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自己的人自己护着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1854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是……不是,她是您的人,小鬼再也不敢了……”

马路鬼原以为宋临楼和苏禾一样,都是阴气重的阳人,想随便拖个人来做替死鬼,爬上他们的车就是想找机会制造车祸的,没想到却是有眼不识泰山,惹上了一个大人物。

“哼……敢觊觎本尊的东西,真是不知死活。你们都看清楚了,下次再遇上有本尊印记的人,记得绕道而行,否则下场就和他一样。”

宋临楼手起刀落,两道犀利的蓝光直直打向地上的小鬼,随即像烟花一样爆裂开来,马路鬼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就魂飞魄散。

隐匿在小巷各处的其他鬼魂见了,无不吓得抱头鼠窜,顷刻就没了踪影。宋临楼本可以不用出手这么狠辣的,不过是为了杀鸡儆猴,让那些魑魅魍魉远离苏禾。

且不说像苏禾这样的好人不该死于非命,这事因他而起,保护她的安全义不容辞。何况她对自己有大用,他的人,自然得由他护着。

是夜,睡得正香的苏禾在梦中感到了一阵寒意,不由伸手拉了拉被子将身上盖得更紧,她感觉房间里好像进了人,可是眼皮却仿若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就连意识都是昏沉的。

她的床边正坐着一道白影,面容、身形与宋临楼并无二致,来人缓缓地拉开被子一角,执起苏禾的右手,将其食指含进了嘴里,轻轻咬了一口,指尖立即冒出了血珠。

睡梦中的苏禾疼得轻哼了一声,眉头微皱,本能地想缩回手,但却被一只冰凉的手掌紧紧握住,将她指尖上的血珠滴到了一只翡翠玉镯上。

只见血珠慢慢渗透进那只镯子里,随即镯子发出了一道细微的蓝光,男子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并起两指在苏禾受伤的指尖上轻轻一抹,伤口瞬间愈合如初。

男子轻缓地为苏禾盖拢被子,俯身在她耳边温柔低语:“苏队,睡一个好觉吧。”

睡意朦胧中,苏禾似是听到有人在她耳畔低声细语,叫她好生入睡,她把头一歪,深深地陷入柔软的枕头里,沉沉睡去,无梦到天亮。

次日上班时,宋临楼不由分说地往苏禾手腕上戴了一只玉镯子,说是送给她的定情信物。怪异的是,这只镯子戴上以后,纵使她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脱不下来,活像是长在了她手腕上似的,最后她只能在下属们的调笑声中红着脸无奈接受了这份礼物。

反正在众人眼中,他们这对假情侣已经是关系确凿的小恋人了,只差捅破那层窗户纸,正式召告天下了。

过了两三天,暗中盯梢江品言的两个便衣那里终于传来了一些消息,但看过录像带之后,特专组众人均面露惊疑,一头雾水。

录像的地点是在江品言家中的私人书房内,因为拍摄的角度有些远,听不到人声,只能看到江品言对着空气歇斯底里大吼大叫的疯狂模样。

他的脸不时重重地左右轮流晃动,貌似被人左右开弓扇着耳光似地,在镜头前的他始终是一张愤怒和恐惧交加的扭曲脸庞。

更诡异的是,江品言几次想离开书房但都打不开房门,每次都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直接弹了回去,整个人是半飞在空中落地的,似乎房间里有一道隐形的门,阻挡了他的去路。

而且书房里的动静闹得如此之大,就在客厅看电视的江品言妻儿竟然毫无所觉,依然谈笑风生,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一样,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江品言这是什么了?难不成因为作贼心虚害怕了?得了失心疯?你们看他那些举动,像不像个神经病?”

“难道江品言是怕自己的恶行败露担心坐牢,所以故意做出这副样子,将来上了法庭好以精神病作为无罪或减罪的辩护手段?”

达哥几人看了录像后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只有苏禾隐隐猜到了什么,却不敢多说,私底下把宋临楼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商量对策。

“宋教授,你说江品言那副样子,是不是被王宗原给缠上了?对方的鬼魂是不是真的找他报仇来了?”

苏禾觉得这种话从自已嘴里说出来有些滑稽,但她根本笑不出来,亲身经历过一回之后,再面对这些诡异地无法用常理解释的现象,她再也不能像从前那么肯定,说这世上没鬼了。

“有件事我正好要向你汇报一下,听完相信你心里就会有判断了。”

宋临楼故作不知,其实这些都是他和王宗原定下的里应外合之计,先将江品言“逼疯”,然后再逼得他自供其罪。

“你说吧,我怎么觉得我现在不管听到什么都不会觉得惊奇了呢。”

苏禾苦笑,她觉得自己要精神错乱了,这案子怎么突然就变成灵异事件了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