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神秘的同居人浮现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15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苏队,你们再看这几张照片,王宗原家里的洗浴用品不管是卫生间这几瓶没用完的,还是散落在阳台的那些空瓶,却是固定的两个牌子完全不同的产品类型。但按照他的性格侧写,应该是只习惯用一个牌子的东西,和同一类型产品的。就拿苏队举例好了,连你买生活用品都习惯买重样的,更何况是王宗原这样的重度强迫症者。”

犹有一道灵光劈下,苏禾瞬间想通了宋临楼之前问她那些问题的用意,沉声道:“宋教授的意思是,王宗原很有可能不是独居,而是有另一个人和他一起生活,所以他家的洗浴用品才会是两个牌子和不同类型的产品,使用量也比一般独居男人多出一倍。”

“可是仅凭两种不同牌子的洗浴用品和使用量比常人多这两点就做出这样的推断,说服力太薄弱了,也太勉强。就算王宗原是重度强迫症者,也不代表他不可以喜欢两种固定牌子的东西啊,或许这和他用东西习惯多费一点一样,也可以看作是强迫症的体现啊。”

达哥的思维和逻辑能力在几人之间仅次于苏禾,他算是问到了点子上。

“对啊,这些根本就不能说明什么。警方当年去死者家里调查过,根本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进出的痕迹。而且十几年来前后换过两三拨警察跟过这件案子,也都没有发现任何和王宗原关系密切的人,反而他的家人和邻居都表示,王宗原一直是独来独往一个人。”

林海附声道,这段时间他陪着苏禾和达哥走访过以前审理此案的前辈们,无一例外都得到了这样的答复,因此对宋临楼的推断并不十分认同。

宋临楼不紧不慢地说:“两位说得都有道理,我先来回答林海的问题好了。”

“警方当年没有发现可疑人物,主要还是因为案发现场被严重破坏,导致屋内所有的证物被污损只能宣告无效,线索就此中断。同时案发现场是个租住房,进出人员太多,致使指纹和DNA样本也遭到了损毁和破坏,不能提供有效参考,随后警方就放弃了这块的采证工作。于是,所有当时进出过案发现场的可疑人物,反而因此洗清了嫌疑。”

“其实,当时案发现场除了死者卧室被围观众破坏以外,其他地方都十分整洁干净,有可能是死者生前刚做过卫生,也有可能是凶手事后做过清理,毁灭痕迹。我觉得,很有可能那个神秘嫌疑人就隐藏在那群人当中,估计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看热闹的民众无形中帮了他的大忙,他就这么混水摸鱼地躲过去了。”

林海听罢更是不服气,觉得他这番言论简直有质疑警方办案能力的嫌疑了,刚想开口辩驳,就被苏禾一个严厉的眼神压了下去,只能愤愤闭嘴不语。

“这件事我也听几个老前辈说过,王宗原的尸体是在死后五天,才被楼里收卫生费的管理员大叔发现的,结果在警方赶到之前,几乎全楼的邻居都跑去看热闹了,把案发现场弄得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脚印指纹不说,还有围观群众的呕吐物,更夸张的是还有好几个吓晕在地板上后来被抬出去的……”

想象到当时那种人仰马翻的混乱情景,苏禾一脸无奈地摇头:“总之,对警方来说那真是一场空前的灾难,线索被破坏殆尽不说,更要命的是,物证和人体样本比对因被污损而全部成为无效证据,以后就算咱们真的抓到了嫌犯,也没法用这些证据给人定罪。”

她这么一解释,林海等人的脸色果然就好看多了,至少不再显得警察无能。宋临楼假装没看见林海对自已的不善眼神,向为他解围的苏禾浅淡一笑,继续阐述他的推论。

“接着,我来解答达哥的疑惑。重度强迫症者行事都比较偏执,有极强的自制力和控制欲,他们不管用什么做什么都有着固定的喜好和模式,不会超出他自己界定的那个范畴。”

“大家不信的话,可以看看这几份数据。王宗原的银行存折单,月工资一千五,每月固定一笔存款转给父母,而且每个月水电费的误差不超过一二块钱,两年来如一日。还有,你们数一数这几张照片衣柜里挂着的外套、裤子、nei衣裤、袜子,所有衣物的数量都是等同的,而且款式也几乎一模一样……”

宋临楼抽出另外几份物证,一一摆放在众人面前,循序渐诱。

“不知大家发现没有,王宗原家里无论是家具电器还是衣裤鞋袜,所有东西都很旧,没有一样是新的,这再次表明了他是一个固守成规,抗拒新事物和改变的人,当然也间接说明了他是一个异常节俭的人……”

宋临楼修长苍劲的十指轻扣着桌面,“哒哒哒”的声音叩响着众人的耳膜。

他反问道:“大家试想一下,像王宗原这种连一件新衣服都舍不得买,还把废弃瓶罐纸皮攒起来卖钱的铁公鸡,用东西怎么可能更浪费,不应该是比常人更节省吗?他又是偏执型强迫症者,既然用惯了XX牌子更便宜的产品,怎么会无缘无故去尝试一种更贵的新东西呢?经常还一次两样都买齐,这不符合他的性格侧写和消费行为。那么,多出来的那个洗浴牌子和多出来的那些空瓶用量,究竟是谁用的呢?”

几人听罢默默不作声,翻来覆去地把宋临楼展示出来的那几份物证认真看了又看,心里不约而同地升起了一股怪异感。

的确,把这些物证分开单独来看,根本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可是将这些细小而毫不显眼的线索全部串联到一起看的话,又确实让人心生可疑,尤其是经过宋临楼对死者性格的分析和侧写,就更入理入情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