚沿着街道,路上几乎只有简小汐一个行人。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了白天骄阳的炽热,朦胧细雨中的街道显得格外清凉,街道两旁的路灯绽放出昏黄的柔光,灯光洒在她的身上。原来,我们这么远却又那么近。

简小汐继续在街道上行走着,她似乎活着了自己的世界里,外面的一切,仿佛都跟她无关。她丝毫没有发现,此时此刻,祁江肆的车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她,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黑夜无边无尽,到处都弥漫着深夜的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简小汐终于走到了家。

可祁江肆的车还停着楼下不肯离去,他看着简小汐的灯开了,不知过了多久又关了,他才放心简小汐应该是睡下了。才舍得吩咐司机离开。

祁江肆的车在回家的路上缓缓开着,雨后的地面似乎有些打滑,车只能不紧不慢的开着。

有些人就是这样,不愿意把自己的温柔体贴展现出来,偏偏要对喜欢的人各种为难。好像,生怕被别人发现一样。祁江肆就是这种人。

窗外雨都停了,屋里灯却黑了。朦胧的夜色中月亮的微光射进了窗户,照在了她那润滑如玉的小脸上,把她的五官衬的更加立体。

虽然她看起来有些疲惫,但她真的很美。她有着一双令人心动的眼睛,但当她闭上眼睛时,也丝毫不折损她的美。

因为月光太调皮,所以她的眼皮动了动,浓密卷翘的睫毛也随之泛着,小巧而挺直的鼻子又将她的美貌多加了几分,接下来就是她的樱桃小嘴了,不抹自红,看起来特别性感,柔软,令人想趁她熟睡的时候偷个香。

简小汐微睁着双眼,刺眼的阳光就是她的闹钟。天已经很明亮了,外面到处都是人们的喧闹声。她揉了揉眼睛,穿上了淡蓝色的拖鞋,向卫生间走去。

她边刷牙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似乎有些憔悴,她感觉整个人有一些无力。昨夜,对她来说,仿佛像一场梦。现在梦醒了,她终于自由了,她只能是这样安慰着自己。

简小汐不经意的咳嗽了几声,过往的路人连忙避开,她只能尴尬地挪了挪身子,绕着他们走。

起床后她就开始流鼻涕,鼻尖都被她擦的有些泛红,在她白皙的小脸上尤为明显。

她在离小区最近的银行,兑换了那张十万元的支票。钱一兑换好,她就立刻打给了妈妈。

“喂,妈,钱打过去了,您收到了吗?”简小汐关心的问道。

“收到啦收到啦!”

“那就好,您好好治病。”说完,简小汐安心的挂掉了电话。

眼见妈妈目前的医药费有了着落,终于可以治病了,她觉得十分安心,不过她也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她得工作,她得赚钱,因为她还要生活。

但是,整个圈及都被祁江肆封死了。现在没有人敢用她简小汐了。

她想了想,想到了一个不知道可不可行的办法,打算死马当做活马医。

她转身又回到来家里,她坐在镜子前,画了一个模仿妆,这个妆,让她看起来似乎不太像简小汐。她觉得十分满意,这样,可能有的人就认不出她来了。她整理了一下就出门了。

她在小区门口,拦了一辆空车,车在滚烫的地面上慢慢的往前行驶着。

突然,车在一个片场靠边停了下来。简小汐缓缓地走下车,阳光刺痛了她的眼睛,她从包里拿了一副墨镜出来戴在了眼睛上,朝着片场里走了进去。

片场里人很多,看上去十分忙碌,每个人都很匆忙,看上去十分杂乱。

她在这么多人一眼就看到了导演,导演留着比平常男人长的头发,一直到了肩膀,下巴上还有这长长的胡子,手时不时的摸一摸,他似乎很喜欢自己的胡子。

她没有立马向导演走过去,因为她还是有些担心,害怕自己被人认出来了。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镜子,左看看右看看,似乎觉得很满意,她收起镜子向导演缓缓的走了过去。值得庆幸的是,导演似乎并没有认出她来,她似乎伪装成功了,她有些暗自高兴起来。

她礼貌的向导演介绍自己,她告诉导演,自己叫:“程沐。”导演似乎也没有起疑心,对她好像还算满意,她心里不禁有些暗自窃喜起来,感觉自己似乎有希望找到工作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