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顺藤摸瓜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004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死者的死亡时间早就超过48小时,尸斑完全呈现了出来,除了身上那几处非常明显的伤口,脚踝和手腕都出现了青紫勒痕,说明死者生前被捆绑起来限制了人身自由。

从脖子到胸部均有排列不均的啃咬和亲吻的痕迹,大腿内侧以及腰腹背部也有不等的掐痕和抓痕,说明凶手在侵犯死者时喜欢暴力宣泄。

胸腔破开了一个大洞,心脏被完整地切割出来,四周皮肉翻飞,凌乱毫无规则的刀口,证明凶手并无行医方面的技术与经验。

缝嘴巴的线团是普通的针线,但凶手的缝合技术相当不错,针角细密且整齐,手法很像是常做针线活的,可以推断凶手可能是从事裁缝方面的工作,或者是长期独居一人,需要自己缝补衣物,熟能生巧练出来的。

根据法医的推断,si处至少遭受过三种不同异物的入侵和残害,从残留物提取来看,主要成分是铁锈和木屑,应该是铁棍和木棒之类,都是生活中比较常见的东西。

但手法异常凶残,近乎于野蛮粗暴的一通乱捅,丝毫没有像对待挖心和缝嘴时的那份耐心,更像是情绪失控的一种泄愤。

凶手只有在强jian死者和残害死者下ti时才会表现出这种失控的暴力倾向,一方面说明他对女性身体充满了迷恋,另一方面,也同时说明他憎恶女性,尤其是对代表女性繁衍生殖的器官更是充满恶意,这不单单是对女性的一种否定,也是一种自我否定。

凶手不想从这个令他憎恶的器官里生出来,他要毁灭它,实质上也是一种自我毁灭。这也从侧面再度映证了凶手内心深处的自卑懦弱,他想通过杀戮别人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强大,同时达到他“自我毁灭”的目的。

宋临楼围着死者的尸体转了一圈又一圈,认真研究每一处伤口,每研究一处就做出自己的判断,和法医给出的检验结果几乎相差无二,专业程度令人惊叹。

所谓的尸体会说话,就是这个意思。凶手在死者身上留下的每一个痕迹,都可以反应出他当时的心理活动以及个人信息。

宋临楼每说一句,苏禾和关牧就认真记一句,直到对尸体检查完毕,三人才脱下口罩和手套,陆续走出停尸间。

“关队长,小禾,我想问一下,这六个死者的尸体被发现时,全部都是闭着眼睛的吗?还是只有第一个死者林秀芬是闭眼的?”

苏禾被他突如其来的那声亲昵的“小禾”吓了一跳,反应都慢了一拍,也不知道宋临楼为什么突然抽风,好端端地叫那么暧昧干什么。

宋临楼冲她抛了个媚眼,笑得如沐春风。苏禾直接懵逼,面露迷茫。

关牧完全沉浸在思考中,根本没留间到两个人之间的小互动,仔细回想了一下,又迅速翻开手中的资料看了几眼,轻轻“咦”了一声。

“根据警方从抛石现场第一时间拍的照片来看,的确只有第一个死者林秀芬的眼睛是合闭的,其他五个人都保持着勒喉窒息死亡时眼球突出、双目大睁的死状。宋教授认为这不是偶然,而是有什么深意吗?”

“只是猜测,一开始咱们都认为凶手挑选ji女作为第一个目标,是因为对方是高危人群,比较容易下手,就算死了也不会引起太多关注。”

“但也有可能是,林秀芬根本就是凶手精心挑选的第一个受害者。通常而言,连环杀手杀死的第一个人对他们来说都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林秀芬或许正是凶手心目中最合适的替代人选,他才会对她格外不同。”

宋临楼拿过关牧手中的资料,翻到林秀芬的档案,摊开在两人面前,道:

“你们看看林秀芬身上的伤痕,相比后面的五个死者,凶手对待她的手段是不是要温和一些?最初大家都以为,这是他第一次犯案,难免害怕恐慌,又不熟练,所以才会在第一个死者身上出现这种状况。”

“但是凶手在她死后还将对方的眼睛合上,似乎是怕她死不瞑目。这可以说是凶手内疚的一种表现,也就是说,他在杀死林秀芬时心里是有负罪感的,不像之后那几个,纯粹是一种杀戮。所以林秀芬很可能是他认识的人,而且林秀芬跟他心里真正想杀的那个人非常相似,他把她当成了对方的替身。”

听罢,关牧紧拧的眉头微微一松,接话道:

“假设真是这样,会不会凶手心里的假想敌也是个ji女,或者这么说吧,引发他杀人诱因的那位女性,会不会也是一个暗娼?”

宋临楼勾唇一笑,“很有这个可能”。

“这样也能解释凶手对女性又爱又恨的那种矛盾心理。而且导致他杀人诱因的那个女人跟凶手的关系肯定很亲密,不是母亲就是妻子或女朋友,咱们先这些外围开始查起,慢慢缩小包围圈,凶手肯定会无所遁形的。”

“既然这样,那事不宜迟,咱们就先从林秀芬身边的人开始重新查起,另外再交叉对比凶手的这些侧写特征,总会抓住一些蛛丝马迹的。”

苏禾捏了捏小拳头,暗道,这次一定要将那个杀人恶魔逮捕归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