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一个荒诞的报警电话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175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前两天我听一位道上的高人说起,王宗原死亡的那间屋子,曾经有人请阴阳师去那里作过法事,镇压了鬼魂,只可惜那个阴阳师早几年死了,不然我们可以找他来问话。高人还说,那天咱们两个去勘察现场,无意间破了阵,把王宗原的鬼魂放了出来,所以……”

宋临楼只说了一半,后面一半只拿眼看着苏禾,那眼神分明是“你懂得”的意思。

“难怪这么多年来江品言一直过得相安无事,王宗原的案子到了如今才有眉目,那块手表也出现地很是突兀及时,就连后面那些旁证的搜集也出奇地顺利……我不得不这么想,是王宗原在为他自己申冤呢……”

苏禾不免感慨,这鬼和人都一样,无非是想为自己讨个公道,心里倒没那么害怕了。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几位高人都说,如果王宗原冤屈不解,怨气不化,他就不能投胎,在阳间再逗留下去,很快就会变成厉鬼,到时候不仅江品言要出事,还会连累他的家人性命。所以咱们得尽快找出证据,让江品言伏法才行。”

宋临楼这话并不是危言耸听,王宗原的魂魄被镇压多年本就戾气甚重,凶残无比,都说恶鬼无心,若是再受点刺激,他分分钟就能化身杀人如麻的厉鬼。到时候别提是投胎了,就算他不出手,王宗原也随时有可能被天道劈个灰飞烟灭。

“我下午去找江品言谈谈,把这事跟他说说,关系到他家人的生命安危,我就不信他真那么冷血自私。”

苏禾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想了想,问宋临楼:“你说这事要不要请一个大师从旁协助,万一王宗原凶性大发,要对江品言一家不利怎么办?”

“这事轮不着咱们操心,江品言怕死的很呢,已经暗中托人高价去请法师了,咱们只要旁敲侧击一番,加重对他的心理暗示就行了。等他精神一崩溃,就是他支撑不住最有可能松口的时候,到那时咱们再乘胜追击。”

宋临楼的表情大有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淡定自若,苏禾被他的神色感染,不由也认同了他这个说法。

“嗯……好吧,暂时也只能如此了。物证咱们是没戏了,人证也没有,唯一可能了解内情的当事人只剩下江品言了,若想真相大白,也只能从他口中得知了。”

苏禾没注意到自己说这话时,宋临楼微微松了口气,眼中露出势在必行的光芒。

当天下午,苏禾和宋临楼就去拜访了江品言,好心好意外加威逼利诱一番,劝解了江品言不下一个小时,结果还是热脸贴了冷屁股,被脸色青黑的江品言轰出了办公室。

既然对方自己要作死,宋临楼当然也不会手下留情,变本加利地让王宗原二十四小时贴身缠着江品言,搅得对方片刻都不得安宁。

如此又过了两天,便衣那边再度传来消息,江品言的妻子带着儿女行李突然搬回了娘家居住,而江品言也在此时约见了一个身着穿中山装、留有山羊胡的中年男人,不仅态度十分恭敬,还送给了对方一个厚厚的信封,里面装的东西可能是现金。

苏禾知道,那个中年男人很可能就是江品言请来作法驱鬼的高人,她没打草惊蛇,继续让人盯着。

到了第七天,特专组接到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报警电话,那个电话是从江品言的家里座机打过来的,打电话的人正是那位被他请去驱鬼的大师。

这位李大师的报警理由也十分地令人啼笑皆非,他说自己被一只鬼给绑架了,那只鬼还威胁他,如果他不报警的话,就要把他推下楼活活摔死。

苏禾他们正愁没有搜查令不能去江品家里走一遭呢,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怎能错过,也不管这通电话是真是假,直接就带着人杀过去了。

破门而入的那一刻,看到眼前荒诞又诡异的一幕,饶是见惯生死和风雨的苏禾和组员们,也不免觉得头皮发麻,可又莫名觉得喜感。

江品言的屋子从里到外贴满了黄色的符纸,天花板和墙上洒着一滩深红色的黑狗血,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那个李大师穿着一身不伦不类的道袍,手里挥舞着一把桃木剑,看上去是挺威风凛凛的,如果忽略他现在不正常的身体姿势和脸上惊恐交加地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的话。

他整个人都浮吊在墙上,是的,不见任何绳索挂钩,也没有任何外力的借助,就好像他是被人用手拎着后脖子悬挂在墙上似的,整个身体像只摆钟一样,晃来晃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