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诡奇的案发现场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351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见到苏禾他们,李姓大师立马就嚎哭出声:“警察同志,快救救我啊,这屋子里有只很厉害的鬼,他是来找江先生报仇的,跟我没关系啊,你们让他放了我吧。”

“苏警长,这个男人是我请来家里看风水驱霉运的,没想到竟然遇上了一个江湖骗子,我就与他争执了几句。他见我给的钱少就闹开了,还报了警,真是劳烦你们走一趟了。其实是误会一场,我与李大师私下和解就可以了,不敢耽误你们的宝贵时间。”

另一边瘫坐在沙发椅里的江品言看上去倒是挺正常,但他脸色青白,额上直冒冷汗,显然是惊吓过度的样子,见到警察来了,神色更显惊慌。

哪怕他反应确实够快,第一时间就给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但两人这副狼狈的模样,一点说服力也没有,众人又怎么会信。

更离奇的是,江品言想从沙发上站起来与苏禾等人进行交谈,可每次他刚站起来,就又倒了下去,摔坐下去的力度和姿势,怎么看都像是被人硬推下去的。

但他身边根本没有人,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捉弄他,联想到李姓大师说的屋子里有鬼的话,大家更觉寒毛直立,双股颤颤。

“呵呵,我坐久了,腿有点麻,一时半会站不起来,让苏警长们见笑了,咱们不如就坐着说话吧。”

不得不说江品言实在是个厉害人物,都到了这份上了,还能维持表面的风度与冷静。

苏禾和宋临楼闻言刚上前了几步,这时突见挂在墙上的李大师滑落到了地面,一双眼睛空洞无神,眼珠子却飞快转动着,很快就只见眼白不见眼球了。

他四肢僵硬地扭动着,面无表情地朝江品言的位置走来,嘴里一开始只是发出“嚯嚯”的声响,然后就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说道:“江品言,你还我命来”。

这道声音跟刚进屋时众人听到的李大师的声音完全不同。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鬼上身了?”

武超吓得一屁股墩在了地上,眼前的情形实在是恐怖诡谲,让人好生惧怕。

“镇……镇定,咱们什么场面没见过,还怕这个?就算真的是鬼上身,冤有头债有主,找的也是江品言,跟咱无关。”

达哥勉强维持着镇静,小声安抚身边受到惊吓的小伙伴们。

“嘘!大家安静,听听他有什么要说的。”

苏禾和宋临楼同时转身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大家见这两人镇定自若没事人一样,顿时像找到主心骨一样,也稍微不那么慌张了。

“哪来的鬼上身?不过是江湖骗术罢了,大家千万不要相信这个骗子的话,他是因为收费问题跟我起了纠纷,故意要报复我的。苏警长,你们快点把他拿下,有什么事,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到警局解释清楚。”

江品言早就吓得面无人色,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粒一粒地往下滚,他却强撑着没有血色的嘴唇,说出连自己都不信的话。

没有人动,大家都在注视着“李大师”的举动,他们心里明白,或许今天真要靠这样的方式逼问出真相了。

身形诡异的李大师一步一步朝江品言走去,伸出双手紧紧掐住了对方的喉咙,面目狰狞地笑道:“江品言,你认不出我了吗?我是王宗原啊,你亲爱的阿原,被你亲手用安眠药杀死的阿原啊……你怎么能不记得我呢?”

“你这个神棍,又在玩什么花招?是不是见讹诈不成,就想借我为宗原做法事超度的事情诬陷我?我告诉你,就是不会被你这种手段吓唬住的,警察也不会相信你的胡言乱语。”

江品言怕得浑身发抖,但哪怕在这种情形下,他也咬紧了牙关,心理上绝不松懈半分,他相信警方不会见死不救的。

闻言,“李大师”的面容瞬间扭曲,鬼气森森道:“江品言,你害得我枉死十四年,还找了道士镇压我的魂魄,让我不能投胎,我要你不得好死,你去死……”

不一会儿,江品言就被掐得面目青紫,手脚不停踢打着对方,但那点力气无异于蚍蜉撼树,他很快就翻着白眼向苏禾等人求救。

苏禾他们刚想上前为他解困,紧接着江品言整个人就被倒栽葱似地拎起来,头朝下,脚在上,一只脚还捏在“李大师”的手里,对方像甩麻袋似的,提起他的人就往地板上砸去,左一下,右一下,砸得砰砰直响,砸得江品言哭爹喊娘,头破血流。

众人看得心惊肉跳,胆肝俱寒。

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人命的。

苏禾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有人死在自己面前的,哪怕面前的人真是杀人犯,她快步上前想要阻止“李大师”,却不想宋临楼的动作比她还快,将她一把往后扯。

这把力度有点大,她直接被扯进了对方的怀里,宋临楼的怀抱带着一股幽幽的檀香,很坚实很宽阔,却没有想象中的温热。

苏禾感觉到一股凉气包裹了全身,冻得她轻轻哆嗦,心里不由再次生出“宋教授像个行走的冰箱”的念头,这种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怎么会有人体温低得这么不正常呢?宋教授该不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吧?

不过眼下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苏禾刚从宋临楼怀里探头脑袋来,对方已经放开她,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往“李大师”背后一拍,他就被定住了。

众人一脸惊愕地看着宋临楼,心里一万匹马奔腾而过。

宋教授竟然连这个都会,这么厉害,他咋不上天呢。

江品言虎口脱险,但已然被摔打地够呛,像一尾搁浅的鱼趴在地上,重重地喘着粗气。

他的脸上鲜血直流,神智却依然清明,茶褐色的瞳孔里甚至划过一抹得逞的算计,暗暗放松了神色。

宋临楼见状轻轻冷哼了一声,这个江品言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他以为这么轻易就结束了?好戏才刚开始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