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坏人是永远抓不完的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1790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受害者都是20-30岁之间的年轻女性,身材偏丰满,黑色长发,皮肤都较白,说明凶手挑选受害者有固定的喜好和类型。”

“对,这是凶手比较明显的一条作案模式,还有其他的吗?”

关牧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毕竟这是一条很显眼的规律,警方以前就跟踪过这条线索,并没太大的建设性。

“六位受害者,第一个死者是ji女,属于高危人群;第二个死者是上夜班的工厂女工,也属于较高危人群;第三个死者是在校大学生,没什么社会经验,中等危险人群;第四个死者是普通公司的白领,第五个死者是一家银行的客户经理,最近的死者是一个富家女……”

“凶手在挑选受害者的身份类型上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在进行自我升级或者说是自我挑战,每一次完成更高难度的杀戮,凶手的信心就变得更足。从最早受害者失踪24小时内就被杀害抛尸,到现在受者害失踪72小时后才遇害,同样可以看出,凶手不仅信心十足,也越来越有耐心,他似乎越来越享受折磨和虐杀受害者的过程……”

苏禾说完,长长吐出一口郁气,心里像是被巨石堵着一样呼吸难受。每一次她接触一件罪案,以为人性之恶最多如此了,可下一次总又会被新的罪犯刷新认知。

每到这时,她总会想起毕业晚会上,师傅跟她说的那句话:坏人是永远都抓不完的,但如果因为这样就不去抓坏人,好人就会越变越少,这世界只会越变越坏。

正是这句话给了她力量,像一盏明灯照亮她的前路,每当她对人性失望气馁时,总感觉自己肩负使命,她才能一直负重前行。

一旁的宋临楼听到苏禾的分析,微微抬起了头看向她,眼中滑过赞赏,这个观点与他的不谋而合。

见对方脸色不佳,他体贴地倒了一杯咖啡,递到苏禾手边,咖啡因有助缓解情绪压力,她此时正需要。

“谢谢。”

苏禾为他的体贴和敏锐怔了怔,低低道了声谢接过杯子,垂眸时悄悄红了脸。

特专组众人对此是见惯不怪了,重案C组的人见了却是觉得稀罕,纷纷露出暧昧的神色来,即使是冷肃如关牧,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眼神暖了暖,对宋临楼的观感好了那么一丢丢。

“苏队分析得有理,凶手的作案手段愈发娴熟了,心态也更冷静。前三个死者的左胸腔切口坑洼不平,断断续续,说明凶手下手时并不干脆甚至比较害怕和迟疑。可是从第四个死者开始,她们身上的切口开始变得平整光滑,行凶工具也变得更加锋利专业,说明凶手愈发地得心应手了,也更加地肆无忌惮了。”

关牧的脸色越发地阴沉难看。这个连环奸杀案比想象中的更棘手,希望凶手能遵循他一年杀一个人的惯例,在这期间别再犯案,也让好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破案抓人。

宋临楼微微颔首,补充道:“大家都知道,凶手每次犯案都选在8月下旬,说明这个时间段对他很特殊,这当中肯定发生过什么事,严重刺激了他,导致他每年这个时候就控制不住杀人的yu望。或者说他对杀人这件事,有着一种非常庄重的仪式感。”

“仪式感?此话怎讲?”

关牧心中微动,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意见,以前接触过此案的警方和专家从未有人提过这种说法。

“首先是受害者的相貌外形,不是他‘喜欢’的决不将就;其次是作案时间,每年固定月份,每次固定只杀一个人,不晚不早、不多不少;第三,挖心、缝嘴、损坏女性下ti,三个步骤缺一不可;第四,一定要选在公众场合抛尸,以便被人最早发现……”

“凶手的杀人模式,就像人们过清明时要祭祖一样,每年的8月份他都要亲自完成这一仪式,才能继续生活。或者说,杀人对凶手而言就像是一种会按时发作的病,发作过后就好了,而平时,他就像一个正常普通人一样正常生活,所以周围才没有人发现他的异常。”

宋临楼在A国协助当地警方破案时,也曾接触过几件连环凶手案,一般而言,连环凶手都是有着一定强迫症的,他们对自己的猎物、行凶手法都有着异于常人的偏执与狂热,那是他们的信仰,而他们绝对不会轻易去打破自己的这种信仰。

“既然宋教授认为凶手杀人是一种仪式,为什么中间他突然会停了三年呢?这似乎不符合连环凶手的心理特征。”

关牧对他的话不可置否,但也提出自己的疑惑,这点确实值得深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