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特别专案组”是个什么鬼?

作者:不倒先生 字数:2327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H国,C市。

苏禾最近的日子过得是冰火两重天。

历时三年的“特大胁迫和诱拐未成年人卖YIN案”几经曲折终于告破,一经报道,便在C城乃至H国上下掀起了滔天巨浪。

盖因涉案的受害者不仅是从8岁到16岁不等的未成年少男少女,也因其中的买春者和幕后利益者涉及了众多有头有脸的政商界人物,名单既出,举世哗然。

对外,苏禾和一起破案的几位重案A组的同事自然是受到了媒体和舆论的一致褒赞,被外界宣称为是不畏强权,伸张正义的孤胆英雄。

可对内,苏禾等人现在却是陷入了“开除不得,留着碍眼”的尴尬处境。

原因无他。按照苏禾顶头上司张副局的说法就是,她这次捅了天大的马蜂窝,得罪了不该得罪的大人物,人家放话要“搞”她。

苏禾做了小十年警察,C市的黑白两道什么情况,她是门清儿,早在不顾上头的反对执意追查此案时,她就做好了有一天会被打击报复的心理准备。

何况这次波及到的不仅是那些躲在幕后的大人物,顺带还将好几位在背后提供保护伞的自己人也拉下了马,难免被人记恨。而似她这般不懂变通、铁面无私的耿直下属就像一颗定时炸弹,恐怕上头也不敢再重用她了。

只是苏禾等人现在是民众口中的大英雄,风头正盛,甭说是怪责降罪了,就连表彰轻了,恐怕都要引起民愤的。在这万分关键的当头上,谁也不敢去触犯众怒。

于是,就有那专门为领导解决烦恼的军师们提了个建议,在C市警局单独成立了一个新部门——“特别专案组”,用以“嘉赏”本案的几位大功臣。

然后,在警局的风光大办下,在诸多媒体的见证中,苏禾和几位立功的同事光荣地被授予了荣誉勋章,上了几回报纸电视,而她本人也有幸被擢升为该“特别专案组”的头儿。

能抓的都抓了,该赏的也赏了,警局上下里子面子全有了,至此,这起“特大未成人卖YIN案”才正式告一段落。

可当苏禾带着几位“难兄难弟”一起从重案A组搬迁到“特别专案组”时,饶是早就做好了被打入冷宫的思想准备,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卧了个大CAO……”。

有别于警局这几年新修的锃亮明净的办公楼,他们的新办公场所地处僻静,是一栋只有两层的老旧楼房,以前是局里专门收发邮件和资料的地方,这两年一直被当作存放老旧枪械和设备的仓库用,平时除了仓库管理员几乎无人问津。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顶多是外墙又简单涂涮了一层新墙粉,看上去白了一点,显得不那么“人老珠黄”罢了。

一楼的大门梁顶上挂着一块两米见长的“特别专案组”铜质招牌,金底黑字,看上去粗糙又敷衍,还额外透着一股油漆未干的味道。

四周几株稀疏的梧桐树没由来地衬托出一股凄清之意,几阵风刮过,地上的落叶与纸屑齐飞,苏禾与组员们对视一眼,皆有一种“卸磨被杀驴,风吹屁屁凉”的心寒。

大家眼中俱是无奈的苦笑,但没人开口抱怨。对他们来说,没有缺胳膊断腿,能继续干着警察这份事业,还有工资可以拿着养家糊口,已经是这次不幸中的最大幸运了。

须知,他们A组为了追查这件案子,损失极其惨重。牺牲了一名做卧底的同僚,一个因为工作太忙弄得妻离子散,一个至今还躺在医院里没有醒来,还有一个在案件结束后因为心理压力过大而辞职不干了。

现在跟在苏禾身边的只剩下原来的其他四位老伙计,达哥、阿森、海子和小超,外加因崇拜苏禾这位女阿SIR而主动申请调过来做文职工作的谢安安,两女四男的六人“特别专案组”就这么草率而愉快地成立了。

只是……听上去如此高大上的“特别专案组”,到底特别在哪里呢?待一箱又一箱沾满了灰尘的卷宗被摆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之后,新官上任的苏禾差点没忍住喷出一口老血。

所谓的“特别专案组”其实就是一个专门处理警局内部年久未解决旧案的“闲置”部门,比如那些无人问津、悬而未决的杀人疑案,至今尚未找到人的人口失踪案,以及各种莫名其妙死法的疑似自杀案……总之,都是一些没人愿管、吃力不讨好的疑难差事。

曾经的警队之光,如今竟沦落到与“垃圾”为伍的地步,想来也真是令人心酸。好在苏禾心性之坚毅非常人能及,这些困难在她看来就好比挠痒痒一样,根本无关痛痒。

苏禾带领着组员们花了半个月的时间,重新给那些旧案宗分类归整兼讨论分析,希望能从中挑选出一两件资料保存较完整,侦破起来可行性较高的案件做为新上任的第一个突破口。无论如何,只要有她在,“特别专案组”就不会是个只吃闲饭不干活的摆设部门。

“特别专案组”成立一个月之后,堆积成山的旧案子还半点没有头绪之际,上头突然又下了一道旨令,言明将有一位新同事要加入他们,且对方是以犯罪心理学专家的身份作为特聘顾问加入,协助特专组破案。

得知这个消息时,苏禾心里是冷笑和抗拒的。

留洋归国的青年犯罪心理学专家,年仅32岁就有教授职称加身,在A国还曾协助过当地警局侧写破案……牛皮不要吹得太大了。

如果对方真是如此优秀的高精尖人才,早就被局里的那些好部门抢走了,怎么可能轮得上他们这个破落的“特别专案组”。搞不好又是靠走后门关系进来混吃等死的闲人一个,没地安插了就随便打发到他们这里来,反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然而,苏禾万万没想到,正是这位名叫“宋临楼”的新同事的到来,把“特别专案组”搅得风起云涌,不仅刷新了她的三观,也间接影响和改变了他们当中许多人的命运。

关闭