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拿他做解药?

作者:布丁有点甜 字数:293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笔直的站在后面,完全不敢上前,只好把目光移向别处,可是在转移目光时,分明看见了……自家少爷好像……在配合!

祁江肆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给主动吻了。

但这女人的唇竟然带着甜味,很容易就让人上瘾。

她的舌由浅到深,牙齿还不小心咬到他的唇,明显没有什么接吻的经验,但两只手也没有停着,不断地摸索的同时,竟然还试图钻进他的衣服里面。

直到她脱离他的唇,舒服的叹声说道:“好舒服!好凉啊!”

祁江肆扫了她一眼,舒服?好凉?

他伸手钻入她的小腹,发现简小汐的身体异常滚烫。墨眸微眯,眼眸里露出震怒的神色。

这女人被人下药了。

竟然拿他来做解药?

于是祁江肆弯身,一把抱起了简小汐,他的嘴角隐隐有笑:“想要更凉,更舒服吗?”

他跨着沉稳的步伐往前走去。

简小汐已经被身体的药物迷糊了大脑,呆呆的点着头:“好……”

在男人行走的过程中,她窝在男人宽厚的身材下,一点儿也不安分。

祁江肆垂眸便看见一张无害的素净的小脸,唇微张着,肌肤如雪,身上的上衣滑落肩头,性感而修长的锁骨格外诱人。

他的身体竟然也开始燥热了起来,这是前所未有过的现象。

“砰。”

他径直走向浴室,不到片刻,浴缸里已经是满满冰冷的水。

祁江肆看着怀里这个觊觎他身体的女人,冷呵了一声,锐利将她扔进了这浴缸里。

“啊——”

简小汐惊呼了一声。

她被水一呛,身体因为受到环境突变的刺激而冷得发抖,理智也迅速回笼。

睁开迷蒙的眼眸,她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一池水中,而头上还喷着冷水,

身边还有个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个混蛋,是他将她丢进这浴缸里的?!

“看样子你是清醒了,那么我们可以继续谈开锁问题了。”

一听这话,简小汐的火气就上来了。

“继续谈开锁?说好带我去看医生,可现在呢?那么你凭什么让我听你的?”

她的话才刚落下,祁江肆双眼一凌便向她施加威压,高大的身子笼罩了头顶的灯光。

“你以为你有选择?”

“你无耻,你这是趁人之危。”简小汐脸上布满怒意。

如果不是此刻中了药,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娶开锁的。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父亲因为开锁而……

“那又如何?”祁江肆看着这倔强的女人,挽起衣袖,露出白皙的手腕,他的眼眸露出更深的眸光。

“你以为你还耗得下去?”

简小汐一愣,这男人的一句话直击要害抓住了她的死穴。

她的胸膛剧烈起伏着,烈火已经烧到了脸颊。

“好。”

说完,简小汐就直接从浴缸里爬了出来,湿透的衣服滴着水珠,她走过的地方都覆盖上了一成水渍。

闪闪发亮的壁灯,发出白皙光亮直接投射在她浅薄的身上。

简小汐低着头,丝毫没有注意到湿润的衣服勾勒出了她凹凸有致的曲线。

一阵敲门声响起,祁江淡漠地吐出两个字:“进来。”

浴室门被推开,封谨德带着一群高大的黑衣人。

简小汐不由把毛巾扯上去了一点,咬着唇,在这里没有一丝安全感。

一群男人,抱着一个铁盒子似的东西走了进来。

简小汐一眼就认出这个保险柜,以前跟着父亲时似乎见过……

一众黑衣人闻言立马将沉重的保险柜移至到简小汐的面前,失重的发出了一声响声。

简小汐不解的抬眸看上男人。只见他轻抬手,一众人都走了出去,整个浴室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她细细的打量起整个保险柜,这根本不是一般材质的保险柜。

也难怪这个男人会找上她。

简小汐强压体内的燥热,开始弯腰摸了摸保险柜,而一弯腰胸前部分的浴巾露出。

站在她对面的祁江肆随着她弯腰的动作,正好那犹如白雪一样的傲人处。

简小汐围着保险柜转了一圈,在经过他身边时,传来一阵淡淡的清香。

而他刚压下的那股异样,仿佛又涌了上来。

她转而又在旁侧敲击了几下,但因为身体越来越燥热而微微颤抖。

“没信心?”祁江肆挽起唇,邪魅的靠在墙角处。

简小汐身子晃了晃,目光迷离的看着保险柜,指尖扎进的肉里。

她撑住虚弱的身子,侧身离他隔了一段距离,只要闻到他身上的薄荷香,体内便涌上渴望。

“要不你来?还有……你可以离我远点吗?我不舒服。”

不然,她真的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毕竟刚才,药效浓烈时,她恨不得生吞了眼前了的男人。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她只能先忍着退到这一步了。

祁江肆勾唇,站在原地并没没有动,冷漠的说道:“少耍花样。”

简小汐再也没空去理会男人,现在只想要快点将这保险柜打开,然后让医生赶紧给她治疗。

于是她继续低头检查保险柜,小脸上煞白,隐忍的皱起眉,伸出微抖的手从一旁摆满了各种开锁必备东西工具箱里拿出探听器。

她将探听器放在最下侧的角边上,这是她通过刚才的激敲,找出的最佳位置。

她拿过探听器紧紧贴在上面,耳里传来小小的细碎声。

极小的细碎声,哪怕是听力挺好的人,也不一定能听到,但是她能。

因为从小到大,她对于声音的敏感度极高。

简小汐又拿过金属丝探究细孔里,接下来就是真正考验开锁者的耐心和认真,经过长时间用金属丝来深探,直到在那瞬间找到节点,就大功告成了。

只是在这过程中,简小汐一动不动,她的额头渗透出汗水,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在燃烧着她的神智,让她的身体热得在极度在渴望着什么。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眸也渐渐模糊。

直到在这瞬间,一个细微的与众不同声音响起,她抓住最后的还残存的神智,扬手转动另一边的锁口,伴随着清脆的声音,锁扣也崩开了一道口子。

她成功了?

祁江肆快步走向简小汐身边,拿起了保险箱。

而此时简小汐把整个金属丝都握在手里,细细的金属丝在她的手心已经刺出几个深深的印子。

她已经是忍受了到了极限,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烟草味儿就彻底点燃了她最后一丝理智。

简小汐突然身体全压在男人的健硕的身体上。

两人身体偏斜,伴随着“砰”的一声,他们一起都跌入到了浴缸里。

浴缸里顿时水花四溅。

简小汐发丝缠绕在男人的肩头,身子也贴了上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