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次见面,火花四溅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72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宋临楼一站起来,苏禾就只能仰视他了,对方身形挺拔,身高目测在185CM左右,她172CM的个子将将只到对方的下巴处。

所谓伸手不打笑面人,苏禾收回打量的目光,并回以对方一个同样客套的笑脸。

“宋先生请坐,不必太客气,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先随便聊两句吧。”

宋临楼从善如流地坐下,面上始终持着得体的微笑,道:“苏警长想了解什么,直接问就行了,我一定知无不言。”

“既然宋先生这么痛快,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咱们开门见山吧。”

苏禾顺手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在他对面,将对方的人事资料放在茶几上,问道:“听说宋先生在A国的xxx学院专门修过犯罪心理学,并且考到了该学科的博士学位和从业执照,还曾以顾问的身份帮助当地警局侧写破案……据我所知,这个专业在国外似乎更吃香,您在那边发展的似乎也不错,怎么突然回国到我们这个小警局屈就呢,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宋临楼薄唇一勾,反问:“苏警长其实是想问我为什么会来特专组吧?您,似乎对我这位新同事的工作能力有所怀疑呢。”

苏禾脸上一丝被拆穿的尴尬也没有,摊手笑道:“宋先生果然是研究人类心理的,一眼就看透了我的想法,那么可否请宋先生为我解惑呢?”

“苏警长看过我的资料应该清楚,虽然我18岁就出国求学了,却是土生土长的C市人,倘若我说回国是想报效家乡,相信您也不会信的。不过您猜得没错,我进警局工作的确是靠了一点家里的关系,但特专组却是我自己要求来的。”

“为什么?按照宋先生的条件和人脉,在局里肯定会很吃香的,怎么会选择我们这个新成立的没什么前途的小部门呢?”

苏禾难掩惊讶地看着他,眼中露出错愕之情,对方的直白真是令人出乎意料。

宋临楼笑得云淡风清,细长的凤眼里荡过一抹深邃不明的光,快得难以察觉。

“我这人有些职业病,喜欢挑战高难度的事情,而苏警长是C市警局破案率数一数二的人才,我十分仰慕敬佩,也一直期望能和您这样干实事有胆气的人一起共事。至于我的能力如何,一时半会也看不出来,不如就请您拭目以待好了。”

“既然宋先生都了解过情况了,相信您对我的为人也略知一二了,我是不养闲人和无用之人的,如果到时候您不符合我的要求,我是不会讲情面的。这点,还望您多谅解,咱们先小人后君子,把话说开了,免得日后发生不愉快。”

听罢对方所言,苏禾对宋临楼的抵触之情减轻了许多,短短一番对话,可以看得出来,对方十分擅长沟通,最起码是个聪明人。

他显然提前做好了功课,对警局的情况和特专组的底细也心知肚明,既然对方主动要往这个坑里跳,那她就不客气地笑纳了,要是以后用得不顺手了,再退货不迟。

“好!那就预祝咱们合作愉快”。

宋临楼再度起身,修长白皙的手掌摊开在苏禾面前。

“合作愉快!”

苏禾虚虚一握,感觉到对方略显冰凉的指尖和手心,不自觉地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宋教授是否身体不适,要不要先在家休息几天再来报道?”

“不用,我明天就正式上班吧,多谢苏队关心。我只是体温比平常人低几度而已,以后大家习惯了就好。”

听到苏禾改了称呼,宋临楼脸上的笑意深了一些,立马也换了叫法。一个小小的称谓改变,就像是彼此认可一样,成为接纳对方成为同事的证明。

“那好,我现在带你认识一下组里的其他成员吧。”

“嗯。一切听从苏队安排,有劳你了。”

苏禾点点头,带着宋临楼出了办公室,把他正式介绍给大家。

对方不仅是青年才俊,为人又十分地温和有礼且气度翩然,这样的人实在是让人讨厌不起来,哪怕在见他之前众人对宋临楼心怀满满成见,但现在也已经有了改观。至于对方有没有本事,那就是后话了。

认齐了人,宋临楼就算正式成为了特专组的一员。苏禾带着他在楼里转了转,叮嘱了几句警局里的规矩,顺便讲解了一下特专组的工作流程和近期的安排,这才把人送到了门口。

宋临楼一走,组里最活跃、消息最灵通的武超就跑到了苏禾身边,兴致冲冲地向她汇报他从各处打听到的、有关宋临楼的一切大小道消息。

听完武超上报的资料,苏禾当即蒙圈了。她料想过宋临楼是有后台的,却万万没想到对方的来头竟然那么大。

C市虽只是个二三流城市,但却出了个全国皆知的大企业——宋氏集团,市值上百亿。宋临楼正是宋氏集团掌舵人宋老先生的长孙,宋家大房的独子,妥妥的高富帅。

宋家不仅是C市商界的扛把子,在军政界同样是人才辈出。宋老先生的胞弟,也就是宋临楼的二叔公在H国军部堪称三朝元老,是个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而他的小儿子,即宋临楼的堂叔也是在国家最高行政部混得响当当的人物……别说是在C市了,就是放眼整个H国,像宋家这样底蕴深厚的大家族也是十个指头就能数得过来的。

尽管宋家人行事十分低调,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C市,宋家就是隐形的土皇帝。只要他们跺一跺脚,C市的军政商地界都要颤上几抖,是真正能够搅弄风云的大家。

蓦然间,苏禾就想明白了,为什么宋临楼说他自已选择来特专组,而警局其他部门不去争抢他的原因了,不是他们不想要,而是不敢要,实在是要不起啊。

这样的一尊大佛,各大部门的小庙怎么容得下呢,怪不得她追问了几次,上峰领导却一直对宋临楼的来历语焉不详,恐怕也是怕提早告诉之后,她不愿接手这个烫手山芋吧。

想通了各中关节,苏禾顿时欲哭无泪,看来她还是太年轻了,领导们的套路玩得深,真是防不胜防哪。

只是以后,她这个特专组的领导还有组员们该怎么和宋临楼相处?真的把他当普通同事一样,差使他干活吗?万一把对方磕着碰着了,会不会被打击报复?还是把他当佛一样供起来,做做样子就好了。

最可恶的是,上峰领导还三申五令地交待她,一定要好好关照新来的宋教授。关照你妹啊,像宋临楼这种出身的人还需要他们这些升斗小民去关照吗?对方来关照她还差不多。

苏禾现在是一肚子的怨念,对宋临楼好不容易才攒起来的那几分好感,随着他家世的曝光又烟消云散了。

她是真的对搞特权拍马屁这一套深恶痛绝,否则也不会混了这么多年才当上一个小警长。但愿宋临楼是个有真本事的,否则以自己这爆脾气,迟早容不下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