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温柔是你冷酷亦是你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297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酒足饭饱之后,两人沿着江边散步消食,像朋友似的闲聊起来,身边不时地路过年轻男女,总是要回头看一眼宋临楼,要不是苏禾这个电灯泡在旁边,估计早就有人上来搭讪了。

两人正走得好好的,突然后方一道人影疾速地跑过来,直接将苏禾撞了个踉跄,要不是宋临楼手快扶着,她早摔草坪里去了。

她刚想开口呵斥,把她撞倒的男人神色慌张地一溜烟跑了,后面有人边追边喊:“抓小偷啊,大家快帮忙抓小偷啊……”

好家伙,原来是个小贼,苏禾撸起袖子就要去抓人。

宋临楼一把握住她的肩膀,“我来,你在这儿等着。”

然后把手里的钱包往苏禾怀里一扔,箭步如飞地冲上去了。

一股凉意从肩膀直窜脑门,连带着宋临楼跑步带起的风都带着一阵沁人的冰凉,冻得苏禾一个哆嗦。

她有些疑惑,宋教授说他的体温异于常人,会比一般人低几度,可这也太低了吧,怎么感觉他像个行走的电冰箱呢?

道路两边的路灯将宋临楼的身影拉得格外伟岸修长,他奔跑起来的身姿就像个要去战斗的英雄一样,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很快,身体上的凉意退去,苏禾不再纠结于此,脑子里反而不断回荡着另外两个字——“我来……”

她微微有些鼻酸。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在家人还是同事面前,但凡有事,她都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一个,每次都是她在说“我来”。

尤其是在有队员因公离世,哥嫂车祸身亡之后,她就更加觉得这些人是她该负起的责任,习惯了肩挑大小事。

可每当累极倦极,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她也曾像少女似地做过王子梦,幻想着有一天,会有一个人站到她的面前,把她护在身后说“我来”……

苏禾想得入了迷,宋临楼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一向坚毅的眉眼中透着不易察觉的脆弱与柔软。

他心中暗自奇怪,轻轻怼了怼苏禾的胳膊,叫道:“苏队,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眼前放大的俊颜让苏禾瞬间回魂,她迅速敛去眼底的情绪,笑道:“没什么,可能是喝多了,有点犯迷糊。人呢?抓到了没有?”

宋临楼假装不察,“人已经抓到了,失主和他的朋友正把人扭送去派出所。走吧,我送你回去。”

苏禾“嗯”了一声,垂眸不语,静静地走着。

回去的路上,苏禾格外地沉默,盯着窗外不时地走神,仿佛心事重重。

宋临楼想不明白,只一小会儿的功夫,苏禾的情绪竟然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但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言说的秘密,他没有窥探的兴趣。

他一个字也没问,只是稍微把音乐声开大了点,彼此沉默地陪伴着。直到车顶传来一阵不和谐的响动,发现有尾巴跟着他们时,宋临楼的神色才冷了下来,并加大了油门。

突然车子来了一个急拐弯停在了路旁,把正在出神的苏禾惊醒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感觉前车窗上一片灰白,好像蒙上了什么雾气似的,根本看不见前面的路,怪不得宋临楼踩了急刹车。

“你在车里坐着,我去看看是不是车头出了问题。”

宋临楼锁好车门,煞有介事地将车头盖打开,挡住苏禾的视线,眼神却是冰冷地射向趴在车盖上的一团白影。

“敢暗算本尊,不知死活的东西,等会儿再收拾你。”

那团白影不想这人竟能看见它,待反应过来自己可能惹上麻烦想逃跑时已是来不及,千钧威压铺天盖地朝它压了下来,差点直接将它打得魂飞魄散。

“车子没事吧?还能开吗?”

苏禾问回到车里的宋临楼,她以为车子出了问题。

“没事,一点小毛病,过两天我再开到4S店检查一遍,确保安全。”

宋临楼若无其事地笑着,加大了油门往前开。

苏禾全程不在状态,车子开快点她也没什么感觉,宋临楼还跟往常一样,把她送到小区楼下,看着她进小区之后才离开。

这一次不同的是,苏禾在进小区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目送着宋临楼那辆银白色的跑车消失在夜色中,她才收拾好心情慢慢地往家走。

今晚,是她感情用事,一时失控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宋临楼七拐八弯,将车停到了一处幽暗无人的巷子口,才施施然开门走向车头,照着上面被束缚住的一团白影踹了一脚,直接将它踹翻在地。

刚才就是这东西一直跟在他和苏禾后面,还不知死活地趴上了他的车,被他施法困住了跑不掉,为了收拾这东西,他才赶着送苏禾回去。

“小小的一个马路鬼,也胆敢算计本尊?谁派你来的?”

白影哀嚎一声,露出了原形。身体就像是被车碾过似的,脑浆爆裂,浑身骨头碎裂,内脏横流,血肉模糊,此时它缩在地上,面露畏惧。

“鬼君饶命,是小鬼之前眼拙,没认出您的身份,更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您看上的,小的再也不敢跟您抢人了,您饶过小鬼一命吧。”

“慢着,你是冲着那个女人去的?你想找她做你的替死鬼?”

宋临楼剑眉怒张,戾气暴涨。

苏禾本就八字极阴,若不是长年身居警局身上带着煞气,又有她多年除恶扬善的功德金光护体,早就不知被多少鬼祟盯上了,岂能平安活到现在。

这次居然连一只马路鬼都敢把她当作猎物,看来是自己与她接触太近太多,加重了她身上的阴气,所以才招惹来不干净的东西。

此事是他疏忽了,一会回去了他就想着手解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