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宋教授,你不是人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300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苏禾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回到家已经快八点了,苏母早就习惯了女儿的早出晚归,一边絮叨着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一边去厨房帮她热上饭菜。

“姑姑,你回来啦。”

一个瘦小的身影从房间里冲到客厅,跳上沙发,揽住苏禾的胳膊摇来晃去。

“是呀,多多,你一个人在房间里干什么,怎么不和奶奶在客厅看动画片?”

窝在苏禾怀里撒娇的小男孩大概五六岁的年纪,长得白净清秀,理着西瓜太郎的盖帽头,看上去又萌又乖,他是苏禾的亲侄子,也是她不幸因车祸去世的哥嫂留下的遗孤。

“我在做手工课,唐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让家长和小朋友一起做,我一直等姑姑回来和我一起完成它呢。”

“这么厉害,那等姑姑吃完饭了就陪你一起做,好不好?”

苏禾爱怜地轻抚着侄子的小脑袋,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母亲的角色。自从哥嫂去年以后,多多对她这个姑姑的依赖也远超爷爷奶奶一干人等,两人相处的模式与母子无异。

“好!奶奶说姑姑上班很辛苦的,回家肯定都饿坏了,你记得要多吃点饭。”

小男孩昂着头,煞有介事地叮嘱着,青涩的小脸上一片认真。

“是,遵命,多多长官。”

苏禾抱着多多笑倒在沙发背上,不管工作再累再苦,回到家看到这张天真可爱的小脸时,她的心情总能变得明朗起来。

苏母端着饭菜出来,看到沙发上闹成一团的两人,笑道:“多多,别闹你姑姑了,她还没吃晚饭呢,你先自个玩去。”

“嗯。”

多多乖巧地应声,从沙发上滑下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苏禾起身坐到餐桌旁,边吃边问:“妈,我爸呢?”

“他还能去哪,在楼下和邻居几位大爷练太极呢,一会儿就回来了。”

苏母说罢,陪着多多去把手工课的工具拿到了客厅的桌子上,祖孙两人兀自玩了起来。

苏禾侧目看了一会儿,低头欣慰地笑开。

父母已经慢慢地从老年丧子的悲痛中走出来了,看到他们又像以往一样正常平静地生活,再也没有比这更让她觉得幸福的事了。

吃完饭,陪多多做完手工课,哄他睡觉,等洗漱完毕上床时,都已经十点半了。苏禾拧开床头的台灯,拿起从办公室带回家的一份卷宗认真看了起来。

这是一起十四年前的旧案,年代较为久远了,死者是一名年仅23岁的青年男子。当年法医的解剖结果给出的是服食过量安眠药致死,但因找不到死者自杀的动机,又查不到是被人谋杀的相关线索,所以当初查案的警方是以疑似自杀案定论的。

但死者家属并不接受这个结果,多年来一直要求警方重新调查,只是查来查去也没什么新进展,警局不可能把过多的精力花在这种案子上,再加上时间久远,增加了许多搜证的难度,慢慢就被压仓库了。

再过半年这件案子就要过诉讼期限了,死者家属再一次来到警局要求重查此案,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有可能得知真相的机会了。

苏禾对死者家属这种誓查到底的心情十分感同深受,就像她一直不放弃在私底下追查当年造成她哥嫂死亡那起车祸的肇事者下落一样,那种不惜一切想为家人伸冤让他们得以瞑目的心情,唯有经历过最深重绝望的人才能体会。

不算厚的两卷查证资料,苏禾翻来覆去地研究不下十遍了,这半个多月来她也带着人去走访了当年审理此案的几位警察了解情况,却依然没能从中找到新疑点,也没有发现可供帮助查案的突破口,一时间这件案子又陷入了僵局。

