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苍天饶过谁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292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老婆她不是死了吗?”

江品言满目惊骇,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苏禾。

“你老婆孩子都没事,刚才那一幕只是王宗原制造的幻觉而已。你该庆幸自己尚留有一丝人性,愿意保全孩子,否则等他真的大开杀戒,你们全家都得玩完儿。”

宋临楼冷冷嘲讽着,睥睨天下的眼光,仿佛手握众生的神明。

大家将信将疑地往外看,对面屋顶上果然半个人影也没有,江品言的妻子和儿女不可能在这会儿功夫里就凭空消失,这才信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假象。

“你早就看出来了?你和王宗原是一伙儿的?你们设计阴我?刚才我说的那些不算,全都不算……是你们设计陷害我的,我一定会告得你们倾家荡产……”

江品言歇斯底里地怒吼着,他不是傻瓜,相反他很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宋临楼话中的意思,这更加让他不甘愤恨。

“我是看出来了又怎么样,凭什么要告诉你?你说我们设计陷害你?真是笑话,你手上沾有人命难道是假的?这话你可以留着去跟法官说,看他们是信我们手里的证据还是你的疯言疯语。还想告我们?”

宋临楼嗤笑一声,满眼的不屑。

“江品言,你若是想保留最后一点体面,那就乖乖认罪,不要再多生事端,否则你那些见不得人的丑闻爆了出去,到时候将你的父母、妻儿置于何地?难道你要让他们一辈子活在你的阴影之中?反正事情闹大了,对我们警方是毫无影响的,受害的只有你自己和你的家人,你那么精明,这笔账怎么算,还要别人来教么?”

这时候,半耷拉着脑袋的“李大师”猛然又抬起了头,阴森森地威胁道:“江品言,我会无处不在地盯着你的,敢耍花招,就等着你家人的命来偿吧。”

江品言翕动着嘴唇,无言以对,终是面如死灰地瘫倒在地,顺从地戴上了手铐。

当众人抬着一昏一伤的李大师和江品言走出身后那间房时,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他们的后背早就被冷汗打湿,当再次感受到太阳照在身上的那一刻温暖,这种在死亡线上徘徊了一圈的感觉尤为明显。

不用苏禾明说,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在这间屋子里所发生的一切只能自个揣紧了,万万不能拿到明面上去说,否则出警报告根本没法写。

但每个人心里都想好了,等此事一了,必定要去庙里烧个高香,求菩萨保佑,当然最好是找个高人要张平安符什么的戴在身上,实在是被刺激大发了。

“哎……宋教授,你咋知道那是王宗原弄出来的幻觉?你是不是真的能跟鬼打交道?”

武超跟在后面小声地问宋临楼,他对这个富三代是真的越来越刮目相看了。

“我没你们想的那么神,只是认识几个从事灵异研究的朋友,从他们那里学了点皮毛,基本的护身保命术还是会一点的,但指望我降妖伏鬼那就爱莫能助了。”

宋临楼说得半真半假,众人没有起疑,反而以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他。

“宋教授是真人不露相啊,又会破案,又能捉鬼,以后哥几个就仰仗你了。宋教授能不能让你的高人朋友弄几张护身符保命锁之类的东西给我们啊,钱多点都没关系的。”

林海也凑上前笑嘻嘻地说道,今天这一出真是差点把他吓尿了。他可是连老婆都没娶的人啊,不想这么英年早逝。

“行,这事包在我身上,到时候给你们一人弄一打,管够,不要钱。”

宋临楼暗道,不就是避邪符纸么,他自己就会画,想画多少都可以,拿来做顺手人情跟同事们打好交道,这笔买卖还是划算得很。

“宋教授够仗义,以后咱们就是亲兄弟了,有什么事,哥几个也会罩着你的。”

林海等人顿时喜笑颜开,搭着宋临楼的肩膀开始称兄道弟。

苏禾扭头看了一眼,不由抿唇轻笑。

宋临楼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不论在工作能力上,还是为人处事方面,他都在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这对整个特专组的团队建设来说,是大大的好事。

江品言被带回警局过完手序之后,很快就被收监,等着法院排期宣判了。他是彻底老实了下来,连律师也没请,只要求见了家人和孩子。

江品言被特专组带走当天,他的妻子当即就赶了过来解情况,一开始死活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杀人,后来得知丈夫原来是个同性恋,而自己竟然当了十几年的隐形同妻之后,整个人都崩溃了。

苏禾把她送出警局大门时,那个女人还是一副神思恍惚、行尸走肉的样子,着实令人心生怜悯。

江品言用一个巨大的谎言为她编织了一个幸福家庭的美梦,可从头到尾,这个美梦就是一场欺骗和算计,她的丈夫从来没有爱过她,甚至连他们的婚姻都是一场骗局。

而江品言对她的无情冷血更是令人发指,虽然王宗原制造的幻境是假的,但江品言当时的选择却是真的,他的妻子在他心目中一文不值,是随时可以被牺牲掉的。

从天堂直接坠入地狱也莫过如此了,江品言的自私自利不仅害了一条年轻男人的生命,也毁了一个女人的大好人生。

这件案子很快就被法院受理,因为犯案人物身份比较敏感,当中又涉及不雅证据关系到公职人员的风评影响,兼之考虑到对江品言妻子和两个孩子的名誉保护,并没有公开审理,而是十分低调地结案了事。

最后江品言被判了无期徒刑,入狱前,他的妻子和他离了婚,得到了全部财产,女方很快就带着孩子出了国,江品言一夜之间确实如王宗原所说的那样,声败名裂,一无所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