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假戏快炖,真情慢燃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295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日,苏禾刚离开办公室,就又看见在门口等她一起下班的宋临楼,手里还抱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撩妹一样。

这家伙儿为了作戏也是蛮拼的,除了砸票子狂送东西之外,还格外体贴地当起了苏禾的随身司机,上下班包接送。

“哟……宋教授又要和头儿约会去啊,玩得开心点哈。”

达哥几人嘻嘻哈哈地路过,一脸暧昧神色,还不时向宋临楼抛去“你要加油啊”的眼神。

宋临楼刚开始表现出追求苏禾的意向时,特专组众人的表情就好比被雷劈过似的,一个赛一个震惊,但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附带享受到头儿被人追的福利之后,他们对这件事也就乐见其成了。

对于苏禾这个上司,他们是有敬佩也有心疼的,一个女孩子家家的,靠自己的本事,硬是在属于男人的这片天地中闯出自己的名堂,却也蹉跎了大好青春,而宋临楼无论各个方面都相当优秀,堪称良配。

他们心里也早就盘算好了,假如宋临楼和其他富家子弟一样,只是想追求新鲜玩玩而已,到时候他们就去小巷子里堵他,套个麻袋毁个容,打断腿之类的,总不会叫头儿吃亏的。

宋临楼笑眯眯地目送走众人,顺手就将手里的玫瑰递到苏禾面前。

“苏队,鲜花赠美人,不知可有荣幸请你共进晚餐?”

苏禾抚额,无奈道:“宋教授,你这样是不是太夸张啦?会不会用力过猛,演过头了?”

“怎么会,现在全警局都知道我在追你了,说明效果还是不错的。”

宋临楼心里确实有些暗爽的,最近上班真的少了很多莫名其妙来搭讪的人,感觉耳根子一下子清静了。

“哎……你都不知道那些小姑娘看我的眼神,恨不得吃了我似的。等咱们俩对外公布关系的那一天,不知道我会不会被暗杀……”

苏禾回想起这几天收到的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那滋味真是酸爽。

按照他们的计划,现在才刚刚进入宋临楼追她,她还没接受的阶段,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进入男女朋友的交往阶段,那才是考验演技的时候呢。

“别担心,到时我就做你的二十四孝男友,贴身保护,怎么样?”

宋临楼眯着丹凤眼低笑开来,那表情实在欠揍极了。

“我怎么感觉自己被骗上贼船了呢。”

苏禾揶揄道,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停车场。

“饭呢,我就不吃了,宋教授顺道送我回家吧,正好让我那辆老爷车休息几天。”

宋临楼没反对,体贴地为她开了车门,车子很快就驶向了城市主干道。

车内飘着一种不知名的淡雅清香,宋临楼选的音乐也是十分舒缓轻柔的钢琴曲,再加上他高超平稳的驾速技术,这一切都让疲倦不已的苏禾昏昏欲睡,而她也真的睡了过去。

华灯初上,车水马龙的热闹大街上,宋临楼却丝毫感觉不到半点喧闹之意,身侧女子安详美好的睡颜,轻浅温柔的呼吸,让车厢内流淌着一股动人的静谧与温情。

宋临楼突然舍不得去破坏这份宁静,他把车速降了又降,以最缓慢的速度行驶着,又挑选着路平人少的地段开,原本只需二十分钟的路程,他硬是开了五十分钟才到。

苏禾一觉醒来才知已到自家小区楼下,而自己居然在副驾上睡着了,宋临楼把车停在暗处,就那样坐在驾驶位上静静地翻看着手机,一点声响也没出,也不知道等了她多久。

苏禾觉得有些丢人,同时也为宋临楼的体贴感到暖心,和对方道过谢后,两人就分开了。

下了车一看手表,苏禾有些愣住了,没想到宋临楼为了不吵醒她,居然干等了那么久,心里顿时浮上一种莫名的情绪,但很快,这股情绪就不见了,连她自己也未曾察觉。

宋临楼回家时,王宗原和阿树一脸菜色地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客厅里一片狼藉,看上去貌似经历过一番恶斗。

“宋教授,警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破案?我在阳间的时间不多了,等不了那么久,索性就让我去杀了江品言吧,只要他一死,我就能早日投胎了。”

看见他回来,王宗原的情绪变得十分焦燥,原来是鬼差上门抓人了,若不是宋临楼布下的阵法强大,他们又有乾坤鼎藏身,只怕鬼差早就强行冲破结界,将二人带走了。

“我说过,这里很安全,只要不出这个屋子,鬼差也拿你们没办法。警方已经盯上江品言了,你放心吧,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落网的。”

其实,依照目前的形势,宋临楼心里也没底法律最终能否制裁江品言,毕竟他们手中掌握的证据实在太过薄弱,除非江品言能主动开口承认犯罪事实。

“宋教授,你别骗我了,这个案子的资料我在你书房都偷偷看过了,警方根本没掌握到江品言的杀人证据,怎么治他的罪?那个人做事一向谨慎小心,所有对他不利的证据早被销毁了,过了这么多年,警方怎么可能找得到。还是让我去杀了他吧,一了百了。”

王宗原怨气升腾,又现出了青面獠牙的形状,一双血红的空洞大眼燃着森森怒火,灵智已处失控边缘,想要冲破结界夺门而出。

“你这么沉不住气,怎么报仇?警方是很难找到杀人证据,但不代表我没办法。你去要杀他,好,我不拦你,但江品言的死就会变成一个普通的意外事件,他对你做的事,犯下的罪可能永远都无法公之于众,他生前享受高官厚禄,死后亦荣享太平,倒是值了。”

宋临楼面沉如水地坐着,一边运用法力使客厅恢复原状,似乎胸有成竹,事实上,王宗原听了他这番话又颓丧地坐回了原地,满目不甘地盯着漆黑的窗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