苏禾疲累地拧了拧眉心,靠床闭目休整。就在短暂的休憩空档里,她突然回想起一个细节,今天上午在她的办公室,宋临楼拿起翻看的卷宗貌似就是这件案子。

他能从茶几上堆放杂乱的那么多卷宗中独独选中这一件,到底是偶然还是根据心理学的某种推演算出来的?她很是好奇。

倘若是后者,那说明宋临楼此人确实有两把刷子,或许以他的角度真能看出不一样的东西。这么一想,苏禾隐隐有些兴奋了。

此时,床头的闹钟指向了凌晨十二点,提醒苏禾该睡觉了,反正一点头绪也没有,再看下去也没用,倒不如安心睡上一觉,养好精神,或许明天会有意外收获呢。

一提及工作,苏禾就完全忘记了自己白天时候对宋临楼的各种嫌弃,公是公,私是私,她一向分得清明。

只要宋临楼有真能耐,特专组都会有他的一席之地。某位伟人不是说过么,管它黑猫白猫,只要能抓老鼠,就是好猫。

C市一处高档住宅区的某间公寓里,被苏禾惦记的宋临楼正直挺挺躺倒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是陷入了沉睡。

令人惊悚的是,一团半透明的虚影从他的身体里飘荡而出,隐约可以看出是一个男子的身形,周身泛着幽幽的青光,随着此“人”的出现,屋内的气温骤降了好几度。

这道“人”影面目模糊,正以盘坐的姿势浮在半空中,双手搭在双膝上,而四周的气流以一种人眼根本看不见的速度被其吞吐进腹中,右手腕上发出一道细细的红光。

此时,窗外传来一阵“喀吱喀吱”像是骨头被折断的诡异声响,在寂静的夜里听来格外令人毛骨悚然,随之一张血肉淋漓、眼珠外翻的青白可怖的脸庞映现在窗户之上。

这张脸庞的主人像只蜘蛛一样趴在外墙之上,长而尖利的指甲紧扣着墙壁,如瀑的粘腻头发长过脚踝,身上淅淅沥沥地往下滴血,染红了她身上雪白的衣裙,鲜红的血液沿着她爬过的地方一道道蜿蜒而下。

突然,她像闪电般穿墙而过直直扑向飘浮在半空中的那道虚影,像是要去抢夺对方手上佩戴的那条红色珠链。

看似毫无查觉的“人”影却蓦然睁开了眼睛,冷冽的目光透出浓重的杀机,薄唇轻轻一撇,淡淡吐出一句:“丑鬼多作怪。”

原本扑向他的那道鬼影听到此话身体僵顿了一秒,扭曲烂糊的脸上露出类似恼怒的表情,随即攻击变得更为凌厉,口出发出低吼声。

“哼……”半空中的男子冷哼一声,轻描淡写地霹出一掌,一团烈焰从他的掌心以雷霆之势打到了女鬼的身上,女鬼避闪不及被打个正着,腰部瞬间烧灼出一个大洞,发出凄厉的叫声。

“鬼叫什么?不收拾脸就算了,声音也不好好保养,亏你还是只女的。瞪什么瞪,我说错了吗?难道作鬼就不需要注意个人形象了?你这样子连鬼都会被吓跑。”

男子一脸嫌弃地看向躲在墙角受伤的女鬼,继续发挥他的毒舌风格。

“就你那点道行还敢肖想本尊的本命法器,回去修练个几百年再来吧。今天我心情好,特别为你指条明路,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就放你一马,若再敢纠缠,我让你魂飞魄散。”

女鬼警惕地盯着他看了几眼,意识到自己与对方的实力差距,终是不甘地捂着伤口,隐入墙身中迅速离去。随着女鬼离去,屋内外一切又恢复了原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若是有人目睹适才这诡异的一幕,只怕会吓得屁滚尿流。可奇怪的是,躺在床上的宋临楼仿佛死人一般保持着僵直的姿势,全然毫无知觉。

直到飘浮在半空中的那道虚影重新进入宋临楼的身体,床上的人才缓缓有了动静,原本紧闭的狭长凤目翛然睁开,面如冠玉,眸光幽静,俨然与平时出现在人前的宋教授无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